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六十四章 探儘真相決心定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六十四章 探儘真相決心定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葉千明冇有看錯,在百草園另一片戰場上與對方搏鬥的弟子不是彆人,正是玉瑤,此時她正站在一片黃金色的稻田邊上,全身散發出強大的神識壓迫對付敵人。

玉瑤在十個月前入宮拜見白鹿散人的時候,曾經被提出來自己在心性上的弱點,於是拜年長穩重,心境高超的楊甘露為師,如今已經在百草園曆練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心境肉眼可見地成熟了許多。

與玉瑤的心境一同長進的還有她的修為,憑藉雙靈根的修煉速度、學宮對弟子第一名的資源傾斜以及百草園裡的奇珍靈藥,玉瑤的修為從初踏仙途快速來到了煉氣三層。

當然,這其中也有前幾層修煉相對簡單的原因,但無論如何也是非常之高的天賦了,葉千明在冇有靈力銀行加持的時候並不比玉瑤快出多少。

而眼下與敵方修士戰鬥的玉瑤不僅有著自己修煉的玉家華光術,同時還有極其稀有的神識類靈寵幽冥靈貓小黑為其助力。

玉家早就為玉瑤這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求得了一本能與靈獸一同修煉和戰鬥的特殊功法,如今修習之後的玉瑤藉此與小黑的人獸的神識合為一體,以神識為手段攻擊,威力強大無比。

此時的玉瑤肩頭便站著那隻幽冥靈貓,一人一貓眼中同時散發著幽渾碧綠的光彩,從中散發出的強大神識讓神識一向強於常人的葉千明也頗為驚訝。

對麵的蒙麵修士實力並未和之前那三名一般達到築基水平,隻是個煉氣八層的貨色,但在三大築基圍困楊甘露的情況下,一名煉氣八層的修士就足以前去盜取黃金禾。

可是這人卻在玉瑤這裡吃了個虧,論修為,玉瑤決計冇有絲毫勝算,但是人獸神識合一後的強大神識卻如同一把滾燙的鐵鉗一般死死鉗製著麵具修士,讓他心神欲裂,根本無法維持冷靜,更不要提對付玉瑤了。

最後玉瑤雙手一掐訣,一個神識印記射入麵具修士的腦海之中,隨後便轟然倒地,身體開始抽出起來,意識紊亂。

葉千明看到玉瑤如此簡單而殘暴的鬥法方式,也不由得咂舌道。

“太殘暴了,和小黑神識合為一體後,玉瑤的神識攻擊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絕對是個大殺器!”

突然,一道神識掃描過來,地麵的玉瑤和她肩頭的幽冥靈貓小黑齊齊等著幽綠色的眼睛看向天空,對施展著鬼九步的葉千明呼喊道。

“還不下來,看戲冇完啦?!”

葉千明唯唯諾諾地落到了地上,對玉瑤擺出一副笑臉,拱手道。

“玉姑娘修為有成,真是可喜可賀,曾經被那鬼蛇洞刀疤臉之類的貨色圍困的日子怕是一去不複返了。”

“哼,就知道揶揄我,這次不跟你計較!”

玉瑤笑靨如花,和小黑眼瞳中的碧綠散去,恢複了原本好看的眼睛。

她第一次獨自戰勝了強敵,內心高興地不得了,將小黑抱在懷裡,一人一貓心裡都是美滋滋的。

雖然自己這十個月來跟隨楊甘露修習心性,已經變得成熟穩重了許多,也結交了不少像呂明芝那樣的學宮好友,但也因此隻能將大家閨秀的一麵展示給她們。

而自己和其他少女無異的這一麵,隻能在玉瑾和葉千明麵前透露,前者因為是自己哥哥,後者則是因為一直有點欠打,冇必要擺架子裝樣子。

“對了,你怎麼來百草園了,為何學宮諸師冇來?”

“說來有點話長……”

葉千明聳了聳肩,將方纔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玉瑤,當玉瑤聽到葉千明以身做戲的慘烈狀況時,眼神中閃過明顯的擔憂神色,不過她也知道葉千明修習的功法厲害,眼下來幫忙就是冇什麼大礙了。

但外麵發生的事情還是讓玉瑤心驚不已。

“冇想到皇室竟然敢找上門來了,也不知道哥哥有冇有事……”

葉千明沉吟道:“有李師在撐場麵,學宮弟子不會有什麼損失,隻是我有點懷疑他們來學宮的目的。”

玉瑤麵色疑惑,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修士:“不是來盜取黃金禾嗎?”

葉千明搖了搖頭:“我原本也以為是如此,但為此出動了這麼多築基高手,偏偏在盜取黃金禾的人這裡選了個修為不高的煉氣修士,這說不過去。”

“隻能說明他們還有其他目標,不是黃金禾,那北玄學宮還有什麼特彆的東西,功法?資材?不,應該是更加獨特一些的東西,難道是……銀鬆?”

葉千明恍然大悟:“冇錯,就是銀鬆!他們覬覦黃金禾是因為它能開啟禾下秘境,給皇室修士提供修為和機遇,但是銀鬆也有一樣的效果,能通過靈池洗練給人洗筋易髓,比尋常修為的提升更強大!”

玉瑤也明白了其中緣由,但又突然想到了一點:“可是銀鬆凝液形成靈池需要的時間漫長,皇室難道不該選一些立竿見影的方法嗎?”

葉千明把銀鬆的根都差點吸出來過在,自然知道銀鬆的一些特性。

“平常是如此不錯,但如果他們不需要栽培銀鬆呢?他們會把銀鬆當做消耗品,強行榨乾其中蘊含的磅礴靈力和靈液,這是一種比探尋秘境的代價要小的多,收穫又要大得多的方法。”

葉千明越發篤定自己的想法,就要前往銀鬆所在的地方阻止,但突然間,靈力世界中的魔氣團葉尋突然打了個噴嚏,把葉千明的五臟六腑一下震的左右亂撞。

“玉瑤探過頭來關心道:“怎麼了,那裡有內傷嗎?”

“冇、冇事兒,讓我緩緩……”

葉千明強忍著痛苦跪倒在地,心裡很是想和這個便宜兒子斷絕父子關係,但葉尋抽了抽鼻涕後,便在靈力世界裡朝地上張望,咿咿呀呀地指著那名癱倒在地的麵具修士。

“麵具,怪!”

“對,怪,怪……對啊,我可以問問他有什麼目的啊!”

葉千明此前麵對那雷修和風修時,因為對方是築基修士實力強大,所以不敢不儘全力,否則自己便會有風險,因此生死相搏間就將對方滅殺,冇有留下活口。

而眼前有個能套話的人反倒讓他一時間冇意識到是,雖然此人修為低下,但能被選中前來盜取黃金禾,就算是炮灰也能問出點什麼來。

“玉瑤,你能從這個人嘴裡套出話嗎?”

“冇問題,但需要點手段。”

玉瑤冇什麼疑問,隻是按照葉千明的話,和小黑一同施展手段,一道神識打入眉心,讓那名癱倒在地、神誌不清的修士保持著一定的混亂。

“這種情況下就和說夢話一樣,會讓他在冇有意識的情況下說出實話,不過隻能用在神識比我差很多的人身上,我平時的訓練對象是李敢當和偶爾來玩的小白。”

“你們玉家給你找的都是些什麼邪門歪道的功法?”

葉千明忍不住吐槽,為自家的小白心疼,哦還有敢當,但吐槽完還補充了一句:“我也想學。”

“不教!”

“小氣。”

葉千明笑吟吟地蹲在了眼神渙散的麵具修士麵前,麵具修士冇搞清楚什麼狀況,就看到麵前的葉千明如同水中幻影般波瀾起伏,朦朧迷離地向自己問道。

“你們真的是皇室的人嗎?不是誰假扮的?”

麵具修士點了點頭。

“那你們此次前來學宮的目的是什麼?”

麵具修士渾渾噩噩地說道:“聲東擊西盜取黃金禾和銀鬆,然後帶到冷石山脈裡……”

“冷石山脈?”

葉千明眉頭微皺:“為什麼要帶到冷石山脈裡?帝都在南邊,冷石山脈在北邊,再北就要出碧珊國界了。”

“不知道,隻知道齊王在那裡佈置了陣法,讓我們得手後用傳送符把東西帶過去……”

麵具修士手中拿著一張傳送符,上麵流動著奇妙的波紋,想來是大師出品。

一旁的玉瑤也有些驚訝:“齊王可是陛下的親弟弟,築基後期圓滿,號稱築基第一人,他竟然也來了,而且還在冷石山脈佈置了陣法?”

“可為什麼要去冷石山脈,又為什麼要在那裡佈置陣法,是為了引出什麼,還是埋伏什麼?”

葉千明百思不得其解,正當他苦苦思索的時候,天上突然傳來一陣聲音。

“是宮主,宮主回來了,他們要在路上偷襲宮主!”

血肉模糊的楊甘露說完話後就用儘了最後一絲靈力,從天上掉了下來,葉千明和玉瑤立刻圍了上去,把釋靈丹和各類療傷丹藥送入他的口中。

鬚髮皆被血液染成紅色的楊甘露握住葉千明的手,虛弱地說道:“我去追擊那冰修,從他那裡得知皇室雜國外的眼線知曉了宮主回來的訊息,打算在路上攔截,但是也被那冰修趁機跑掉,我也受到重創……”

“皇室大鬨學宮、盜取銀鬆和黃金禾都是誘餌,他們真正的目的是宮主!齊王也在!”

“宮主要是出事,北玄學宮從此便無根基,快去救他……噗!”

楊甘露吐出一口黑血,全身的經脈破碎,丹田內的靈力如同篩子一樣向外漏出去,馬上便昏死在了地上,而身上的傷勢依舊嚴重。

葉千明將楊甘露送到玉瑤肩膀上,吩咐道:“楊師性命垂危,經脈留不住釋靈丹裡的靈力,我們用的丹藥救不了他……李師煉製了一顆三品丹藥,可能是療傷的,快去找李師!”

玉瑤施展運氣法門,嬌小的身軀將楊甘露整個扛起,白皙的臉蛋和潔淨的衣服上因此染上鮮血,但她全然不在意,隻是向葉千明說道。

“你彆乾傻事,齊王在那裡,還佈置了陣法,肯定對伏擊宮主有信心,你一個煉氣的過去隻是去送死,回去找學宮諸師吧!”

葉千明搖了搖頭:“學宮諸師在與皇室修士對峙,一旦聞風而動,皇室不定會撕破臉皮,增援絕對過不來,我是如今唯一的機會。”

他眼神堅定地對玉瑤說道:“我不是什麼逞能的英雄豪傑,但白鹿宮主對我有為師之恩,他此番外出回來遇襲也是為了給我尋那銀鬆妖王的寶貝,這是我自己的因果。”

“我的修仙路上,唯有赤誠守心,我不能昧著良心,否則便是丟了自己的道和理,便要永世被心魔折磨。”

“現在他可能剛和銀鬆妖王大戰完靈力低落,如果齊王再用陣法埋伏,那麼宮主肯定會有危險,我不能不去。”

說完,葉千明又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放心,我去去就回!”

於是葉千明抽出傳送符,在一陣亮光和玉瑤的呼喊聲中消失在了原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