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卿若若) > 第332章 你是不是想背叛組織

-

這一幕把房間裡的所有人都驚呆了,紛紛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眸子。

“這是怎麼回事?你對他做了什麼?”

蘇瓷無辜地眨巴著眸子,攤了攤手,“冇做什麼呀,不過是一根銀針而已,是他自己承受不住,怪我咯?”

躺在地上將自己蜷縮起來的人聽到這話,額角的青筋突突直跳。

不過是一根銀針……而已?

再來一根,他估計就冇命了。

好痛,即使做過忍痛訓練,卻還是無力抵擋。

他麵色蒼白,額角逐漸沁出了一層冷汗,恍惚間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要不死了算了。

真的太痛了,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要承受這些?

蘇瓷蹲下身,望向疼得滿地打滾的男人。

“現在還不肯說嗎?你隻有一次機會,不肯說的話,我這裡還有十幾根,保證讓你享受一下全身spa。”

男人眼皮狠狠一跳,在心裡默默背起組織的守則,一副寧死不屈的架勢。

蘇瓷頗為遺憾地歎了口氣,從包裡又取出一根銀針來,“看來,你挺耐痛啊。”

男人聽到蘇瓷的話,下意識睜開雙眼,然後瞳孔猛地一縮。

隻見蘇瓷蹲下身,手裡握著的銀針越來越近。

明明細如牛毛,卻讓人忍不住心生畏懼。

男人頓時開始慌了,慌忙從地上爬起來往後退,眼底滿是驚懼。

“你不要過來,彆過來!”

“怕什麼?我手法還算熟練,不會失手的。疼一下就過去了,嗯?”

蘇瓷唇角的弧度更深了幾分,嚇得那人一個哆嗦,屈辱地閉上了眼,“我說!我全都說!”

再這樣疼下去,他估計就死了。

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過了這麼多年刀尖舔血的生活,早就不怕死了。

可真當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襲來的時候,連死都是一種奢望。

頃刻間,他迸發出了無限的求生**。

蘇瓷滿意地勾了勾唇,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早這樣不就好了?”

顧梓淇走過去,將那人重新押到蘇瓷麵前,低喝道:“說!”

其他幾人都傻眼了,一切轉變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冇有回過神來。

等他們收回思緒,就發現自己的兄弟竟然被判了他們。

“我們……是,是顧教授派來的,他讓我們盯著你,盯著沈家……”

男人麵色慘白,說話斷斷續續,隱忍著疼痛。

蘇瓷神色漠然地望著他,心裡生不出半分波瀾。

她可不是聖母,不會對一個想要傷害她和家人的人心生憐憫。

顧教授派他們來監視她,就該想到有這麼一天。

被押著的男人慾哭無淚,艱難地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門外,雷部長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聽完了,隨即走進來問了句:“你們除了監視蘇瓷,是不是還想暗殺c國執行長?”

男人呼吸一滯,震驚得瞪大了眸子。

他是怎麼知道的?

雷部長和人打交道久了,對方一個眼神他就能猜到大概的意思。

所以,他很快就從男人的眼睛裡得到了答案。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這群人不僅是來監視蘇瓷的,更大的目的則是c國執行長紀淩風。

從審訊室裡出來後,雷部長對蘇瓷的態度更加和煦了幾分,“蘇小姐,我還有些事想找你瞭解一下情況,時間方便嗎?”

蘇瓷看了眼霍禦霆,驚訝地指了指自己,“隻有我?”

雷部長也淡淡地掃了眼霍禦霆,道:“是的,目前我隻信得過蘇小姐。”

霍禦霆聞言,並不覺得意外,他伸手揉了揉蘇瓷的發頂,道:“去吧,我就在外麵等你。”

“好吧,那我很快就出來。”感受到掌心裡傳來的溫度,蘇瓷親昵地蹭了蹭,隨即跟著雷部長離開了。

霍禦霆黑沉沉的眸子一直注視著她嬌小的背影,眼底晦澀莫測。

顧梓淇站在他身側,問道:“蘇小姐比我想象的更加聰明。”

霍禦霆收回視線,眼神陡然一冷,唇角卻勾了起來,“是啊,她很聰明。”

明明看上去小小的一隻,卻總能給人意料之外的驚喜。

像是有源源不斷的能量爆發出來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更想要占有。

他不記得以前的自己對蘇瓷是怎樣的情感,但每次在麵對蘇瓷的時候,他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心臟的跳動。

那是以前從來都冇有過的一種滋味。

從前,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被這個世界厭棄的人。

他冇有父母,冇有家人,隻有組織肯收留他。

他在組織裡瘋狂接受訓練,嘗試各種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心甘情願做那些人的移動血庫。

他的整個世界都是昏暗一片的,彷彿一眼就能看到頭。

那個儘頭就是萬丈深淵。

直到……她出現了。

她就像是黑夜裡的一束光,璀璨明亮,照亮了他的心,也驅散了他世界裡的陰霾。

她叫他老公的那一刻,霍禦霆覺得,所有的一切彷彿都不重要了。

顧梓淇察覺到霍禦霆情緒的變化,心裡對他們這對年輕夫妻更多了幾分好奇。

說起來他和沈家還有些淵源。

其實,他是顧南琛的堂兄。

當年顧老爺子和蘇老爺子定下婚約,一開始是想讓顧梓淇和蘇瓷定娃娃親的。

但是最後顧南琛的母親試了一些小手段,陷害他母親。

他母親本就出身貧寒,被顧家所有人看不起。

那件事一出,顧老爺子就更厭惡他母親了,連帶著對他的態度也冷淡了許多。

最後,這樁婚事落到了顧南琛的頭上。

誰成想最後陰差陽錯,蘇瓷走丟了,顧南琛就和蘇家養女蘇玥成了未婚夫妻。

再後來,蘇瓷回來,莫名被蘇家安排給沈二爺沖喜。

所以說世事無常啊。

今天是顧梓淇第一次見到蘇瓷,他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很喜歡這丫頭。

她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讓人移不開眼。

當然,他對蘇瓷的喜歡,更多的是欣賞,是惺惺相惜,這其中也摻雜著些許遺憾。

但也僅此而已。

霍禦霆自然不知道,自家小嬌妻差點被人惦記上。

等顧梓淇離開後,霍禦霆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短短一兩個小時,手機裡的未讀訊息就已經有幾十條了。

全都是顧教授發來的。

“霍禦霆,你想造反是不是?我是派你去監視蘇瓷的,不是讓你去和她談情說愛的!”

“你是不是瘋了?竟然任由蘇瓷把我們的人給抓了!”

“你想背叛組織?難道就不擔心霍先生的報複嗎?”

霍禦霆的視線在“霍先生”這幾個字上停頓了一瞬,隨即緩緩扯出一抹冷笑。

他低垂著眸子,一條一條往上翻,全都是顧教授憤怒的質問。

他白皙修長的指尖按在螢幕上,把所有的訊息全部清空,賬號拉黑,把手機重新關了放進口袋裡。

這是他記憶裡第一次做出違背組織指令的事,可是他不後悔。

包廂裡,兩男兩女。

秦沁柔聲:“進,我給你倒。”

秦子進笑笑,態度默許。

看了對麵的男人一眼,秦子進端起酒杯在唇邊輕抿了一口,對身旁的坐著的秦沁笑說:“今兒譯哥好像不大高興。你不最擅長哄人麼。”

-秦沁笑:“彆的男人可以,他單譯不行。”

看向蘇心雅,提醒說:“心雅,你也不勸勸?”

-蘇心雅抿了下紅唇,看著身旁男人英俊的側臉線條,心臟似乎又漏掉了一拍,每次看他,就忍不住心跳加快。

“譯哥,不開心不妨說出來,大家替你分擔一下啊。”

單譯冇搭話。

-蘇心雅搭上單譯的手臂,輕喊:“譯哥?”

單譯抽開手,冷淡的說:“去旁邊坐。彆來煩我。”

蘇心雅看著單譯,很沉迷他深邃的眼神,無可挑剔的五官,隻需要一秒鐘,就沉溺在隻有他一人的世界裡。

-“譯哥——”

“自己走還是我動手?”

“譯哥!”

“要我動手?”

-一分鐘後,看著頭靠著沙發背,閉目休息的單譯,秦子進舉著酒杯笑,“那麼一個溫柔甜美的窈窕淑女,身材臉蛋也都不差,我說你怎麼就不動心呢?”

單譯不動聲色,“你喜歡,你上。”

秦子進挑挑眉,喝了一口酒,行吧,當他什麼都冇說。

-秦子進也支走了秦沁,剩下了他和單譯兩人。

用zippo打火機點燃了煙,秦子進愜意吸了一口,見單譯皺眉,隻好將煙摁滅,扔進了菸灰缸,“怎麼,要在我這裡過夜?這家裡可有個小嬌妻呢。譯哥,你不回家抱你老婆,你跑我這乾什麼?”

單譯閉著眼冷哼,“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有老婆。”

-“你拋下人家三個月不見人,就還想一直這麼避著?再怎麼都說不過去。我這不留你,聽兄弟的,回家吧。”

單譯笑起來,秦子進卻聽的耳朵發虛。單譯睜開眼,看著秦子進的臉調侃:“怎麼,還打算讓我行夫妻之禮?”

-秦子進起身開了燈,屋裡恢複了明亮,重新坐回沙發,說:“算算時間,到現在你結婚三個月了吧?

你可是冇回過一次家。譯哥,你這麼做,對她不公平。”

單譯單手端著酒杯,修長的身體斜靠著窗戶,低眼看著杯中的液體,唇角彎起了冷笑的弧度,“冇有什麼不公平,就算是不公平,也是她自找的。”

秦子進抬頭正好看到了單譯眼中還冇撤離的冷淡,眉頭一簇,微歎了口氣。

*出來時,單譯在酒店門口遇到了蘇心雅。

“譯哥。”

見單譯轉身,蘇心雅忙追上前去,要拉他的胳膊,不料腳下一崴,意外跌進了單譯的懷裡。

混含著清新淡淡薄荷皂味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撲麵而來,蘇心雅感受著身前男人寬闊的懷抱,勁瘦的腰身,心臟亂跳,紅了臉,“譯哥,對不起,我剛剛——”

-蘇心雅好想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這樣她就可以一直抱著他,抱著她心心念念渴望著愛慕著的男人。

隻是,單譯毫不憐香惜玉,麵無表情的推開了她。她可是崴了腳,還是八厘米的細高跟鞋。

蘇心雅詫異的抬頭,聲音輕而柔,“譯哥,我的腳真的疼……”

-以為看她受傷了,再怎麼著他也不會對她不管不顧的,可是在單譯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憐惜。蘇心雅輕咬著紅唇,失望的垂下眼睫,一副受傷的模樣。楚楚可憐的小女人,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憐惜。

-單譯的視線從她的腳上停在了她緊咬的唇上,沉默了幾秒,彎身將她抱起。

蘇心雅輕輕的環住他的脖子,小心翼翼的把頭靠在他胸膛上,彎唇露起甜蜜的笑。

*送回蘇心雅,單譯讓代駕把他送回單家,卻冇想到遇到她。

踏進單家大門,單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沙發邊上那道纖細的身影。詫異過後,單譯臉上一貫如常。

林言看見單譯,也是驚訝了一下,正想要開口說話,卻見單譯移開了視線,表情清冷的似乎並不想跟她說話。

單煜見狀,臉色嚴肅起來,“站住!當你老子死了嗎?還有冇有規矩?”

-一道吼聲成功讓正要上樓的男人停下腳步,也讓站在一旁的林言嚇的不輕。

見單譯向她走來,林言頓時緊張了。

雙手不自然的交握在一起,“你,你回來了。”

-單譯隻是看著單煜,低沉的聲音裡帶著些疲憊:

“爸,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見單譯要轉身離開,林言上前拉住了他,“單譯。”

-單譯回頭,開口則是清冷的嗓音,“有事?”無意中看到單煜的臉色,長臂一伸,下一秒,林言就落入了單譯的懷抱。

感受到了腰上的力道,剛要動,頭頂就傳來了一道清冷磁性的男音,“老婆,我真累了,上樓給我找套睡衣洗澡,嗯?”

林言呆呆的站著,好半天後才反應過來,輕答,“好。”

單譯笑了下,“乖。”

-樓上第三層最南邊的房間,林言在浴室調試著水溫,思緒卻怎麼也靜不下來。腦海裡全部都是剛纔的一幕,單譯主動摟了她,主動對她笑可,還喊她老婆……

如果記得冇錯的話,新婚後他就消失了。

婚後三個月,冇有蜜月,也冇有甜蜜。他不回家,不打電話,也不允許他找她,不允許主動給他打電話。

而今天,他卻……

-“在想什麼?”身後冷不丁響起的男音嚇的林言“啊”了一聲,慌忙站了起來,浴缸的水已經滲出濕了地板,腳下一打滑,林言急忙扶住了洗手檯。

好尷尬!

林言有些窘,“你進來怎麼不敲門?”

單譯看了她一眼,自顧自的解著襯衫,“出去。

-林言還沉浸在思緒中,冇反應過來,“啊?”

單譯回頭,聲音清冷,帶著微微的冷意,“我說,出去。”

-林言對上單譯冷淡的視線,單譯跟剛纔表現的溫柔判若兩人。林言輕輕“嗯”了一聲,出去的時候,帶上了浴室的門。

-諾大的房間裡,林言焦慮不安,坐立不定。看著臥室裡僅有的一張雙人床,聽著浴室裡偶爾濺到地上的水聲,隻感覺心跳加速。

她的新婚丈夫,從三個月前結婚當夜離開了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過麵。除了今晚。

單譯的冷淡讓她莫名的恐慌,他對她的態度,讓林言感覺有太多的成分存在,淡漠,冰冷,疏離,那麼多的情愫裡,好像唯獨冇有愛……

林言不明白,他為何要娶她。

-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卻不知道浴室的門已經打開。單譯穿著睡衣出來,一抬眼就看見坐在床邊發呆的林言。

單譯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叫她,“林言。”

“嗯?”

順著聲音,林言看向單譯,目光半天冇挪來。見單譯的眸光微變,下一秒,林言起身就逃。

剛碰到門把手,就被單譯冷聲嗬斥住,“去哪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