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二十六章 解救故人見器成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二十六章 解救故人見器成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葉千明扮作的鬼影腳底虛浮,乘著一團魔氣飄進了匪盜當中,這團魔氣同樣也是葉千明的靈力世界中的一種靈力。

一開始葉千明還對這種詭異的靈力感到奇怪和忌憚,深怕被反噬或損害,但兩天多來並未見到什麼不好的地方,他也就暫時冇有顧慮。

“話說,靈力世界裡似乎也開始慢慢產生魔氣的靈力團了,不過一直躲著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機會聊一下天……”

葉千明胡思亂想著,迎頭碰上了一群匪盜。

“二當家的好!”匪徒們慌張而恭敬地行禮,在鬼蛇洞裡,這位心狠手辣的二當家的凶名可比不問世事的大當家響亮多了。

“嗯,今天心情好,滾吧。”葉千明極力扮演著鬼影的作風,從匪盜們身邊飄過,留下一群心有餘悸的匪盜在暗自慶幸。

葉千明先是到了鬼影的岩洞中,他來到鬼蛇洞後便一直住在刀疤臉的岩洞裡,待到修成功法,可以扮演鬼影時已經是幾個時辰前的事情了。

這次他來,就是想在離開前撈一筆好處,榨榨自己這個“鬼影”的油水。

不過在葉千明走進岩洞,徹底搜查了一遍後卻有些鬱悶了。

“這鬼影還真是兩手空空啊,怪不得要跟慕容雲借錢,連個像樣的法寶都冇有了,全是些賭具和春宮圖……嗯?”

就在葉千明心裡犯嘀咕的時候,他突然用神識探查到了鬼影書架上的一個暗格,打開來後,裡麵是一本功法和一枚納戒。

“五鬼喚陰術……全?”

葉千明拿著這本功法,大略瀏覽了一遍,不禁輕笑。

“這鬼影也是個老油子,他用來抵債的五鬼喚陰術雖然不假,但也不全!不修習同類型功法的人根本看不出缺漏!”

“這全版的五鬼喚陰術可以像瑤山玉收納靈獸那樣收納修士的鬼魂,而且更為強大,輕易辟邪手段對它無用。”

“嗯?這上麵竟然還記載了不同類型的法寶?都是能是用五鬼喚陰術的?”

葉千明又仔細看了一遍這一部分的內容,才發現這一類型法寶的關鍵是裡麵的陰魂珠,用來鎖住靈魂和容納魔氣,根據祭煉材料的不同,能達到不同的威力,最高的也是靈器級彆!

葉千明又看了看暗格納戒裡的材料,心道:“這五鬼幡應該是鬼影早時煉成或獲得的,材料不堪大用,所以他蒐集了這些材料,想再祭煉一番。“

”這麼說來他當時捨得用五鬼幡做誘餌尋我破綻,也是個下的了手的人。”

葉千明收起納戒,將其作為一個專門儲存材料的工具,然後將《五鬼喚陰術·全》收到自己的納戒裡,打算以後有機會祭煉一番。

做完這些事情後,葉千明又到了刀疤臉的岩洞裡,假借照顧的名義操縱著他坐著輪椅走了出來,一同前往祭煉台。

一路上的盜匪在薛勝男的指揮下紀律嚴明,如同軍隊般站列開來,紛紛給葉千明和刀疤臉問好,全然冇有發現問題。

不過有意思的是他們對葉千明裝扮的鬼影多是畏懼,而對於刀疤臉則要親切一些。

“看來這人渣在這些人渣裡還挺有威望。”葉千明不由想到。

正在指揮軍隊的薛勝男看到葉千明想來打招呼,又看到跟在葉千明身後的刀疤臉,麵色先是一愣,但隨後又是笑著跑了過來。

“伯伯好,四哥,你不是重傷不來了嗎,怎麼現在又跑出來了?”

葉千明嘴角一彎,操縱著輪椅上額刀疤臉開始說話:“還好,二哥給我用了點手段,讓我、咳咳、讓我好的快了些,而且這麼重要的事情,老子可不想錯過啊。”

“也是,四哥能來自然好得很,來,我給四哥安排座位!”

薛勝男想推刀疤臉的輪椅,卻被葉千明擋住了。

“我帶著老四過去吧,想來大哥也很想見見他。”說罷,葉千明便不由分說地推著刀疤臉朝祭壇走去。

薛勝男心裡不爽,但也表示不了什麼,隻能繼續指揮匪盜們裝模作樣。

葉千明自然不是對刀疤臉突然死者為大了,他把刀疤臉帶出來,就是為了引發他和薛勝男的矛盾。

薛勝男對刀疤臉的嫉妒掩埋的很好,僅僅兩次會麵葉千明當然看不出來,但是這些八卦慕容雲早就給他補課了,如今正好拿出來利用,讓祭煉越亂越好。

距離祭煉台最近的地方有四個座位,除了主持祭煉的大當家薛青雲坐在祭煉台上外,分彆留給鬼蛇洞其他四位當家。

如今二當家鬼影已死,被葉千明假扮,三當家慕容雲暫且和他一條船上,四當家刀疤臉也成了傀儡,五當家啥都不知道,剛剛被葉千明耍了一下。

“真實人才濟濟啊……”葉千明哭笑不得,五大當家三個反骨仔,不知道薛青雲要是知道了會是什麼滋味。

收起心思,葉千明儘力操控好刀疤臉,把他搬到椅子上,而後朝祭煉台上的邋遢道人拱手。

“大哥。”

道人薛青雲維持著盤坐,瞥了葉千明一眼,點了點頭。

“老弟這一趟采人辛苦了,風險大,功勞高,待會兒挑幾個喜歡的血肉補補吧。”

“那就多謝大哥了,嘿嘿。”葉千明裝成鬼影的特征說道。

薛青雲又看了眼“魂不守舍”的刀疤臉,歎了口氣:“老四這遭身心俱創,和死人冇什麼區彆了,你們三個多開導開導他,之後還有他施展的舞台。”

“瞭然。”葉千明淡聲道。

而後他又操縱著刀疤臉,滿臉歉意道:“給大哥丟臉了,咳咳……”

“罷了,先歇著吧。”薛青雲隨後閉目養神,不再說話,等待祭煉的時刻。

葉千明操縱著刀疤臉裝成睡著的樣子後,走向祭煉台周圍一排排的籠子裡,越看越是觸目驚心。

首先便是靈獸和妖獸,這些可憐的傢夥都已經瘦得皮包骨頭,萎靡不振,渾身上下被烙印了各種各樣的符文,身體的一部分已然與連接著祭煉台的冷鐵鏈融為一體,傳遞著自己的獸血。

而後便是被薛青雲施了法術變成妖獸的人,豬狗牛羊,像極了凡間的家畜,他們和妖獸一樣,都已經靈智底下,失去了為人的靈性,像尋常野獸一般看著走過的葉千明,不斷齜牙。

葉千明搖了搖頭,來到第三批祭品這裡,一眼便看到了小白,後者在不斷地咬那匪徒的手。

由於小白被抓來的時間較晚,所以還冇吃多少苦,一個匪盜正打算把它和祭煉台的鏈子融到一起,被葉千明伸手阻止。

“二。二當家的!”那匪徒誠惶誠恐。

葉千明冷漠地點了點頭,伸出魔氣覆蓋的黑手指向籠子裡的小白。

“這狐狸老子要了。”

“那是,冇問題!”匪徒恭恭敬敬地把小白呈給葉千明,原本還窮凶極惡的小白在被葉千明摸到的一瞬間突然安靜了,隨後開心地朝著葉千明叫。

“二當家的好手段!”匪盜拍馬屁道。

“太親近了也不好,一下子就被認出來了。”

葉千明也不知道小白是怎麼認出如今的自己的,但他還是故作恐嚇幾聲,小白露出不解的眼神,但還是乖乖地低著頭,趴在了葉千明的懷裡,像是被馴化了一般。

葉千明抱著小白,繼續看著這最後一批祭品,大部分是尚未轉化為靈獸的人類,根據慕容雲打探到的訊息是獸血最好,但來不及轉化了,也能用修士的血替代一下。

“也就是這些都是修行者,雖然都不強……”葉千明看著這些同行,不禁有些感慨萬千,想整個辦法保他們安全。

“邪修,我與你不共戴天!”

突然,有個被關住的散修突然朝葉千明吼道,想來這些人都是被鬼影抓來的,所以對他義憤填膺,滿腔熱血地痛恨著。

“你不得好死,城主府和學宮定會踏破你們這鬼地方!”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閻羅殿等著老子!”

“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我、我當你的小妾,求求你!”

“可憐天妒奇才,我才華橫溢卻要死在這種地方……”

“水,給我水……”

葉千明看著這些修士的人間百態,一時沉默,突然,他看到了這些俘虜中的一個熟人。

“李敢當,他被抓了?”

葉千明看著在一眾哭天喊地的修士裡獨自冥想的李敢當,也不得不敬佩他的心性和膽量。

“即便是有點憨,也是值得敬佩得了。”

葉千明指著李敢當說:“這個,我看上了,拿他當苦力。”

修士們沉默了一秒,原本還在痛斥邪修,恨不得咒死葉千明祖宗十八代的修士們紛紛換了副麵龐。

“選我選我,老爺,我懂煉丹!”

“老爺,我是名師,我教出來過築基期的大修士!”

“老爺,我是有名的美仙子,選我!”

“老爺,我可以給您當馬騎,我爬的可快了……”

“冇底線的東西,就你們也配叫做正道?我不屑與你們為伍!”

“呸,活下去纔是王道,你不說是因為你太平庸,老爺看不上你!”

“…………”

麵對著戲劇性的一麵,葉千明一時沉默,然後爆發出驚人的魔氣,讓那些修士又回想起被鬼影擒獲時的恐怖,紛紛噤口不言。

“老子要選誰還要你們在這嘰嘰喳喳?我就選他!”

葉千明看向匪盜,後者滿是畏懼,卻還是小心翼翼地說道:“二當家的,大當家的說了,這個是雙靈根的血液,格外有價值,待會兒一定要用上的……”

葉千明假裝煩躁地哼了一聲,嚇了匪盜差點趴下。

不過葉千明也隻是假裝生氣,好維持鬼影的形象。他“不耐煩”地從納戒裡取出一個玉瓶,扔給了匪盜。

“這是冷鐵蟒的妖血,珍貴得很,夠不夠換他一條命了?”

“冷鐵蟒?這可是傳說中的妖獸了!”匪盜接著玉瓶的手顫顫巍巍。

“怎麼,不信我?老子會給你假東西嗎?!”葉千明故作發狠。

這時,大當家薛青雲傳喚那個匪盜過去,仔細觀察了裡麵的冷鐵蟒血,隨後對葉千明說道:“既然老弟你想換,那就換了罷。”

“多謝大哥!”葉千明做拱手狀,心中卻搖了搖頭。

“明明在靜心養神,卻被冷鐵蟒的妖血給勾起了**,道心不穩,成不了大事。”

損失了一瓶殺死冷鐵蟒得來的妖血,葉千明塞給小白一張地圖,上麵標好了自己查明的安全逃跑路線。

讓小白記住後,葉千明對剛剛結束冥想,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出來了的李敢當說道:“待會兒你就跟著這隻狐狸跑,出了事兒聽它的,知道了嗎?”

“聽這小傢夥的?”李敢當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懵懂地點了點頭,弄清楚情況後又急忙道:“要我乾活的話,你得管飯!”

葉千明差點吐出一口老血,陰森森地笑道:“管,當然管!”

李敢當大喜,坐在一邊,等待行動。

“敢這麼頂撞二當家,這傢夥慘咯。”匪盜看著一臉憨笑的李敢當,心歎他不知什麼是恐怖。

葉千明又回到被俘虜的修士們麵前,讓小白下地跟著他,一陣奚落,修士們心裡畏懼他,又因為剛纔的鬨劇冇臉發聲,隻能聽著他嘲諷,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葉千明繞著他們說了好幾圈,滿意地看著地上被小白踩出來的陣法,心道。

“到時候啟用這個陣法,憑藉他們的修為,逃跑應該不成問題。”

做完這一些後,他讓小白去找李敢當伺機待發,自己則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此時慕容雲和薛勝男也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幾位當家的,除了刀疤臉剛睡醒,一臉疲憊外,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就在這時,祭煉台上的血紅靈力突然如狂風般攪動起來,無數的祭品發出哀嚎,看著自己的血肉一點點地被鎖鏈吸收到盤龍柱上,再射入那枚黑色棋子中。

看著眼前的棋子越發活動起來,薛青雲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激動,對著眾人開口道。

“各位,今天以後,我們將不再是見不得光的鬼蛇洞,而是名震碧珊的鬼蛇宗!”

“我們將嘲笑那些道貌岸然的名門正派,再用絕對的力量讓他們笑迎我們的駕到!”

“現在,讓你們看看這祭祀的神聖!”

“祭煉!陰玄子!”

【作者題外話】:哇,這一章有四千多字唉,各位看在老二這麼努力的份上多投點銀票月票吧,要先收藏本書老二才能獲得收益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