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絕境求生戰強敵

我有一座靈力銀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 絕境求生戰強敵

作者:貳伍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3:38:49

-

“空間神通?”

及時戴上千麵變化模樣的葉千明聽著這種前世小說中都極為逆天的神通,有些不敢相通道:“晚輩雖然知之甚少,但這種神通恐怕不是金丹修士能輕易掌握的啊吧?”

畏嵇有些驚訝道:“你竟然還知道一些?冇錯,與其說是這些秘山宗修士鑽研出來了空間神通,不如說是他們鑽研出來瞭如何利用本座的頭顱,來用出本座頭顱中蘊含的空間神通奧秘。”

“如果是這樣的話,憑藉金丹修士的悟性和能力也可以辦到,但是缺點就是有關空間的神通離不開本座頭顱的維持,也跳不出本座所掌握的神通內容。”

“憑藉這一神通,秘山宗在這裡麵又創立了一處小天地,一旦大敵當前,危難關頭,也可以藉此抵禦,利用這小天地中的資源另謀打算,隻是經過九百年的時間,這裡麵的資材也被外界的修士奪取了大半。”

畏嵇說道這裡,反倒舒了口氣道:“不過這一點對你來說是好事,這就說明這法陣的門路冇有跳出本座的手段,你就不必擔心秘山宗那些不為人知的麻煩了。”

葉千明聽此,心中也稍微放心了些,說道:“既然如此,前輩可能講解一下這長老殿中有何奧秘?”

畏嵇說道:“按照本座空間神通的手段,這座長老殿本身就是被神通放大數十倍甚至幾十倍後獨立出來的空間,就如同外麵的禾下秘境一般。”

“你如今就像進入禾下秘境時一樣,被傳送到了長老殿的某個角落,和其他築基修士的位置並不相近。”

葉千明皺眉:“既然如此,要如何找到前輩的骸骨,還有那皇室的黃供奉?”

“好說,”畏嵇自信說道,“本座與本座頭顱中的大道感悟有所聯絡,雖然本座的頭顱被當作了法陣的基石,但其中的大道感悟冇有。“”

本座的大道感悟已經化為與靈力一般的存在,可以在法陣中四處遊動,隻要本座找到大道感悟所在,將其收回,自然就能探查到那黃供奉的位置,這長老殿中的許多資材也是唾手可得。”

“既然這樣,那就請前輩帶路吧。”

“自然如此,隻是……”畏嵇感應著那道感悟所在的方向,有些自言自語地說著,“本座用空間神通創造出禾下秘境,目的是為了維持自我,重塑肉身,陣眼是本座三塊遺蛻。“

”可是遺蛻之一的頭顱已經成為了這個空間的基石,既然如此,又是誰在充當陣眼?”

“這個……或許是秘山宗陣法造詣高超,無需陣眼也能運行,或者用了什麼神物作為陣眼?”

“這麼想也想不出個結果,還是邊走邊看吧。”

畏嵇說罷,放開神識感應起自身的那一絲大道感悟,不久便確定了方向,指引著葉千明前往了那裡。

葉千明走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時間,竟然在長老殿內感受完了跋山涉水的感覺,讓葉千明嘖嘖稱奇,終於在經過一天的奔波後,來到了一處山嶺之間。

遠處傳來了一陣陣極為恐怖的波動,法術碰撞所產生的轟鳴和震撼將山嶺的那一邊演變為一副極為熱烈的戰場,讓站在遠處觀望的葉千明心驚不已。

“從那裡傳來了我學宮教師的數道氣息,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勢力築基高手的法術,可是儘管如此,還有另外一股更為強大的氣息在壓製著他們,到底是誰那麼恐怖,這麼多築基修士聯手也不敵?”

畏嵇感應著自身的大道氣息說道:“恐怕就是那個占據了本座大道氣息的人,大道氣息能自己遊走,而且極為逆天,即便是依附到了死人身上也可以生骨肉,造經脈,使其複生,但是會成為大道的傀儡,失去自我意識。”

“這麼棘手?”葉千明有些頭疼,“這麼多築基修士都剋製不下的,我過去又有什麼用?”

“本作已經甦醒了意識,便是古妖遺蛻的主體,咱們隻要隔岸觀火,等到那被憑依之人被削弱到一定程度出手就有把握,否則之後他會不斷強化對法陣的控製,就不是你能應付的了。”

葉千明點了點頭,便施展這鬼九步遮蔽神識,遁走前往戰場中央。

而在戰場中央所在的這片山穀廟宇中,山穀早已冇有了山穀的模樣,廟宇也早就變成了一片斷壁殘垣,十幾名築基修士彼此幫扶,站在一邊,不敢有絲毫大意地盯著眼前的敵人。

眼前的敵人是一名中年人,他身著秘山宗的道袍,留著一撮山羊鬍,精神抖擻,身骨硬朗,一副強人模樣。

隻有他的雙眼早已失去了活人的生機,被兩道燃燒著的極為詭秘的靈火所取代,口中不斷喃喃說道:“擅闖秘山宗長老殿者,殺無赦……”

而另一邊的碧珊國修士們一個個神情嚴肅,他們冇有一個不狼狽至極,每個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受了一些傷,甚至還有兩位築基修士已經奄奄一息,橫躺在秘山宗修士的腳下,動彈不得。

“道友救命……”

眾人聽著兩人絕望的求救,卻難有作為,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兩人被那秘山宗修士一掌拍死,斷絕了生息。

“這怪物太可怕了,不僅修為高達金丹,而且還能抑製我等傷勢的恢複,不是我們所能敵,還是快些離開的好!”

築基修士當中,一位身形發福的皇室修士抱著斷臂說道。

隋家一位長老也點頭答應道:“黃供奉說得對,我們已經損失了兩位道友,不能再白白送死了。”

眾修士聽見兩人的話,神情有所猶豫,但心中也開始萌生退意。

但是就在這時,麵色蒼白的夜蘭仙子哼道:“跑能跑到那裡去?我們就是被這怪物追著來到一起的,禾下秘境不關閉,我們連這長老殿也逃不出去,就憑這怪物的遁速,誰能跑得過他,到頭來就是待宰的羔羊!”

古言握著長劍的手血流不止,但依然麵不改色地說道:“與其逃命等死,不如拚死一戰。”

極為築基修士一聽,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黃供奉看到場麵有些變動,於是嘲諷夜蘭和古言說道:“兩位在那怪物手下過不了三招便已經如此狼狽,卻還在這道貌岸然地呼籲大家抵抗,難不成是要大家送死,來成就學宮的名聲嗎?!”

夜蘭也回敬道:“那你這個死胖子倒是說怎麼跑啊,看你們這麼熱情的樣子,是要自己留下來斷後還是想騙我們給你們斷後啊?”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道友心胸實在是狹窄了,學宮怎麼會有你這麼無理取鬨的女修?”

“你再說一遍!……”

“彆吵啦!”

在修士當中資曆最老的柳雲呼喊道,勉強讓雙方爭吵停了下來:“憑我們這些人的修為跑是肯定跑不過那怪物的,隻會被逐個擊破,自斷其臂,唯有打上一打還有希望。”

黃供奉冷哼道:“那學宮也彆想讓皇室給你們白白出血!”

柳雲皺著眉頭,看向夜蘭和古言說道:“學宮作為碧珊第一宗門,在這種時候必須以身作則,否則這麼多勢力各懷鬼胎,最後隻會被那怪物逐個擊破。”

夜蘭想說些什麼,但古言率先點了點頭,對她說道:“柳前輩經驗豐富,說的也是實話,咱們必須先做表率。”

夜蘭見此,也不做爭論,隻是向皇室一方說道:“那好,我們就先上,讓那怪物露個破綻,你們之後就必須出手,彆想耍什麼小心思!”

黃供奉冷笑道:“放心吧,生死關頭老夫還是分得清輕重緩急的。”

於是夜蘭古言和柳雲上前一步,麵前的秘山宗修士見到上前的三人,嘶啞的喉嚨發出極具壓迫力的聲音。

“擅闖長老殿,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