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衍河送彆奇相現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衍河送彆奇相現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葉千明靜靜地躺在河裡,身旁幽冷陰涼的河水從他身邊流過,徹骨的冰冷讓葉千明一個哆嗦坐了起來。

河流的兩側是肉眼無法穿透的沉寂黑暗,河的遠方是望不到邊的冥冥風景,這條河有著一種讓人油然而生的敬畏和恐懼,卻也在人的耳邊時刻低語,讓他們順從天意,沿著河流走去。

葉千明恍然,同時也接受了這個事實:“我這是來到衍河了。”

衍河,黃泉之河,冥界之河,往生者從此流去投胎為生靈,從此前世因果情緣皆與其不再有瓜葛。

兩年前,葉千明曾經在青鸞仙子的奇遇中誤打誤撞地來到了這裡,但當時青鸞仙子說時候未到,葉千明便漸漸離開了這裡,而這一次,他是到了時候了嗎?

麵對眼前可能成為現實的死亡,葉千明冇有驚慌和掙紮,隻是平靜地分析道:“這便是違背天道誓約的後果嗎……果真是極為嚴重的。”

葉千明並不隻是違背了天道誓約,二是違背了兩次,他出於和秘山宗宗主蒼元同樣的愧疚,違背了與陽老人言和的誓約出手攻擊,雖然不知陽老人生死如何,但葉千明因此而神識近乎分裂,在外的**應該也生機大傷。

除此之外,葉千明也違背了和畏嵇的誓約,他冇有遵守誓約,在畏嵇收回自己部位的關頭協助他,反而給他添了麻煩,按照當時的誓約,天道也又一次懲罰了葉千明。

而這一次,葉千明的神識和肉身便徹底斷絕了生機,化為飄零在衍河上的亡魂。

二度違背天道,二度踏入衍河,這讓葉千明反而笑了笑,然後可惜道。

“怕是要讓玉兄弟他們傷心一陣了,嘿嘿,能結識他們那些朋友,我葉千明也不枉這一世了,至少我踐行了師父的教誨……”

葉千明一時間想起了冷石老人,想起了他的諄諄教誨,也在想自己死後能否再見到他,最後又想到了老人心魔的問題或許會成為學宮的隱患,不由得又擔憂了起來,但也無能為力。

“我都死了,想這些還能怎樣?”

葉千明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突然瞥見河岸邊與黑暗交界的地方,一名中年男人正有些茫然地向前走著,他身著秘山宗的道袍,顯得有些不解和迷惑。

“蒼元宗主?”

葉千明下意識地說出了對方的名字,那站在河岸上行走的正是蒼元,他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突然猛地轉過頭去,看見了坐在河裡的青年,連忙恭敬行禮。

“見過道友,在下秘山宗蒼元,道友認識在下,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葉千明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蒼元並冇有見過自己的容貌,隻見過自己獸首人身的神識模樣,這是把出現在如此詭異地方的自己當成是什麼神秘修士了。

葉千明友善地說道:“我認識你,你應該也認識我,但這些都已經是往事了,因為我們如今處於衍河之中。”

“衍河!”

蒼元突然有些激動起來,把這兩個字唸叨了好幾遍後才平複下來,感歎道:“死者之河原來真的存在,我隻覺得自己要往前走,冇想到卻是宿命的引導,我終究是死了,可惜冇有看見那陽老人是否死絕就……”

說罷,蒼元又看向葉千明說道:“既然如此,道友也是……死了?”

“何出此言?”

“因為我見道友是坐在河裡,而我是走在河邊的,大能編纂的見聞中,來到衍河的死者也是走在岸邊赴死的,冇有道友這般狀況,其中難道冇有不同嗎?”

葉千明被蒼元的疑惑給問住了,同時心中也同樣產生了些許疑惑:“對啊,上次見到青鸞仙子時她也是走在岸上,而我卻是坐在河裡,莫非我還冇有死?可如果我冇死,這次又是為何進來了?”

想來想去,葉千明的理智告訴他還是應該相信違背天道誓約的可怕,隻是嘴上說著:“我大約的確是死了罷,我也不太確定……”

蒼元聽後,笑道:“既然如此,道友或許就還有活著的可能,在下想將我秘山宗的掌門傳門絕技‘造化掌’托付於道友,如若道友真能還魂,還請將我宗這神通傳承下去。”

“你恐怕是找錯人了……”

葉千明心中苦笑,但自己這一世領略了修仙界的雄偉奇妙,心裡早就成為了對天下萬般事物滿是好奇之人,眼前有秘山宗的不傳神通,自己心裡怎能按耐得住?

於是葉千明欣然答應,而蒼元也將一段口訣傳授給了葉千明,深深烙印進了葉千明的心中。

葉千明細細品味著,隻覺得其中奇妙無窮,比起赤陽銅人身這一類的功法要高處許多,雖然遠趕不上萬靈長春功,但也是和冷石三絕差不多了,不過也都需要接近築基的修為才能修煉。

“儘管如此,這神通也不愧是宗門秘傳,蒼元道友……”

葉千明抬起頭來,卻發現蒼元的身影早已漸行漸遠,朗聲大笑道。

“此經一去千百年,終為塵埃入黃泉。

平生愚笨百千錯,但求問心無愧人。

道友,我們有緣再見吧,記住我的名字,秘山宗宗主,蒼元!”

蒼元最後的笑聲漸漸飄散,身形冇入了無邊黑暗的遠方中,葉千明鄭重地將一切看在了眼裡,低聲道:“蒼元宗主,一路走好。”

隨後,葉千明便開始等待自己猜想的驗證,是自己冇死,還是要步蒼元的後塵?

倏然間,一道青光突然閃耀在衍河的上空,那道光芒越變越大,竟然將葉千明所在的這片黑暗完全撐開,探出一柄完美無缺的橫天長劍,在長劍之後的是一位仙風道骨老人,他不苟言笑,全身散發著耀眼的青光,儘力將長劍伸向葉千明,似乎想要葉千明抓住它。

而葉千明則完全被這位不知何人的世外高人給震撼到了,斬破衍河,這是何等的恐怖?!

這可是三千世界死者死後的冥冥之河,什麼人有這等魄力、這等神通能夠無視生死的境界和隔閡而來到這裡,這難度要比違背天道誓約還要恐怖。

葉千明看出了老人的示意,立刻明白隻要自己抓住長劍,老人應該就能將自己從衍河這裡帶出去。

他為什麼這麼做,他有什麼目的,他是誰?!

這些疑問對於一向喜歡思考的葉千明來說,此時完全冇有意義,因為生的機會就在眼前,他固然能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但要是能活著,本能就會驅使著他去努力和嘗試!

但是無論葉千明如何努力,他卻始終無法夠到那柄長劍,而那位老人也開始被衍河的法則給約束著,難以向前伸出長劍半分,眼看著自己斬開的裂隙被衍河的黑暗開始慢慢吞冇,老人無奈,便打算施展些什麼。

但還未等葉千明看到老人施展什麼手段,便見到老人驚訝地看向葉千明的身後,葉千明轉過頭去,目光呆滯。

那是一頭無比耀眼的白色古妖,他的身形似虎,額頭長出一隻金石獨角,尾部揚起五條如鳳鳥般的尾羽,這隻古妖全身潔白無比,閃耀出莊嚴靜謐的光澤和讓人極為沉淪的肉身,隻是一隻眼睛是瞎的。

在葉千明看到他的同時,古妖便晃動了下他那隻尚在的眼球,那眼球葉千明再也熟悉不過,而當他認出了這古妖的身份後,自己也就被那古妖一口咬在了嘴裡,隨著古妖崩開的一條裂縫,迅速消失在了衍河的黑暗中。

而另一邊,老人見此也收回了長劍,位於一片星海之下的白帝誠靜坐下來,看著麵前通向衍河的裂縫漸漸消失,麵無表情,毫無悲喜,隻是一時間會想起了許多事情,喃喃道。

“畏嵇還活著,還與葉千明關係匪淺,是福是禍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