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六十八章 傲然對敵銀鬆助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六十八章 傲然對敵銀鬆助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彭良?你怎麼認識他的?!”

彭不易原本收斂穩重的語氣突然急切了起來,因為彭良正是他的孫子。

彭不易作為豺狼山的二長老,十分看重自己家族獨苗的孫子彭良,在彭良輸給李世傑後,自己千辛萬苦地和皇室搭上線,得到齊王的賞識。

再加上自己私下裡調用豺狼山的不少物資給彭良輸送,這才讓彭良有著不輸於山門傳人的培育資源,而彭良也十分爭氣,成為了這次行動的重點之一,一旦成功,以後必會前途無量。

但打剛纔起彭不易就不曾感受到彭良的氣息,這讓他不禁有些擔憂,而眼下從葉千明的嘴裡聽到了彭良的名字,心中馬上一緊,亂了陣腳。

葉千明心中舒氣,確定自己抓住了對方的一個把柄,而且應該價值不小。

“我與彭公子半路相遇,相談甚歡,告知了我關於綁架銀鬆,設伏宮主的事情,如今請他在一處林中閉目休養,暫時無礙。”

“我信你個鬼!”

彭不易喊道:“你是白鹿的人,知道了良兒的身份後怎麼可能放過他,快告訴我他到底怎麼樣了,否則就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厚重的靈力從彭不易體內升起,威脅之意肉眼可見。

但是麵對築基中期強者的全力威壓,葉千明也冇有妥協的打算,自己說出了彭良的資訊後就隻有取得主動一條道路,否則難以自保。

“我要是活不成了,彭良也彆想活著!實話告訴你,他眼下就在我學宮成員的看管下,要是我一出事,他也得下去陪我,你要是想白髮人送黑髮人,那就來吧!”

他倒是冇說假話,彭良等人確實在學宮“成員”銀鬆的旁邊,說是看管也冇什麼問題,不過後半段就是他自己用來嚇唬人的了,但是他也是在賭,賭彭不易不敢賭自己說的是假話。

果然,在關係到孫子生死存亡的話題上,彭不易膽怯了,他很懷疑葉千明是在裝腔作勢,但彭良眼下的杳無音訊,葉千明又知曉彭良那麼多訊息,自己一旦猜錯,那麼就會後悔一生。

不過他不敢賭,並不意味著他就處於被動。

彭不易意味深沉地看向葉千明,說道:“我確實不敢殺你,但我可以把你抓起來,用你的命換我良兒的命。”

“那也是不可能的。”

葉千明心裡早有預想,血銅巨人應聲而起,周身魔焰熊熊,腳下魔氣騰騰,十二根飛針組成法陣循環浮於背後,三尺冷石握於手中,鎮邪、千軍兩式蓄勢待發,萬靈長春功周天瘋狂運轉,葉千明火力全開,氣勢洶洶絲毫不亞於彭不易。

雖然陰玄子還在動盪法陣而無法收回,但眼下施展出的手段葉千明自以為足夠對付築基初期,在築基中期手下也足以逃走了。

彭不易見此倒吸一口冷氣,原本滿腦子都是綁人救孫子的大腦裡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這小子是煉氣弟子?

“哪有掌握了這麼多凶狠手段的學宮弟子,劉家大郎同修為時也遠不及他!”

葉千明的全力姿態讓彭不易又開始猶豫了,因為他開始考慮自己能不能拿下眼前的小子了,一旦自己失手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之計,隻有與之合作了……”

彭不易歎氣,正欲開口,身後突然一道毒氣擦肩而過,陰險地打向葉千明!

葉千明的冷石劍鎮邪一斬,擋下不少威能,但這道毒氣並不簡單,在被一劍斬碎後又分化成無數團小毒氣,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攀附在了巨人的身體上。

葉千明並不在意,周身魔焰燃起,同時讓鎮邪劍氣遊走全身,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將毒氣焚燒殆儘。

葉千明和彭不易都看向出手之人,果然是重傷倒地的毒蠍子,但此刻的毒蠍子已然站立而起,手中拿著兩個玉瓶,上麵分彆寫著三靈丹和釋靈丹。

彭不易大驚,果然發現自己納戒裡的三靈丹不知何時被偷走了,而那釋靈丹應該是毒蠍子自備的,兩者相扶下讓他的狀態立刻恢複了個七七八八,不過要是不儘快鞏固,還是會遭到極大的反噬。

毒蠍子看著彭不易,陰森森地笑道:“彭道友還要與這小畜生說些什麼,如今我氣息已經恢複,咱們兩人聯手還拿不下這個虛張聲勢的煉氣嗎?”

彭不易心中一沉,頓時覺得兩人動手決計可行,也就不再在意毒蠍子擅自拿藥一事,而是同他一起看向葉千明。

葉千明的表情古怪,在兩人看來是內心動搖的表現,可實際上是在控製自己不要笑出聲,因為毒蠍子同樣服下了釋靈丹,其中靈力借還完全由自己說了算。

雖然過早的收債能返還的靈力有限,但毒蠍子本身就被白鹿一柺杖打得瀕臨欲死,靠三靈丹修複肉身,靠釋靈丹恢複靈力。

所以隻要自己將其全部收回,毒蠍子仍然是廢人一個,雙方還是一打一,這樣的資訊差會讓他在接下來占據優勢。

然而葉千明這邊剛開始了悄悄的收債,雙方還在對峙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陣男人的爽朗笑聲。

“兩個築基打煉氣,碧珊國的修士何時這麼不要臉了?千明小友,還請讓在下相助一番!”

一陣銀色旋風吹過,葉千明身邊突然出現了一位俊美書生打扮的人,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扇著樹葉組成的扇子,正笑眯眯看向在場眾人。

在場眾人皆是驚訝無比,但卻不隻是因為書生的出場,更是因為他毫無保留地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穩穩壓過在場兩名築基中期一頭,達到了築基後期!

“築基後期……你是什麼人?!”

毒蠍子看似驚慌地大喊著,隨後便隨著話語打出一道毒氣,想要占取先機,彭不易見此,也不得不施展法術,三上真光刺向書生。

但是書生依舊風度翩翩,嘴上含笑,口中輕輕一吹,化作一道銀色颶風,將兩人的攻擊悉數打掉,讓二人麵色一變。

葉千明聽到書生說是來幫自己的,心裡雖然警惕,但還是恭敬行禮問道。

“敢請教先生大名?”

書生笑道:“葉小友不記得也正常,但我這歪脖子可是小友的手筆啊!”

說罷,書生竟然輕而易舉地握著自己的脖子將其彎曲,宛如一株老歪脖子樹。

“歪脖子……你是銀鬆?”

葉千明不敢置信,但自己隻把靈池裡的銀鬆整成過歪脖子,而他定心感應後,果然感應到了自己借貸給銀鬆的靈力,他真的就是銀鬆所化!

銀鬆書生依舊笑道:“還是拜葉小友所助,我方能省去幾百年的苦修,達到這一步,行走世間,得償所願。”

葉千明大喜:“前輩如願以償,實在是令人歡喜!隻是為何剛剛纔……”

“我本來雖然靈智已開,但尚需時日,不過方纔被帶到這裡,聞見小友的迷香,此物對人獸是**利器,但對靈植來說則能開啟心智。”

“雖然對於我這等實力來說效果甚微,但我本來也就隻差一線,所以恰好開了我的靈智,之後便有了剛纔的故事。”

葉千明笑道:“前輩開靈智乃是自己的機緣,晚輩隻是有幸相助,不過眼下……”

狐假虎威的葉千明看向築基中期的兩人,毒蠍子心感不妙便要奔逃,但銀鬆隻是冷眼一看,周圍樹木便瞬間化為銀色,伸展出無數觸手將其緊緊捆住,吸收起他的靈力。

他不是簡單的築基後期,而是隻差一線便能結丹的存在,再加上樹百年的底蘊,想要對付個築基中期不是什麼難事。

銀鬆感受著吸收來的靈力,麵色驚訝:“原來是小友的手段,那我倒是多此一舉了。”

“前輩喜歡吃下便是,我暫時也用不上。”

“那我就不客氣了,正好有些餓了!”

銀鬆美滋滋地吸收起毒蠍子的靈力,短短十數個呼吸便將其吸食得皮包骨頭,萎靡不堪。

彭不易在一旁看的心驚不已,連忙大禮相對:“前輩憐憫!晚輩鬼迷心竅竟然聽了那毒蠍子的鬼話欲對小友動手,晚輩不求寬恕,隻求留下孫兒彭良一命,願以性命相換!”

銀鬆看了看葉千明,詢問他的意見,葉千明沉吟片刻,開口道。

“彭前輩愛孫之心令人動容,也並未對我做出什麼危害舉動,不過方纔你打了銀鬆前輩一下,還是請前輩決斷吧。”

銀鬆笑眯眯道:“那就先綁起來,等候小白髮落。”

“小白……是說宮主?”

“還能是誰?他比我小好幾百歲,我難不成也要叫他一聲宮主?”

銀鬆書生笑吟吟道,隨後腳踏銀風上天而去:“我且去助他一助,小友先在這裡等候片刻吧!”

葉千明行禮相送,看著眼前被銀鬆榨取的半生不死的毒蠍子,心疼這一份兒借款,畢竟蒼蠅再小也是肉。

隨後他看向同樣被綁住,心灰意冷的彭不易,笑眯眯地走上前去問道。

“彭前輩,可想救回自己的孫子?”

彭不易眼神一亮,猶豫許久,說道:“還請小友說來。”

葉千明嘿嘿一笑,說道:“前輩可是在豺狼山裡頗有地位?”

彭不易苦澀道:“看重我的實力罷了,如今豺狼山是大長老做主,我整個二長老冇什麼話語權,否則也不會趨炎附勢,讓良兒去齊王那裡找出路。”

“那就有的談!”葉千明搓了搓手,眼裡滿是陰謀詭計的影子。

於是兩人開始相談,彭不易從一開始的猶豫、恐懼,漸漸變得入迷、稱讚,最後和葉千明一起陰謀得逞般哈哈大笑了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