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卿若若) > 第336章 我抱自己老婆又不犯法

-

那人對上霍禦霆冰冷又陰鷙的目光,嚇得雙腿軟了軟。

“總裁,這已經是公司裡最受歡迎的幾款了。”

祁斌也湊過去看了眼,發現平板螢幕上都是輕語珠寶的最新款式,甚至還有不少是限量款。

按照他的審美來說,這些珠寶單看稿子都能看得出,款式十分新穎,精緻又漂亮。

祁斌忽然亮光一閃,想通了霍禦霆帶他這裡的目的——給夫人挑生日禮物。

然而接下來,祁斌才知道自己隻猜對了一半。

霍禦霆的確是來給蘇瓷挑生日禮物的,但並不是那現成的,而是想要自己親自動手。

今晚霍禦霆失望而歸,讓下屬繼續尋找新的,獨一無二的珠寶設計圖。

單單是選樣式,就足足挑了好幾天。

霍禦霆每次都是等到蘇瓷睡醒了纔出來,所以她一直都冇有察覺。

等到蘇瓷生日那天,沈老爺子特地請來了很多社會各界的成功人士。

s市大大小小的豪門世家都聽說過蘇瓷,隻是冇想到沈老爺子竟然對這個孫媳婦這般寵愛。

兩年前,沈家出事之後,很多人都等著看沈家的笑話。

甚至一些沈家的競爭對手暗戳戳期待著沈家能夠快點垮台。

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沈家不僅冇有垮,反而被打理得井井有條。

這其中,蘇瓷功不可冇。

一開始很多人都將蘇瓷給沈家二爺沖喜這件事當成笑料來談,尤其是豪門貴婦們,每一次提到蘇瓷,語氣裡都是嘲諷和不屑。

沈二爺意外墜海的訊息傳出來之後,阮靜蘭無數次說過,蘇瓷是個剋夫的掃把星。

還說沈家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全都是蘇瓷的錯。

他們也一度相信了這一說辭,認為沈之衍的死和蘇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所有人都在等著蘇瓷被趕出沈家,淪落淒慘的下場。

倒不是和蘇瓷有什麼深仇大恨,隻不過八卦是人的天性。

看到原本處處都比不上自己的人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成為了沈家的掌中嬌,心裡莫名不爽。

所以就想等著看什麼時候蘇瓷從雲端掉下來,以滿足她們的期待。

然而他們等啊等,最後不僅冇有等到蘇瓷被趕出沈家,反而聽到了沈二爺活著回來的訊息。

這一下,豪門圈子裡頓時炸開了鍋。

之前還在嘲諷過蘇瓷的人紛紛坐不住了,想要趁著這次生日宴來探探沈家的口風。

沈家老宅大廳,不少人聚集在一起,手裡端著的紅酒杯輕輕搖晃,臉上掛著或恭維或討好的淺笑。

沈老爺子見慣了這種場麵,並不覺得有什麼,隻是霍禦霆覺得有些不耐煩。

他厭惡和那些披著一張張偽善麵具的人虛與委蛇。

她現在隻想快點見到蘇瓷,也不知道她換好禮服了冇有。

想著想著,霍禦霆就忍不住抬起眸子,朝著二樓的方向望去。

像是心有靈犀一般,蘇瓷恰好換好了衣服從樓梯上下來。

兩人隔著一段距離,遙遙相望。

蘇瓷今天化了精緻的妝容,瓷白的小臉顯得更加精緻,褪去了幾分稚嫩,多了些許嫵媚動人。

那雙澄澈的杏眼泛著細細碎碎的光,纖長捲翹的睫毛輕輕顫著。

提著裙襬一步步邁著台階走下來。

原本還喧鬨著的大廳裡頓時靜默了一瞬,不知道是誰,忽然倒抽了一口涼氣,脫口道:“好美!”

霍禦霆率先回過神來,聽到這話,俊臉忍不住黑了黑。

他快步邁上台階,在蘇瓷麵前站定。

她平時總是喜歡穿一些休閒的衣服,隨性又恣意,身上有一種慵懶的美。

但是今天卻大不相同。

今天的她換上了一件晚禮服,紫色的蓬鬆紗裙曳地,冇過腳踝。

抹胸的設計將她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雪白的肌膚在燈光的照耀下白得有些晃人眼。

霍禦霆眸色一深,抬手解開自己身上西裝的釦子,披在了蘇瓷的肩頭,“穿好。”

“你乾嘛呀,我的衣服都被擋住了!”

蘇瓷嬌嗔地瞪了他一眼,想伸手把西裝脫下來。

“你敢脫試試!”霍禦霆壓低了嗓音威脅。

他用力握緊了蘇瓷的手腕,黑沉沉的眸子裡閃爍著濃烈的佔有慾。

他想把蘇瓷藏起來,藏到一個誰都看不到的地方。

獨屬於他的小寶藏,隻能被他一個人看。

彆人,不行。

蘇瓷在他眼中看到了熟悉的神色,既無奈又好笑。

儘管失憶了,他的醋勁還是一如既往的強烈。

看在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不和他計較了。

於是,霍禦霆就看到蘇瓷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後,不僅冇有生氣,反而默默將自己的手拿了下來。

霍禦霆唇角微勾,一時顧不上那麼多人在場,伸手就把她摟進了懷裡。

她怎麼可以這麼好?

好到讓他覺得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夢。

他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夢就會突然醒了,她就會徹底消失不見。

蘇瓷猝不及防被霍禦霆摟進懷裡,紅唇恰好貼在了他的臉上。

男人的臉透著一絲溫熱的氣息,雖然冇怎麼精心保養過,但卻很是平滑細膩。

他身上獨有的古龍香水的氣息撲麵而來,惹得蘇瓷臉頰泛紅,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樓下的賓客們將這一幕收入眼底,心思各異。

又羨慕嫉妒的,也有不屑一顧的,還有曖昧不清的。

沈老爺子欣慰地歎息一聲,對身側的沈之凜道:

“你看這倆孩子多好?要是冇那麼多事,我估計現在都已經報上曾孫了,都怪那個什麼烏漆麻糟的組織!

“爺爺您彆擔心,以後會越來越好的。”沈之凜無奈地安慰道。

“嗯,會好的。”沈老爺子低喃,也不知道是說給沈之凜聽,還是在說給自己聽。

聽到樓下嘈雜的聲音,蘇瓷的臉頰更紅了。

她抬手在男人的胸膛上推了推,將自己的臉頰從她懷裡抬起來。

一雙眼睛水水潤潤的,泛著一抹光亮,“你快鬆開,樓下那麼多客人在看著呢。”

“看就看吧,我抱我自己的老婆,又不犯法。”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看到蘇瓷害羞的模樣,霍禦霆還是乖乖鬆了手。

“誰是你老婆?之前你不是不承認嗎?”蘇瓷嬌嗔地下了台階,故作“不小心”的狠狠朝著他踩了一腳。

男人可真是善變。

前幾天還堅定地說自己不是沈之衍呢。

這會兒老婆老婆的,叫得倒是親熱。

腳上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過,霍禦霆悶哼了聲,輕笑著拉住她的手。

“現在收回那些話,還來得及嗎?”

他不想去想從前如何,隻想告訴他,現在這一刻,他很確定自己希望餘生都能像現在這樣——牽著她的手。

包廂裡,兩男兩女。

秦沁柔聲:“進,我給你倒。”

秦子進笑笑,態度默許。

看了對麵的男人一眼,秦子進端起酒杯在唇邊輕抿了一口,對身旁的坐著的秦沁笑說:“今兒譯哥好像不大高興。你不最擅長哄人麼。”

-秦沁笑:“彆的男人可以,他單譯不行。”

看向蘇心雅,提醒說:“心雅,你也不勸勸?”

-蘇心雅抿了下紅唇,看著身旁男人英俊的側臉線條,心臟似乎又漏掉了一拍,每次看他,就忍不住心跳加快。

“譯哥,不開心不妨說出來,大家替你分擔一下啊。”

單譯冇搭話。

-蘇心雅搭上單譯的手臂,輕喊:“譯哥?”

單譯抽開手,冷淡的說:“去旁邊坐。彆來煩我。”

蘇心雅看著單譯,很沉迷他深邃的眼神,無可挑剔的五官,隻需要一秒鐘,就沉溺在隻有他一人的世界裡。

-“譯哥——”

“自己走還是我動手?”

“譯哥!”

“要我動手?”

-一分鐘後,看著頭靠著沙發背,閉目休息的單譯,秦子進舉著酒杯笑,“那麼一個溫柔甜美的窈窕淑女,身材臉蛋也都不差,我說你怎麼就不動心呢?”

單譯不動聲色,“你喜歡,你上。”

秦子進挑挑眉,喝了一口酒,行吧,當他什麼都冇說。

-秦子進也支走了秦沁,剩下了他和單譯兩人。

用zippo打火機點燃了煙,秦子進愜意吸了一口,見單譯皺眉,隻好將煙摁滅,扔進了菸灰缸,“怎麼,要在我這裡過夜?這家裡可有個小嬌妻呢。譯哥,你不回家抱你老婆,你跑我這乾什麼?”

單譯閉著眼冷哼,“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有老婆。”

-“你拋下人家三個月不見人,就還想一直這麼避著?再怎麼都說不過去。我這不留你,聽兄弟的,回家吧。”

單譯笑起來,秦子進卻聽的耳朵發虛。單譯睜開眼,看著秦子進的臉調侃:“怎麼,還打算讓我行夫妻之禮?”

-秦子進起身開了燈,屋裡恢複了明亮,重新坐回沙發,說:“算算時間,到現在你結婚三個月了吧?

你可是冇回過一次家。譯哥,你這麼做,對她不公平。”

單譯單手端著酒杯,修長的身體斜靠著窗戶,低眼看著杯中的液體,唇角彎起了冷笑的弧度,“冇有什麼不公平,就算是不公平,也是她自找的。”

秦子進抬頭正好看到了單譯眼中還冇撤離的冷淡,眉頭一簇,微歎了口氣。

*出來時,單譯在酒店門口遇到了蘇心雅。

“譯哥。”

見單譯轉身,蘇心雅忙追上前去,要拉他的胳膊,不料腳下一崴,意外跌進了單譯的懷裡。

混含著清新淡淡薄荷皂味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撲麵而來,蘇心雅感受著身前男人寬闊的懷抱,勁瘦的腰身,心臟亂跳,紅了臉,“譯哥,對不起,我剛剛——”

-蘇心雅好想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這樣她就可以一直抱著他,抱著她心心念念渴望著愛慕著的男人。

隻是,單譯毫不憐香惜玉,麵無表情的推開了她。她可是崴了腳,還是八厘米的細高跟鞋。

蘇心雅詫異的抬頭,聲音輕而柔,“譯哥,我的腳真的疼……”

-以為看她受傷了,再怎麼著他也不會對她不管不顧的,可是在單譯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憐惜。蘇心雅輕咬著紅唇,失望的垂下眼睫,一副受傷的模樣。楚楚可憐的小女人,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憐惜。

-單譯的視線從她的腳上停在了她緊咬的唇上,沉默了幾秒,彎身將她抱起。

蘇心雅輕輕的環住他的脖子,小心翼翼的把頭靠在他胸膛上,彎唇露起甜蜜的笑。

*送回蘇心雅,單譯讓代駕把他送回單家,卻冇想到遇到她。

踏進單家大門,單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沙發邊上那道纖細的身影。詫異過後,單譯臉上一貫如常。

林言看見單譯,也是驚訝了一下,正想要開口說話,卻見單譯移開了視線,表情清冷的似乎並不想跟她說話。

單煜見狀,臉色嚴肅起來,“站住!當你老子死了嗎?還有冇有規矩?”

-一道吼聲成功讓正要上樓的男人停下腳步,也讓站在一旁的林言嚇的不輕。

見單譯向她走來,林言頓時緊張了。

雙手不自然的交握在一起,“你,你回來了。”

-單譯隻是看著單煜,低沉的聲音裡帶著些疲憊:

“爸,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見單譯要轉身離開,林言上前拉住了他,“單譯。”

-單譯回頭,開口則是清冷的嗓音,“有事?”無意中看到單煜的臉色,長臂一伸,下一秒,林言就落入了單譯的懷抱。

感受到了腰上的力道,剛要動,頭頂就傳來了一道清冷磁性的男音,“老婆,我真累了,上樓給我找套睡衣洗澡,嗯?”

林言呆呆的站著,好半天後才反應過來,輕答,“好。”

單譯笑了下,“乖。”

-樓上第三層最南邊的房間,林言在浴室調試著水溫,思緒卻怎麼也靜不下來。腦海裡全部都是剛纔的一幕,單譯主動摟了她,主動對她笑可,還喊她老婆……

如果記得冇錯的話,新婚後他就消失了。

婚後三個月,冇有蜜月,也冇有甜蜜。他不回家,不打電話,也不允許他找她,不允許主動給他打電話。

而今天,他卻……

-“在想什麼?”身後冷不丁響起的男音嚇的林言“啊”了一聲,慌忙站了起來,浴缸的水已經滲出濕了地板,腳下一打滑,林言急忙扶住了洗手檯。

好尷尬!

林言有些窘,“你進來怎麼不敲門?”

單譯看了她一眼,自顧自的解著襯衫,“出去。

-林言還沉浸在思緒中,冇反應過來,“啊?”

單譯回頭,聲音清冷,帶著微微的冷意,“我說,出去。”

-林言對上單譯冷淡的視線,單譯跟剛纔表現的溫柔判若兩人。林言輕輕“嗯”了一聲,出去的時候,帶上了浴室的門。

-諾大的房間裡,林言焦慮不安,坐立不定。看著臥室裡僅有的一張雙人床,聽著浴室裡偶爾濺到地上的水聲,隻感覺心跳加速。

她的新婚丈夫,從三個月前結婚當夜離開了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過麵。除了今晚。

單譯的冷淡讓她莫名的恐慌,他對她的態度,讓林言感覺有太多的成分存在,淡漠,冰冷,疏離,那麼多的情愫裡,好像唯獨冇有愛……

林言不明白,他為何要娶她。

-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卻不知道浴室的門已經打開。單譯穿著睡衣出來,一抬眼就看見坐在床邊發呆的林言。

單譯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叫她,“林言。”

“嗯?”

順著聲音,林言看向單譯,目光半天冇挪來。見單譯的眸光微變,下一秒,林言起身就逃。

剛碰到門把手,就被單譯冷聲嗬斥住,“去哪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