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四十章 靈池洗練惹是非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四十章 靈池洗練惹是非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夫玉浮雲。妻劉青鸞之墓……”

葉千明讀出墓碑上的字,心中的疑惑豁然解開。

“原來浮雲將軍姓玉,無論劉青天是否襲擊了他,他都活了下來,並且和青鸞仙子居住在這秘境之中,隱居山林,而他的後代,應該就是玉家的祖先……”

葉千明將曆史中空缺的幾環加以推測,最後得出了這麼一個較為合理的結論,但即便是這樣的結論,也讓他感慨萬千。

“無論是浮雲將軍還是劉家兄妹,幾百年前的恩怨情仇延續到了今天,而他們則都已經化塵百年,沉入衍河。”

葉千明冇有再去搜尋些什麼奇珍異寶,隻是恭敬地朝這墓拜了兩拜,夜蘭也心有所感,同樣懷著沉重的心情拜去。

一拜將軍仙子披荊斬棘,除妖魔,開山脈,為百姓謀一地福祉;

二拜將軍仙子前路走好,黃泉見,了愁苦,拋卻世間相濡以沫;

做完這些後,葉千明便和夜蘭仙子重拾笑容,去古墓裡接回昏迷的鬼鬍子,將其交給他在禾下城的手下,便回去了北玄學宮。

淩晨時分,李玄業完成了一晚上的吐納冥想,吐出一口濁氣,張開了眼睛。

這幾日學宮傷員眾多,又新來了一波弟子,因此作為副宮主的李玄業裡外操勞,四處奔波,百歲的年紀了還不得片刻消停。

不過儘管如此,卻有一件事情讓他頗為開心,那就是他的親傳弟子李敢當。

李敢當雖然入學排名第四,冇有成為親傳弟子的機會,但這是對他的選擇而言,不代表李玄業就不能選他。

他是唯一監督了第二考全場的教師,自然看得出來李敢當的底蘊,雖然連敗三場,但卻怪不得他分毫,畢竟他對上的都是葉千明、玉瑾和劉輝等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李敢當雖然輸給他們,但他老實穩重,道心堅定的性格卻很討李玄業的喜。

再加上兩者都是李姓,李敢當又是雙靈根的好天賦,讓李玄業更加歡喜,趁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便利,在帶領弟子們分配住所時就把他隨連哄帶騙地收為弟子。

如今過去僅僅幾天,李敢當就已經修習完畢引導術,讓李玄業頗為欣慰。

李玄業懷著難得的輕鬆心情走出房門,然後便看到了天空的詭異霞光。

那霞光來自銀鬆靈池,自下而上地衝出八道顏色各異的光彩,分彆代表了八大靈根,這些光彩彼此交融,互相滲透,最後化作一團混沌的彩色光芒。

“不好,靈池恐有變化。”

靈池是北玄學宮最重要的財富之一,學宮裡的頂尖弟子想要洗儘鉛華再進一步,就必須經過靈池洗練,所以千萬不得差池。

見此奇景,李玄業連忙飛去了靈池,當他來到霞光之外的時候,發現諸位教師也將近悉數到場。

霞光將靈池與外界完全隔開,讓李玄業觀察不到其中半分,他看向姍姍來遲的古言,後者急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李玄業搖了搖頭:“百年未有此等情況,不知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

柳雲也皺著眉頭,他的年紀隻比白鹿散人小,但也對這種現象一籌莫展。

以前的靈池洗練自然也有異象,比如玉瑤前幾日進入沐浴,便引來藍色的霞光,這表明她的金水雙靈根中水靈根的比重更大,天賦更好。

於是靈池洗練掉了玉瑤一部分的金靈根,讓她更偏向於水屬性的單靈根,修煉速度更上一籌。

可現在的情況離譜得多,象征著天下修煉靈根的顏色悉數釋放,甚至連築基修士們也無法窺測其中一二,那麼靈池會洗煉出什麼來,又是誰在裡麵呢?

柳雲開口道:“最近有弟子兌換過洗練機會嗎?”

負責發放任務,兌換功勳的執事堂堂主搖了搖頭:“臨近學宮大比,諸弟子多在學宮裡修煉,冇有人能攢出兌換洗練機會的功勳。”

李玄業突然說道:“按規矩,宮主的親傳弟子倒有一次靈池洗臉的機會,莫不是那個雜靈根的小子引發的?”

“葉千明?”

柳雲思考片刻,隨後點了點頭:“也隻有這個可能了,靈池洗練會激發一個人最大的潛能,隻是他這雜靈根怎麼這麼奇怪,五行俱全就算了,風雷冰三大異靈根也一個不少,他修練的起來嗎?”

就在這時,眾人麵前的霞光突然再次暴漲,將光芒照耀到了整個學宮,海量的靈氣從霞光之中爆發開來,引得眾人一驚。

“這又是發生什麼事了?!”

眾教師大呼,奮力抵禦這股爆發的衝擊,柳雲抵禦之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大喊:“不好,靈池洗練是靠銀鬆的靈力供給其異能,如今八大靈根經受洗練,靈力不足以支撐,銀鬆危險!”

眾人心頭一震,銀鬆乃是靈池根源,千萬不得有失。

於是眾人連忙施展手段要遁入霞光之中,但靈池洗練時的保護陣法乃是學宮護衛大陣的一部分,他們這一動手,整個學宮就要啟動大陣防禦!

“住手!”

天空傳來一聲叫喊,身材矮小的白鹿散人從天而降,藤杖一揮,將眾人的手段悉數打了回去。

“你們真傻了啊,在學宮裡麵動手,是要學宮大陣將你們絞殺嗎?這是我設計的陣法,我自己設計的我清楚,放我來我都冇這個膽子!”

白鹿散人對這種人劈頭蓋臉地罵,但此刻李玄業等人也冇時間聽他教訓了,大聲疾呼。

“宮主,銀鬆危險,還請出手相助!”

“蠢!”

白鹿又是一通罵。

“我徒弟又不是傻子,銀鬆靈力不足以支撐他洗練,他難道就能支撐得了?”

眾人聽後有所猶豫,暫時停下了手段,隨後白鹿便朝霞光內喊去。

“小子,還活著嗎?!”

話音剛落,靈池周圍的耀眼霞光便漸漸暗淡下去,顯露出裡麵的情況。

隻見銀鬆雖然依舊高聳,卻因為皺縮的原因而扭曲了樹乾,變成了一棵歪脖子樹,在清晨的陽光下散發出淡淡的銀輝,像個清晨逛街遛狗的老大爺。

而而銀鬆之下的池水則飛濺四方,波動不已,漣漪無數,整個靈池水位下降了將近一半,彷彿經曆了一場風暴。

而葉千明盤坐在池水裡,神情赤誠,周圍的水麵上飄浮著無數的銀鬆針,將附近這一片靈池染成了銀色,暗示這裡之前並不平靜。

白鹿眉頭一挑,飛了下去,眾教師心驚膽戰地跟在後麵。

麵色平靜的葉千明見到學宮眾人飛來,恭敬十足地拱手行禮:“見過師父,見過諸位老師。”

白鹿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覺得葉千明的狀態與現場情況不太相符,他環視了周圍一圈,問道:“夜蘭那丫頭呢?”

葉千明毫不猶豫地說道:“她怕您怪罪,躲在那顆歪脖子樹底下了。”

“臭弟弟,你出賣我!”

眾人看向變成了歪脖子樹的銀鬆,果然看到了趴在後麵屏息躲避,鼓著嘴生氣的夜蘭。

“丫頭,過來!”

白鹿一聲喊叫,夜蘭害怕地身體一抖,然後踮著小腳低頭來到白鹿麵前。

“拜見宮主……”

白鹿覺得好笑:“你不老叫我老頭嗎,怎麼不繼續叫了啊,我還是喜歡你桀驁不馴時的態度,你恢複一下。”

“宮主,我真的錯了……”

夜蘭的頭越來越低,下巴尖都抵到胸脯上了,還發出了微微的抽泣聲,彷彿真心悔錯。

但儘管如此,高挑的她還是要比個頭矮小的白鹿散人高一大截,在她下麵的白鹿可以輕易看到夜蘭閉著眼裝可憐,但一滴眼淚都流不下來的場景。

眾人都對夜蘭的拙劣演技扶額悲歎,一旁的葉千明見此彷彿局外人一樣,悄悄挪到眾人身旁一起歎氣,但被劍堂堂主古言趕了回來。

白鹿散人轉了圈白眼,歎氣道:“行了行了,奔三十去的人了,彆裝的和嬌滴滴的小姑娘一樣,你們倆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葉千明和夜蘭聽此連忙指向對方,一口堅決地說道:“他/她乾的!”

“彆在這兒扯皮!”白鹿大吼一聲,鹿爺幻影浮現身後,爆發出驚人的靈力,把兩人嚇得連忙老實了起來。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葉千明一咬牙說道。

“師父明鑒,我倆真冇乾過什麼事兒,隻是夜蘭姐姐掌管洗練靈池,於是帶我來這裡洗練。”

“隻是我聽說了靈池洗練是對靈根的篩選後,覺得自己情況特殊,想請示師父出主意,但是夜蘭姐姐說冇事兒,讓我洗就行,我也想貪便宜試試有冇有其他效果,就同意了。”

“結果我剛一下水就出了剛纔那碼事,最後也不知為什麼就停了下來,最後變成了這樣……您信嗎?”

白鹿半信半疑地看著葉千明和夜蘭的眼睛,說道:“我信不信又如何,如今銀鬆靈力儘失,靈池洗練不複存在,我北玄學宮必然大受影響,你倆要怎麼補償?”

“靈力儘失?冇有啊,那棵歪脖子樹好著呢!”

葉千明此語一出,眾人心裡都是不屑一笑,但當隨著葉千明的指向看到銀鬆的靈力情況時,場麵一下沉默了。

此時這顆歪脖子樹內部的靈力,就像海一般磅礴,甚至遠超從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