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九十九章 深入天牢見前人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九十九章 深入天牢見前人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難道陽老人還在天牢裡?”

老者的眼中閃過迷惑的神色,嘴上不住地喃喃道:“不可能啊,他明明已經將老夫殺死,救出了陰老人,即便最後出了什麼意外,憑藉他的實力也不會死在這禾下秘境中,怎麼會還在這天牢之中?”

“而且如今已經過去了**百年,即便他活著,也已經是一具枯骨,除非他晉升元嬰!”

說到這裡,老者連忙否定自己:“這不可能,元嬰突破是何等困難之事?即便是宗主那等天賦也要小心謀劃,用妖獸內丹煉丹做準備,即便陽老人得到一些手段,以他的修為和天賦,有生之年也絕不可能突破元嬰!”

“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

老者看向葉千明,嚴肅問道:“小友真的見到那傀儡鼠進入天牢中了?”

葉千明手中的冷石劍微動,點了點頭:“自然如此。”

“既然這樣,”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老者麵色堅毅地說道,“那麼老夫就要進去天牢裡看一看,如果那個分崩宗門的罪魁禍首還靠著某種手段苟延殘喘,那麼老夫定要讓他魂飛魄散!”

老者說完,一身魂魄便打算闖入天牢之中,隨後被葉千明急忙叫住:“前輩可是忘記自己狀況了?如今前輩空有一身魂魄,即便真找到了陽老人,又怎能如願以償?”

“那也不能置之不理,”老者搖了搖頭,歎氣道:“老夫蹉跎一生,做了太多的錯事,如今尚有一點彌補悔過的機會,即便是玉石俱焚也不會再坐以待斃了。”

他看向葉千明,眼神裡滿是尊敬和感激:“小友喚醒老夫神智,又告知如此重要資訊,如果是我秘山宗尚在之時,理應重禮相待,但如今物是人非,老夫一介靈魂,也拿不出什麼出手的東西。”

於是老者眉心一點,一道碧綠色的神識射入葉千明的腦海之中,在其中形成一個“通”字。

“這是我秘山宗金丹長老的神識標記,老夫將此傳與你,若你有緣進入宗門核心區域,便可藉此通過許多禁止繁雜的地方,這些禁製乃是昔日元嬰宗主所做,時至今日應該依舊不減威力,隻有憑此才能安然通過,其中機緣,小友謹慎把握。”

說罷,老者一提袖衫,昂首闊步走入陰暗的天牢之中,不再見了蹤影。

葉千明看著老者的身影漸行漸遠,消失不見,心裡唏噓不已,無論此人過去如何,往事如煙,物是人非,如今他悍然赴死,彌補過錯,也不枉自己一生的堅持。

但是話雖然說得好聽,葉千明也得了不小的便宜,自己腦海的那道神識標記絕對是不俗之物,如果按照老者的話來說,應當能得到許多機緣。

但是葉千明的腦海中有一個頗為奇特的念想,雖然冇有多少依據,但卻讓葉千明越發相信。

於是葉千明邁步,走入石室天牢之中。

天牢的牆壁由某種極為堅硬且寒冷的礦鐵鑄成,同時能隔絕神識和聲音,再加上此處幽靜無比的環境,讓整體的氣息愈發古怪。

而且隨著葉千明的深入,通向天牢深處的道路也越發崎嶇破敗,這些地方都有著極為顯眼的打鬥痕跡,法術餘波造成的破壞將四周堅硬的礦鐵牆壁也轟碎無數。

終於,當葉千明張開著神識探索到道路儘頭的時候,一間巨大的牢室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這件牢室不僅更加堅硬牢固,還有著數條手臂粗的鎖鏈,上麵用的礦材也不一般,是某種能吸收靈力的材料,專門用於關押修士。

這些鎖鏈此時正囚禁著一個橫躺在地上的人,此人麵色蒼老,身形佝僂,一隻傀儡鼠坐在他的一旁,將方纔取來的頭狼臟腑擺在他的嘴邊。

這人歪著頭,正如饑似渴地啃食著眼前的血肉,而他的麵貌竟然和天牢外的老者極為相似!

老者似乎並未發現葉千明一般,隻是關注於吞服眼前的血肉,將其中蘊含的能量和靈力一併吞下,以滿足口腹之慾和丹田之缺,顯然已經饑渴了不知多少時日。

當他終於是將眼前的“美味”享用完後,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頭仰向天,開口說道。

“果然,你是個聰明人,不會相信老夫的鬼話的。”

葉千明心頭一動,從陰影裡走了出來,表情有些複雜道。

“說真的,我已經被前輩的話打動了,隻是出於謹慎和一些小小的疑惑才決定進來一探究竟,其實更多的是擔心您的安危,冇想到卻看到了這幅場景。”

老者眉頭舒展開來,淡笑道:“為人多慮是好事情,起碼不會像秘山宗的那些蠢貨一樣被老夫耍的團團轉,那麼……你到底是怎麼發現老夫在說謊的?”

葉千明想了想,手指一一立起,說道。

“第一點,前輩說你是因為自己的神識達到半步元嬰的層次,再與石碑融合後才得以苟延殘喘九百年,可如果是這樣,前輩同時還是天牢看守,卻連天牢裡是否有人都不知道?”

“那是因為老夫神識受損,你也說了,苟延殘喘,再加上這噬魂鐵所著的銅牆鐵壁,想要探知清楚實在是……”

“即便如此,晚輩也能以自己的微弱神識探查到前輩在此,能僅憑神識延續九百年的存在,會連這點事情也做不到嗎?”

“………………”

“而且晚輩隻說了有傀儡鼠進入其中,雖然晚輩對傀儡術知之甚少,但應該也有能自決行動的傀儡吧,前輩也說過傀儡術並未流傳開來,怎麼就連疑惑都冇有,直接認定其中有人而不是隻有傀儡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前輩清楚地知道傀儡術的運行原理,或者說,前輩知道天牢之中的情況而不如實相告,這讓晚輩很困惑前輩的緣由。”

“還有一點,便是前輩義無反顧地進了天牢,雖然看上去頗為感人,但前輩手無縛雞之力,除掉叛徒竟然絲毫不尋求晚輩幫助,反倒是催著晚輩走,可以說是照顧後人,也可以說是不想讓人進去。”

“不過這些都是晚輩的推測,其實最主要的一點在於晚輩的劍對邪氣頗有感應,方纔一直都有點不舒服呢。”

葉千明說著,手中的冷石劍便嗡嗡作響,森寒冷氣毫無掩飾地發泄出來,將詭異陰暗的天牢氣息悉數鎮壓。

“所以,晚輩纔敢推斷前輩有所隱瞞,不知晚輩應該稱呼您為秘山宗前輩,還是陽老人?”

老者聽聞,嘿嘿一笑道:“天牢看守也好,陽老人也好,如今又有什麼意義?當年老夫神識冠絕同輩,又習得傀儡之術,前來天牢滅殺秘山宗殘黨,最後被那看護小兒以死封印於此,變成了這副模樣,不過是成王敗寇罷了。”

葉千明眉頭微皺,問道:“既然如此,前輩真的活了九百多年?”

“活著?”老者露出慘淡的笑容,努力擠出一點靈光照亮自己的軀體。

隻見這具乾枯佝僂的軀體上並不是那種尋常的瘦骨嶙峋,皮包骨頭,而是由無數腐朽的枯木拚接而成的肉身!

“這是傀儡的身軀?對了,前輩確實是用靈木將自己改造成萬靈自在的傀儡之體,但是還有金石呢?怎麼金石不在,靈木腐朽成這般模樣?”

“金石靈力豐沛,早就被吃了,而這朽木,也不過是為了留出一個胎床罷了。”

老者說著,胸口的朽木緩緩裂開,從中掃盪出一道恐怖的神識,讓葉千明頓時寒毛聳立,彷彿被深淵中的怪物盯上了一般!

“這到底是什麼?”

“古妖,這是古妖的卵胎!”

“這就是老夫活著的真相,那傀儡術和妖丹根本就是騙人的法子,那隻古妖藉此寄生於這傀儡木之上,想將老夫當做它重生的溫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