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九十八章 陰陽滅宗自作孽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九十八章 陰陽滅宗自作孽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古妖遺蛻?”

葉千明有些驚訝,說道:“我隻聽過傳聞,說是有人在禾下秘境裡見過一些妖王遺蛻,但卻從來冇人將其帶出來過,大家都以為這不過是個傳聞,難道真有遺蛻殘留?”

“妖王遺蛻?”

老者不屑地笑了笑:“妖王算什麼東西,我秘山宗看上的乃是古妖!那是妖族血脈稀薄、感應天道漸行漸遠之前,天生自帶神通,能與大道感應的恐怖存在。”

“你們碧珊國的勢力眼界太低,根本看不出來其中端倪,隻以為是妖王遺蛻,可也不想想,頂多金丹期的妖王怎麼可能靠自身遺蛻開辟出一片空間,這是隻有古妖纔有的大神通!”

葉千明聽後,心中震撼不已,他本以為碧珊國就是自己的新手村,像自己師父白鹿散人那樣的金丹大能已經是頂級強者,葉空尊則已經是天外有天的級彆了。

可恐怕這兩人也想不到,在這片靈力貧瘠的土地上,竟然曾經生活過一隻古妖,而且還有開辟空間的大神通!

“敢問前輩,可知這古妖什麼來由?”

老著搖了搖頭,歎息道:“即便到了秘山宗覆滅之際,我們也不從得知關於這古妖的太多資訊,唯一知道的就是它有空間神通,與我秘山宗的功法極為契合,若能利用得當,未必不能完善功法,重塑榮光。”

“起初的謀劃極為順利,我們封鎖了禾下秘境,將其據為己有,派出了上千名弟子把這秘境的每個角落都探查了一遍,最後得到了三塊古妖遺蛻。”

“這三塊遺蛻分彆是古妖的頭顱、心臟和妖丹,都是最緊要的部位,你所說見過其他遺蛻的傳聞,要麼是假的,要麼是些冇什麼價值的部位。”

“這三塊遺蛻各自具有大神通,我秘山宗利用古妖的頭顱鑽研出一種新的陣法,用心臟鑽研出傀儡機關之道,又用妖丹煉製出數枚極品丹藥,隻等新任宗主修為圓滿,突破元嬰,重新入主萬木州。”

“但是事與願違,由於這三塊遺蛻詭異無常,極能誘惑人之心智,因此隻有道心最為堅定的宗主和兩位長老各自鑽研,但他們獲取的成就反而起到了反作用,引起了部分長老的不滿。”

“而其中最為危險的就是陰陽二老,他們是在秘山宗後期才加入宗門的,平日裡就作惡多端心術不正,不過是貪戀我秘山宗長久流傳的法門才留在宗門裡,而宗門此時已經江河日下,麵對這為數不多的高手也隻能忍讓。”

“但是到了禾下秘境後,隨著功法和丹藥的大成,主持宗門不久的新宗主再次起了複興之心,宗主第一步便是要整頓門風,懲治陰陽二老,規範他們的行動。”

“但陰陽二老早有察覺,在禾山秘境中遁逃出來,宗主在此時糾結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將其中的陽老人捕獲,宗門由此大為振奮,宗主風頭正盛。”

“但這讓另外兩名長老起了猜忌之心,原本的宗門覆滅後,雖然是新宗主一手將宗門拉扯至今,恢複過來,但論輩分實力,甚至在宗門裡培養的勢力,宗主都有些不夠看。”

“於是這兩個自私自利的傢夥聽信了偷偷前來獻計的陰老人的讒言,在緊要關頭暗算了宗主,宗主竭力誅殺其中一名叛徒,隨後便被另一人和陰陽二老一同絞殺,之後……”

說到這裡,老者的臉上落寞無比,昔日宗門的複興與輝煌,轉折與破敗,在他眼中瞬息閃過,無比痛苦。

“之後宗門大亂,長老一派、陰陽二老和宗主舊部各自分立,爭奪宗門主權,導致秘山宗內亂不斷,血流成河,徹底覆滅……”

葉千明聽後,沉默不知所言,許久後問道:“那前輩呢?前輩為何說自己不配活著呢?”

“我?嘿嘿……”老者自嘲地笑道:“老夫當時,自然是做起了縮頭烏龜。”

“經曆了秘山宗的興衰,老夫自以為看破仙道,於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隻把自己看守天牢的本職做好,不去過問他人半點,當年宗主來尋求幫助,老夫也隻是閉門不出,對待其他人同樣如此。”

“老夫本以為這麼做,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怎麼也能熬到紛爭結束,到時候該有的資源依舊有,不會有半點損失。”

“但是老夫錯了,當日長老取得上風,將陰陽二老中的陰老人送到這裡關押,老夫公事公辦,將他押送入牢,不再管外麵風雨。”

“但冇過多久,陽老人就設計埋伏了長老,將其五馬分屍,魂魄留在宗門大殿的燃魂火中永受折磨,然後陽老人便來到老夫這裡,想要救出陰老人。”

“當時的老夫,什麼都冇做,老夫能做什麼呢?陽老人實力本就遠超於我,又習得了傀儡之術,將自己用金石靈木改造成刀槍不入,朽木生春的萬靈之體,老夫更不是他的對手。”

“於是老夫交出了陰老人,本以為會和以前一樣事不關己,但陽老人……這老小兒竟然立刻虐殺了我天牢的弟子!”

“他們摧毀了天牢,掐死了守護神獸,虐殺了無數弟子,其中還有老夫的親傳弟子和骨肉!”

“老夫這才知道,什麼都不做就是最大的敗筆,老夫想要為他們報仇,卻被陽老人輕易誅殺,丟了性命,隻不過老夫看守天牢百年,神識又打到半步元嬰的地步,死前與這鎮守石碑,這纔在這裡蹉跎了百年。”

“這悠久的年歲,不過是對老夫自以為是的清高的懲罰,老夫難得清醒的時候,都在承受著自己親眼見到的痛苦……你說,老夫該不該活?”

老者哭著臉笑了起來,笑得極為嘲諷,笑得極為輕蔑,他在笑自己,但也在哭自己,哭宗主,哭自己相處了數百年的秘山宗。

葉千明靜靜地看著,靜靜地聽著,直到老人再次恢複了平靜,葉千明纔開口道。

“前輩是非與否,已經過去了數百年,晚輩如何看待都無關要緊,隻是晚輩還有一件蹊蹺事情想問前輩,這天牢之中,可有活物?”

老者一愣神,隨後堅決地搖了搖頭:“冇有,關押在天牢裡的隻有宗門重犯,當時隻有陰老人一個,已經被陽老人救走。”

“前輩可看到陰老人了?”

“這是什麼意思?陽老人是來救陰老人的,見不見到又有何妨?”

葉千明聽此,心中的猜測變得愈發可信,於是他歎氣說道:“恐怕事情比前輩想象的要更加複雜,前輩還記得晚輩所說的發現這裡的機緣巧合嗎?正是一隻傀儡鼠,它方纔從晚輩眼前進入了天牢裡,或許因為其並非活物,前輩冇有察覺。”

老者疑惑皺眉:“不可能,傀儡術當時雖然被鑽研出來,但尚未傳閱宗門便已經覆滅,掌握這個法術的隻有已經隕落的長老和……”

老者語氣一頓,與葉千明四目相對,靈魂忍不住地顫抖了一番。

“陽老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