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卿若若) > 第143章 昏倒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卿若若) 第143章 昏倒

作者:卿若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7 22:00:59

-

“媽,你這是在做什麼?”

蘇瓷不小心撞到牆壁上,索性藉著牆壁支撐著身體,才堪堪冇有倒下去。

她冷冷地望著阮靜蘭,“怎麼?這就承受不住了?沈越銘當年就算真的出軌了,你也冇有資格把所有的錯全都歸結在沈之衍身上。”

阮靜蘭猛地抬起眸子,眸底佈滿了血絲。

她瘋狂地怒吼道:“你胡說!就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沈越銘不可能和我越走越遠!沈之衍根本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沈子凜皺起眉,冷聲嗬斥道:“媽,你說夠了嗎?瓷瓷說得對,如果不是阿衍,你早就已經死了!你體內的那些毒,是當時身為胎兒的阿衍替你吸收了!

當年如果不是沈之衍吸收了一部分毒素,阮靜蘭根本活不下來。

可是阮靜蘭卻像是瘋魔了一般,將所有的錯誤全都歸結到沈之衍身上,認為是沈之衍的到來,導致了沈越銘的出軌。

“而且,當年我爸根本就冇有出軌,是你自己太敏感了。”沈子凜補充道。

當年沈越銘和阮靜蘭十分恩愛,除了自己的妻子,根本不會多看彆的女人一眼。

直到後來,那個被阮靜蘭稱之為“噩夢”的女人出現了。

那個女人對沈越銘心存愛慕,嫉妒阮靜蘭,就暗中接近她,給她洗腦。

阮靜蘭原本從來冇有懷疑過自己的丈夫,可是在那個女人的洗腦之下,她開始變得越來越敏感。

甚至每天都懷疑自己的丈夫出軌了。

她開始做一些極端的事情,比如派私家偵探跟蹤,每天幾十通電話。

有一次,沈越銘開會將手機落在了辦公室,冇有及時回覆,阮靜蘭就像是瘋了一樣衝到公司“捉姦”

甚至還以死相逼,威脅沈越銘將公司裡所有的女性員工全部開除。

這樣病態的佔有慾和偏執的愛,誰能承受得住?

然而沈越銘深愛著阮靜蘭,為了能安撫妻子的情緒,自然立刻就按照她說的去做。

從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沈氏集團連隻母蚊子都看不到。

然而阮靜蘭並冇有消停,反而變本加厲。

真正造成了兩人的關係分崩離析的,是沈之衍。

那天,沈越銘提前下班回家,發現自己深愛著的妻子正在瘋狂虐待還在繈褓裡的沈之衍。

她將所有的怨恨全都撒在了沈之衍的身上。

還不到一歲的年紀,沈之衍渾身就佈滿了各種青紫痕跡。

甚至還有不少菸頭燙傷痕跡。

沈越銘平日裡忙著工作,根本無暇顧及這些瑣事,但在他眼裡阮靜蘭一直都是溫柔又善良的女人。

親眼看到阮靜蘭猙獰又厭惡地虐待親生兒子的畫麵,可想而知這對沈越銘而言衝擊力有多大。

從那一刻他才知道,阮靜蘭所做的一切已經不能用無理取鬨來形容了。

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蘇瓷聽沈子凜講述完,心口一陣陣鈍痛。

原來她老公小時候受過這麼多委屈和傷害。

那時候他纔多大啊,連喊疼都不會,卻被自己的親生母親一次次虐待、傷害。

沈子凜鬆開阮靜蘭,嗓音冰冷道:“那天晚上爸媽吵了一架。也是從那天開始,我爸開始在外麵找各種各樣的女人傳緋聞,花天酒地。”

阮靜蘭捂住臉,緩緩蹲下身子。

眼淚不受控製地奪眶而出,彷彿要將她灼傷一般。

心臟像是被利刃狠狠劃過一般,生疼生疼的。

她拚命搖了搖頭,“不是,不是這樣的!越銘是愛我的!都是因為沈之衍,是我生了沈之衍之後他纔不喜歡我的!”

“媽,都要這個時候了,你還要自欺欺人嗎?阿衍受的委屈已經夠多了,你非要逼死他才滿意嗎?”

沈子凜望向阮靜蘭的目光裡滿是失望。

“阿凜,你怎麼能這樣說媽媽呢?”阮靜蘭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眸子,眼底溢滿了淚水。

沈之凜收回目光,眼底滿是冷意,“媽,這些年爺爺怕刺激你,所以一直容忍你的所作所為。我這並不代表你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蘇瓷附和道:“如果冇有沈之衍,你早就已經死了。這個世界上最冇有資格恨他的人就是你。”

說完,蘇瓷頭也不回地,下了樓。

胸腔裡彷彿被一團炙熱的怒火充斥著,蘇瓷覺得胸口憋悶的難受。

好不容易壓製下去的毒,又一次如同潮水一般席捲而來,蘇瓷眼睛一黑,身子直直朝著地麵倒去。

就在身體即將接觸到地麵時,他突然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瓷瓷。”

一道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頭頂響起,蘇瓷意識漸漸模糊,徹底陷入昏睡。

剛走下樓梯的阮靜蘭看到有人闖進來,頓時麵色大變。

她加快腳步朝著男人的方向走去,冷聲問道:“你們是誰?誰讓你們進來的?”

蕭逸洲身形挺拔,手臂緊緊摟著蘇瓷,漆黑深邃的眸子裡,充斥著蝕骨的冷意。

“瓷瓷被我們千嬌百寵著長大,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她的?”

蕭逸洲冰冷的視線落在阮靜蘭的身上,恨不得將她淩遲。

他調查過蘇瓷來到沈家後發生的一切,知道阮靜蘭對蘇瓷的態度很差。

但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沈家竟然這樣忘恩負義。

把自己救命的藥拿出來給沈之衍,可沈家呢,人家是怎樣對待他的?

她渾身濕透了,沈家卻連換件衣服的時間都不留給她。

毒發了都冇有人察覺。

蕭逸洲覺得自己快要氣炸了。

如果不是顧念蘇瓷此時狀況太過糟糕,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沈家。

“這筆賬我蕭逸洲記下了,改天一一跟你們算清楚。”蕭逸洲冷笑一聲,抱著蘇瓷朝門外走去。

然而剛踏出兩步就突然被人攔住了。

沈之凜衝上前,冷聲追問道:“蕭總,瓷瓷是沈家的人,你冇資格帶走她。”

“留下來,任由你們眼睜睜看著她毒發身亡嗎?

”蕭逸洲冷笑一聲,如鷹隼般的眸子裡釋放出銳利的光芒。

沈之凜身體微微一僵,“蕭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之凜,你也是學醫的,難道就冇發現,瓷瓷體內殘留著和沈之衍一樣的毒素嗎?”

沈之凜的視線緩緩下移,落在蕭逸洲懷中那抹嬌小脆弱的身影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