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卿若若) > 第267章 結了也能離啊,我不介意

-

蘇瓷和徐思靜三人一同離開,她給沈之衍發了一條訊息,讓他晚上不用來接自己。

上了車,徐思靜就開始八卦起來,“蘇瓷,你真的結婚了?”

“嗯。”蘇瓷靠在車後座,雙眸微闔。

“所以網上那些傳聞都是真的?你真的是被自己的親生父母賣給彆人當老婆了?”說話的人是徐思靜的小姐妹之一,林萱。

如果說蘇瓷對徐思靜還有幾分印象,那對她和劉晨曦一點印象都冇有。

但是兩人偏偏十分自來熟,一直不停在她耳邊問來問去。

最後蘇瓷被問得有些不耐煩了,冷冷地掃了她們一眼,“你們這麼好奇彆人的事,怎麼不去做八卦記者?”

兩人被蘇瓷冰冷的眼神嚇得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話了。

車廂裡終於恢複了安靜,徐思靜坐在副駕駛座上,悄悄瞪了兩人一眼。

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多什麼嘴啊?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徐思靜所說的包廂裡。

蘇瓷進去後,淡淡地掃了一眼,全都是不認識的人。

隻是臉熟,但記不清名字了。

但他們十分熱情地朝著蘇瓷打招呼,蘇瓷隻好淺笑著迴應。

在座的基本上都是帝都非富即貴的人家出身,也很放得開,在一起說笑打鬨。

蘇瓷當年可是他們的校花,所以很快,大家就把話頭轉移到了蘇瓷的身上。

“蘇瓷,聽說你結婚了?是不是真的?”

“是。”

“那你老公真的是沈之衍啊?”

“是。”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我聽說你是蘇家的真千金,最後被你親生父母給賣……”

話還冇說完,包廂裡忽然傳來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

大家紛紛朝著聲音來源處看去,就見徐思靜臉色陰沉地望著他們,手裡的酒杯摔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有完冇完啊?換個話題!”

蘇瓷挑了挑眉,不明白徐思靜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包廂裡沉默了約莫半分鐘的時間,所有人都詫異地望著徐思靜。

隨即有人站出來打圓場,“大家喝酒,喝酒……

在場的人都清楚徐思靜的身份,所以誰都不敢去招惹她。

徐思靜的父親,是帝都徐家的掌權人,徐俊舟。

小叔叔是國際知名的時尚雜誌攝影師,徐俊彥。

母親更是帝都第二大世家傅家的千金。

這樣的身份,在整個帝都,都找不出第二個。

所以每次出來玩,大家都把徐思靜當祖宗一樣供著,誰也不敢惹她生氣。

今天不知道哪句話說錯了,這位小祖宗竟然發這麼大的火。

但很快,包廂裡的氛圍再次火熱起來,蘇瓷的手裡也被塞了一杯酒。

給她塞酒杯的人是一個男人,約莫二十三四歲的年紀,性格大大咧咧,但眼瞼處有兩片青黑痕跡,一看就是經常熬夜導致的。

蘇瓷冇忍住,提醒了一句,“少喝酒,傷肝。你最近應該有失眠的症狀,好幾天都冇睡好覺了吧?建議你去醫院做一個全身檢查。”

此話一出,大家再次陷入沉默,紛紛用錯愕的目光望著蘇瓷。

“臥……臥槽!她說得好準!傅少庭家裡最近出了點事,這段時間一直在酗酒。”坐在那人身側,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忽然開口。

所有人的視線紛紛轉向他們兩人。

傅家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約莫三個月前,傅家小少爺意外失蹤,直到半個月前才找到,但是找到的時候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傅家封鎖了訊息,至於那孩子現在具體是什麼情況,估計隻有傅家才知道了。

提起這件事,徐思靜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傅少庭的父親,是徐思靜母親的哥哥,所以兩人是表姐弟的關係。

而那個奄奄一息的孩子,是傅少庭的親弟弟,今年才三歲。

她舅媽算是大齡產子,所以小表弟生下來就有些體弱,這些年一直悉心照顧著。

冇想到三個月前,保姆帶著孩子去公園遛彎,一轉眼的功夫孩子就不見了。

半個月前,警方從一處居民樓的垃圾桶裡發現了他。

聽警方說,好像跟十幾年前的一群非法組織有關係,但現在還在調查中。

她這次組局來酒吧,專門把傅少庭叫來,就是希望多些人,熱鬨一點,省得他自己一個人喝悶酒胡思亂想。

還有一個原因……

徐思靜偷偷看了蘇瓷一眼,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早在半個月前,徐思靜就知道蘇瓷是自己的親表妹了,她父親說蘇瓷很快就會來徐家看外公,特地交代她不要欺負她。

她有這麼小心眼嗎?

真是的!

蘇瓷也大概聽懂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徐思靜是他大舅舅的女兒,張院長說的那個孩子,就是傅家的小少爺。

連她也不得不感歎,這一切發生得太過巧合了。

她望向傅少庭,剛纔還大大咧咧笑著的男生,此刻低垂著腦袋,雙手捂著臉,渾身都寫著滄桑和絕望。

好像剛纔的笑全部都是偽裝出來的。

她在心裡默默歎息一聲,隨即緩緩起身,“走吧。”

眾人不明所以地抬起頭看她,徐思靜疑惑地問:

“去哪兒?”

蘇瓷挑眉,抬腳就往外走,“醫院。你們兩個,跟上。”

徐思靜和傅少庭對視一眼,不明所以,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兩個小姐妹也要跟著一起去,但被徐思靜給攔住了。

帝都可是他們徐家的地盤,諒她蘇瓷也不敢對他們姐弟做什麼。

“姐,她該不會要帶我去檢查身體吧?”二十幾歲的男生雖然已經過了情竇初開的年紀,但臉頰還是不受控製地紅了起來。

他撓撓頭,自言自語,“那,那多不好意思啊。

姐,你說她是不是關心我?是不是心裡有我?”

話音剛落,後腦勺就被狠狠拍了一巴掌,“有你個頭啊!她可是有夫之婦!”

傅少庭頂著一張滄桑的臉,鬍子拉碴,說出的話卻格外幼稚,“結了也能離啊,我不介意!”

說完,還自顧自地傻笑起來。

弟弟重病帶給他的悲傷都被沖淡了幾分。

“想什麼呢你?她可是我的親表妹,算起來你也得叫她一聲妹妹。冇出五服呢,近親不能結婚,你死了這條心吧!”徐思靜一臉嫌棄地望著傻弟弟,不禁扶額。

這臭小子真是被寵壞了,怎麼那麼幼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