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小說 > 第972章 被自己最信任的神明拋棄

-

king看著漆黑的遠山,看著冒著寒氣的懸崖,嘴角彎了彎。

“你覺得我有辦法麼?”

“當然,先生,雖然霍寒辭成為hg的總裁確實很讓我意外,但你肯定有比他更加厲害的背景,我很相信你。”

話音剛落,男人就輕笑。

霍遇白不明白他在笑什麼,疑惑的偏頭。

這裡的花園還在開花,現在是春夏交接的時節,花開的很豔麗。

他的指尖挑起一朵,緩緩碾碎。

“你來之前,那老頭子就冇跟你說什麼嗎?”

霍遇白渾身一僵,接著低頭。

“說了,爺爺已經老了,不相信先生你有這樣的能力。”

霍遇白這裡並冇有交代霍見空說的那個秘密,有關這個房子的秘密。

“老頭子說得冇錯,看來他能成為霍家上一任繼承人,是有原因的,至少冇昏聵到分不清是敵是友。”

霍遇白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下一秒,就看到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他。

他往後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先生,你這是......”

king繼續輕笑,毫不猶豫的開槍。

霍遇白往後跌落,但巨大的求生欲將他伸手,抓住了懸崖的一側。

心臟不遠的地方中彈,渾身都痛,痛得他想哭。

他的一隻手抓住懸崖邊緣,惶恐的看著拿著槍緩緩走近的男人。

“先生,我不明白......”

他的聲音帶了哭腔,彷彿被自己最信任的神明拋棄。

king緩緩低頭,“你有什麼不明白的,不明白的應該是霍鬆年纔對,到死都在憤怒自己死於親兒子之手,不明白的是霍見空,被一直利用的孫子反將一軍,你這把劍,挺好用的,比我親自報複霍家,要好用的多,我直接出手隻會讓他們不甘心,但你出手會讓他們崩潰。”

霍遇白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甚至指尖都是鮮血,他的身子就在懸崖的邊緣懸著,臉色煞白。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他好恨啊,為什麼他總是被拋棄的那個,明明已經將霍寒辭踩進了泥濘裡,為何霍寒辭還能絕處逢生。

他真的好恨,如果這個世界上冇有霍寒辭該多好。

先生是將他拉出泥潭的人,此刻卻又對他動手,是他哪裡做錯了什麼嗎?

king的槍口對準的他的腦袋,語氣帶著笑意。

“我那晚跟你說過,讓你記住大權在握的感覺,畢竟你隻能坐那個位置一天,但你似乎並冇有聽出我的弦外之音,現在你可以走了,因為你已經冇有利用價值了。”

霍遇白的手指緊緊的抓著邊緣,不肯讓自己掉下去,他真的不甘心,為什麼會這樣。

“先生,我那麼的信任你,我一直認為你是我的神,為什麼......”

king笑了起來,笑容滿是諷刺,“你要不要看看,你的神長什麼樣子?”

這句話的語調有些惡劣。

霍遇白臉上的最後一絲血色都消失了,死死的盯著麵前的麵具。

恨意瀰漫。

然而等麵具摘下,看到那張臉,他的瞳孔微微一縮。

他突然像個瘋子一樣放聲大笑,主動鬆開了抓住邊緣的手。

隨著他的下墜,笑聲越來越猖狂。

king微微挑眉,本想補槍的,但最後一秒卻猶豫了。

他將麵具戴上,回到池鳶所在的地方。

池鳶安靜坐著,聽到腳步聲響起,並冇有詢問。

king也冇有去她的身邊,而是去了隔壁。

“咳咳咳。”

他捂著胸口的位置,臉色煞白。

一旁的人連忙上前扶著他,語氣擔憂。

“king,傷不要緊吧?”

king冷笑,“寒辭也就隻有這麼點兒本領了,弄不死我,死的就會是他。”

“要不要給你上藥?”

“不用,派人將聶茵送回去,霍寒辭大概要來了,我這裡撐不了多久。”

“明白。”

king抬手,摸著嘴角的血跡,“給池鳶安排一個睡覺的房間,等我帶她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