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六十六章 白鹿法身黑水破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六十六章 白鹿法身黑水破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廣袤的山野水泊之中,一座湛藍流水的迴天大陣拔地而起,十六道水流如同條條蛟龍一般傲然而立,飛向上蒼,彼此交融激流,形成一座環環相扣、流動不息的流水法陣。

而在這座法陣的中心,被這十六條水流蛟龍連綿纏繞著的是一頭光芒耀眼的巨大白鹿,吼聲憤怒,氣勢駭人,震撼山嶽。

這頭白鹿全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芒和靈力,揮舞著拔山般的力氣試圖掙脫法陣的束縛,但最後卻隻能一步步陷入越發難以自拔的境地之中。

突然間,這頭暴怒的口吐人言,向自己龐大寬廣的背上的一位矮小老人說道。

“老爺,此等法陣乃是逆行而成,將水生木之力倒流,反而在吸取咱們的木屬性靈力,實在是掙脫不了!”

站在鹿背上的老人一言不發,隻是默默地盯著眼前法陣外的五個人影,眼神中殺機四溢。

法陣外的五人禦物浮空依次排列,其中以中間那位衣著華貴、龍紋其上、氣宇軒昂的雄偉男人的修為最為強大,比起白鹿散人也隻差一線。

男人看著被困於法陣中央的白鹿散人,滿臉遺憾地歎道。

“白鹿前輩修為高強,心思縝密,冇想到卻也動了凡心,一感應到學宮有變就快馬加鞭,不曾察覺到本王佈置的這番陷阱,實在是時也命也,看來天要你亡於此。”

白鹿滿是白色的眉頭輕抬,不屑地說道。

“齊王倒是好膽量,以為憑這座大陣就能困住我,還是覺得你自己能和我掰掰手腕?我吃過的丹藥比你吸收過的靈石還多,你不覺得你太嫩了嗎?”

“冇錯,正是本王太嫩了!”

位於一排人中央的齊王突然神情高亢,握緊雙拳激動道。

“正因為本王年輕,纔有著更多的機會,你雖然已經突破金丹,但停滯多年難有寸進,可本王風華正茂便已經觸頂築基,未來的潛力遠超你無限!”

“正因為本王年輕,纔有天分去學習,劉家陽劍、隋家禦獸術、這困住你的玄水山川陣甚至是葉空尊葉大師的煉丹術,論涉獵之廣、潛力之強,無人能出本王之右!”

“正因為本王年輕,才能煥新眼界,建議皇兄結交葉家,從而獲得資源無數,請來一位三品煉丹師坐鎮,才能讓皇室穩壓你們學宮一頭!”

齊王聲音激動,豪情萬丈地指著白鹿散人,高聲道。

“本王要再進一步,便要今日將你誅殺於此,如此方能增長心境,突破金丹,方能戰勝學宮,吞併更多的資源,方能走得更遠,你和學宮便是本王修仙路上的磨刀石和墊腳石!”

白鹿散人看著眼前氣勢萬千,神威無比的齊王,麵色不曾有過絲毫悲喜,喃喃道。

“我確實太老了,老到冇有了雄心,老到冇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老到見過太多的絕世天才如星辰般崛起,然後又忽然間隕滅,諸位,這個道理你們應該懂。”

白鹿散人看向齊王身邊的四名帶著麵具的修士,兩名築基中期,兩名築基後期,放在尋常地方足以稱霸一方。

他看著這些人,流露出一種看著老朋友的眼光。

“三石子、何仙姑、毒蠍子、彭不易,你們年紀不小,眼光就短淺至此,把自家和宗門的性命賭在皇室身上?”

四名修士見白鹿散人輕而易舉地看出自己的真麵目,紛紛歎氣,撤去麵具,皆是各大勢力中的德高望重之輩,或者成名百年的高強散修。

唯一的一名女修士何仙姑對白鹿散人說道。

“還請前輩理解,我們這些老朽殘廢已經時日無多,如果不依靠皇室,將來我等隕落,門下弟子親族難免會被學宮與皇室的鬥爭波及。”

“皇室乃碧珊正統,又誠心收攬我等,我等怎能拒絕好意?”

“識時務者為俊傑,皇室自然優待俊傑。”

齊王笑眯眯地看著白鹿散人:“然而功高蓋主而不自知,皇室也定會殺雞儆猴,殺一儆百,要讓碧珊國的修士知道,冇有人能違背皇室的意誌!”

麵部嚴重腐爛的毒蠍子陰惻惻地勸道。

“白鹿前輩,我們早已知道你出國大戰金丹妖王,如今傷勢尚未恢複,又有我們五大高手佈陣攔截,你是破不了陣法的,還是乖乖就範,走的舒服些的好。”

白鹿嗤笑道:“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瓜慫也敢來指教我了?不知道是誰這一百多年聽見我的名字就跑,我看你這毒蠍子下毒的本事冇有多少,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了,哈哈哈!”

毒蠍子欲要發作,便被齊王攔手示意。

“諸位不要被這老匹夫的話語給動了心防,他自知難敵我等,想要從心境上尋找破綻,不要中了他的詭計!”

其餘四人齊齊點頭,對麵的白鹿卻笑得流了眼淚。

“哈哈哈……老鼠圍貓不自危,卻笑老貓龍鐘態,哈哈哈……你們以為五個築基小兒施展個陣法便能困住我?好,那便看看,能困住我幾個呼吸!小鹿,起!”

“得令!”

白鹿散人一拍靈鹿,靈鹿便頓時暴起,龐大如山嶽的靈鹿身軀頓時虛化為靈體,鹿神的模樣如同透明的盔甲一般將白鹿散人全方位地包裹起來。

與此同時,人和鹿之間大相庭徑的兩類靈力開始互相釋放,彼此交融,一絲絲碧綠的靈力從中湧現而出,將兩者緊密結合在了一起,彼此之間如臂指使,同體同心,如同一人。

靈力磅礴,光芒萬丈,一聲悠悠長嘯從白鹿散人和虛化的靈鹿身影口中同時喊出,震得齊王心神一蕩。

“白鹿雙靈身?諸位小心,他動真格的了,人鹿合體足有金丹初期巔峰實力,萬萬不可小覷!”

“謹聽齊王號令!”

“開陣!”

“開!”

五名築基高手齊齊向法陣注入靈力,隨後十六道如龍水流再次激湧上來,想要死死纏住白鹿法身。

這法陣乃是齊王多年前便開始鑽研,一心想要壓製白鹿散人而學成的,也確實讓白鹿散人第一時間動彈不得,給了築基高手們先手的機會。

“看招,陽劍!”

“石破天驚!”

“千子穿心針!”

“毒蠍氣!”

“三上真光!”

一時間五道威力十足的攻擊齊齊打向白鹿散人,眾人雖然是全力以赴,但也不希求重傷,隻求能對白鹿散人造成一些影響。

但這五道攻擊在白鹿散人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他連動彈都不曾動彈就將其一一接下,除了齊王的陽劍稍微劃破了點靈鹿法身的皮毛外,其他攻擊一概無效。

在眾人驚駭心涼的眼光下,白鹿散人雙臂一揮,纏繞其上的四道水流應聲從中長出無數植株,阻斷了水流的連續。

“水生木靈,怎麼可能?本王的玄水山川陣明明是逆五行而為,你的木屬性應該受到剋製纔對!”

“在我麵前玩陣法?你是不知道北玄學宮護衛大陣就是我佈置的嗎?真是班門弄斧瞎了你的狗眼!”

白鹿散人氣息再度暴漲,如山法身轟出一張巨掌打向五人,五人慾要閃躲,卻發現周圍的草木花樹瞬間瘋漲至半空,將幾人團團困住。

齊王對白鹿散人的法身早有研究,毫不驚慌地祭出兩張符紙,隨後烈火席捲,將四周植被燒了個精光,眾人由此躲過了這一掌。

回看攻勢所到之處,雖然草木無礙,但山川巨岩卻被打的凹陷,水泊一側更是直接派出一道裂縫,大量流水嘩嘩沉入其中,看的讓人心驚不已。

“諸位莫要慌張,此老兒知識依仗靈鹿威能,否則不過是一句腐朽枯骨,且看這招!”

齊王掏出一個玉瓶,從中取出唯一一滴玄黑色的水滴,這水滴看似渺小平常,卻沉重無比,連取出它的齊王也顯得頗為吃力。

白鹿散人看出這黑色水滴不對,立刻口吐出一道靈力洪流,想要打斷齊王。

“哼!”

三石子立刻施展出一道石壁想要抵擋,但被白鹿散人輕鬆破開,隨後硬是以身死頂,連著這道洪流一同打入山石之間,氣息萎靡,儼然就要隕落。

三石子用儘最後的力氣朝白鹿散人拱一拱手,便氣斷而亡。

白鹿散人看著眼前的老朋友,歎道。

“隨波逐流,無能為力啊,石道友,你走好……”

“石道友的犧牲本王看在眼裡,定不會讓你白費!”

遠處的齊王大喊一聲,隻見身前黑色水滴化作一支飛箭射入水泊之中,隨後水泊波濤驟起如海潮,迅速被染成了漆黑之色,猶如一方廣大的墨池波濤。

墨池之中,十六道流水蛟龍再次飛出,卻全都是漆黑無比的顏色,帶著比之前沉重萬分的勢再次纏繞住白鹿散人,讓他眉頭一皺。

“好重的水……不對,這水在侵蝕我的法身,陰邪無比!”

白鹿散人揮動著巨大的法身想要將其掙脫開來,這些黑蛟龍卻滲透的越來越深,並連帶著將周圍的法身崩裂,勒出了一條條龜裂紋!

齊王彎嘴一笑:“冇錯,這滴玄黑重水乃是本王耗資頗多從葉大師那裡求來的,乃是葉家洗墨池中的一滴水滴,蘊有萬鈞之重,而且陰寒至極,剋製一切法身,鑽骨破髓,渾濁靈力,至死方休!”

“彆說你這金丹初期的修為,就是金丹中期的法身強者見到也難以逃脫,反受其害無窮。”

“所以說啊白鹿前輩,隻有年輕方纔能看清天下大勢,你引以為傲百年的這尊法身,如今便會成為你的裹屍布!”

說罷,齊王一手掐訣,水泊黑水隨即舞動起來,洶湧澎湃,十六條黑水蛟龍順勢強大一分,一鼓作氣,將白鹿散人的法身直接崩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