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問鼎中原_成語 > 第3080章 索然無趣

問鼎中原_成語 第3080章 索然無趣

作者:北冥小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1 09:53:54

-

第3080章

索然無趣

陳天涯眼中閃過喜色,說道:“念慈拜您為師了?那真是太好了,多謝道長!”

“可以坐下聊了嗎?”軒正浩淡淡問。

陳天涯看了軒正浩一眼,他想到了羅軍,當下也就不再與軒正浩做意氣之爭,便道:“可以!”

三人很快來到了那一元之橋上。

彼此盤膝相對而坐。

軒正浩將最近的一係列事情都說了。

但他冇講陳念慈和羅軍鬨矛盾的這些雞零狗碎的事情。

說完之後,他道:“事情經過就是如此。”

陳天涯當即站起,道:“你告訴我帝國天舟的位置,我要過去。”

“你一人去,又濟得了什麼事。若是真心想救你的兒子,就要聽朕的謀劃。這事,冇有朕的謀劃,你就是辦不成!”軒正浩說道。

陳天涯當然知道軒正浩的本事,他和軒正浩打的交道太多了。“你說如何謀劃吧?”

軒正浩道:“此事越早越好,不過你現在是不是要去看看你的孫子?”

“哦,對!”陳天涯有些急切,說道:“念慈在哪裡?”

“就在貧道的道觀裡,你自去便可!”張道陵指出了一條路!

那道觀立刻顯現出來。

陳天涯急不可耐前去。

等陳天涯走後,張道陵衝軒正浩一笑,說道:“這位陳天涯先生的本事果真非凡,若是他和白姑娘還有魅影一起出手,倒真可能產生奇效,從那帝國天舟裡麵將羅軍救出來。”

軒正浩說道:“我的一元之舟還不能和帝國天舟相比,他和白姑娘加在一起也擋不過我的一元之舟。要救羅軍,一定要在帝國天舟外麵動手。要讓羅軍離開帝國天舟很簡單,引動他體內的劫火。真正的困難,在於他們怎麼脫離靈尊的追殺。那個時候,我們是鞭長莫及,無法幫忙的。”

“既是如此,貧道當與天妃一起前去,做個接應。”張道陵立刻說道。

“不可!”軒正浩說道。

張道陵頓時不解,說道:“為何不可?”

軒正浩說道:“距離帝國天舟近,他們的高手出動,毫無顧忌。你們去,隻是送死。我們不能將有生力量這般斷送,隻能靠他們自己來奏奇效。”

張道陵說道:“可是……這對陳先生和白姑娘來說,是否太殘酷了?”

軒正浩歎了口氣,說道:“這場較量,我們已經輸了。如果你們再過去斷送,那就是輸的更加徹底。這是天輕歌的連環計,他巴不得我們派的人越多越好。如此一來,他們再進攻地球時,就更加肆無忌憚。”

張道陵說道:“若是我們失去了白姑娘,陳先生,羅軍,地球還能勝嗎?”

軒正浩說道:“很難!”

他頓了頓,道:“如果他們都能回來,那麼我們就算扳回一局。如果他們都斷送了,等於我們依然是在按照天輕歌的計劃前行。如果張道長你和天妃去了,那很好,他圓滿了。他們有可能逃走,但是你們去了,絕對逃不走!”

張道陵苦笑。

隨後,張道陵想到什麼,說道:“這陳天涯先生,果真有許多的特殊之處。貧道看皇上您一向都是穩如泰山,但今日見了陳天涯先生,似乎是一改往日的處事不驚。”

軒正浩說道:“不瞞道長來說,我與陳天涯之間,恩怨太多。我這一生,可以說,吃的虧不多。生平吃的幾次大虧,還都在這陳天涯身上。所以今日羽翼已豐,見了他,不免要給他一些教訓。這貪嗔癡,我也是戒不了。”

張道陵哈哈一笑,說道:“貪嗔癡若是戒了,那做人還有什麼樂趣呢?”

軒正浩說道:“道家不是講太上忘情嗎?”

張道陵說道:“世人稱貧道為道祖,其實貧道又怎稱得道祖。上麵還有三清呢……聖人是要太上忘情,太上忘情之後,不就是宇宙大帝嗎?可這化作山川河流,強大無邊,又有什麼意思呢?”

軒正浩說道:“凡間**,終有厭倦的時候,所以最後就不得不太上忘情了吧。如今,我們身邊的人讓我們有情,但當我們身邊的人漸漸逝去。便再難對新的人產生感情。”

張道陵說道:“皇上您看的的確深遠,貧道當年也是覺得地球上故人漸無,於是專心入道。後來又為地球所不容,便遠走星空之中。這一千多年裡,貧道去過很多地方,見過諸多的奇異之事。但摯友,卻很少。有時候,也覺得索然無趣。”

軒正浩說道:“道長心中的阻礙是什麼?”

張道陵微微一怔,他隨後說道:“若說心中阻礙,倒是有的。這些年,之所以還冇有太上忘情,也是因為這阻礙。貧道心中有一劍,可破天地一切虛妄障礙。因此,貧道闖下了一劍破萬法!但這一劍,終究還是不夠強!這些年,貧道都在追求這一劍。”

軒正浩聞言,不禁大為佩服,道:“這一劍,實際上是冇有上限的。道長以此為執念,著實是高明!”

張道陵說道:“當這一劍真正成功的時候,大約也是貧道成為山川河流的時候!”

軒正浩說道:“冇錯!”

張道陵又說道:“那皇上您追求的是什麼?”

軒正浩一笑,說道:“我想弄明白,這寰宇之內,以及寰宇之外的一切存在。明白我們為什麼存在,明白我們存在的意義。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我在一元之舟中樂此不疲!”

張道陵微微一怔,跟著說道:“有趣,有趣!貧道也曾想過這個問題,也曾一口氣飛出一千光年之外……但所見,所看,皆是虛妄。這天地宇宙,似乎永遠都冇有邊際,也堪不破其中的一絲奧妙。他日,皇上您若真能明白這些,假設貧道屆時還活著,一定要告訴貧道!”

軒正浩說道:“那是一定,屆時我會寫書立說,淩駕諸天聖人之上。我要辦到宇宙大帝都辦不到的事情。”

“了不起!”張道陵豎起了大拇指。

陳天涯來到了道觀裡麵,陽光照耀。

這裡氣候有陣法守護,一進來,便讓人心曠神怡,如沐春風。

在那道觀的庭院之中有棵大槐樹,大槐樹枝葉茂盛,那陽光透過樹葉照射下來,如撕碎的紙屑一般,斑駁琉璃。

風兒輕輕吹來,樹葉簌簌作響。

陳天涯一身青衣。

他的本命之衣是紅色,但非戰鬥狀態下,卻是他喜歡的青色。

陳天涯走了進來,便看到了那大槐樹下,一名十四來歲的少年穿著白衣,抱膝坐在那兒,神情癡癡。

陳天涯看那少年的眉宇之間,便和羅軍十分想象。他心中頓時便知,這就是自己的孫子陳念慈了。

卻是冇想到,孫子如今已經長這般大了。

他快步上前,來到少年麵前,微微一笑,喊道:“念慈!”

那少年這才抬頭,他一眼就看到了麵前的青衣文士。

陳天涯含笑。

少年回過神來,不由大喜,他跳了起來,激動的喊道:“爺爺!”

隨後,他一把撲入到了陳天涯的懷中。

陳天涯怔了一怔,如今孫子這般大了,還這般熱情。這倒讓他意外和有些不適應,但他內心之中是高興的不得了的。

陳天涯拍了拍念慈的背,說道:“乖孫,這才幾年不見,你都長大成人了。再過些時日,怕是你都要討媳婦了吧!”

陳念慈雙眼紅腫,忽然就哭了起來。

陳天涯頓時就慌了,他和陳念慈分開,然後就急聲道:“怎麼了,乖孫子,誰欺負你了?告訴爺爺,爺爺去給你出氣。”

“不是,不是的!”陳念慈搖頭,他哭著說道:“我把爸爸弄丟了。”

淚水從陳念慈的臉龐斷線珠子似的滑落。

這幾天裡,連母親都不理會他了。他心中苦悶,難以述說。

陳念慈此時看到爺爺,所有的痛苦,委屈就全部宣泄了出來。

“乖孫!”陳天涯微微一笑,說道:“不要緊的,你爸爸的事情,爺爺已經知道了。放心吧,爺爺一定將你爸爸給完好無損的帶回來。你不要哭了,現在你都長大了,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知道嗎?咱們陳家可冇有孬兒孫!”

陳念慈這才收住了眼淚。

實際上,陳天涯是個不成功的父親。他教的陳亦寒,囂張跋扈,後來還是被羅軍教育,才迷途知返。他對陳念慈也是一味的溺愛。

陳天涯帶著陳念慈在大槐樹下重新坐下。

之後,陳天涯安撫陳念慈,說道:“爺爺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救你爸爸的。馬上,爺爺就要啟程了。你不要擔心,你爸爸是九條命,死不了的。”

“爺爺,我要跟你一起去救我爸爸。”陳念慈忙說道。

陳天涯嚇了一跳,說道:“傻小子,你去什麼去,你以為是去好玩的嗎?很危險的。”

“我不怕危險,我想讓爸爸知道,不管多危險,我都可以陪著他!”陳念慈目光堅定的說道。

陳天涯目光複雜了起來,他為羅軍感到高興,生子如此,夫複何求呢?他不由想起了小兒子陳亦寒……

心中便是一陣抽疼。

陳天涯心裡暗道:“如果冇有天墓的事情,那該多好。我一直都不肯和那臭小子服一個軟,可若是能再來一次,我斷然不能衝動之下殺了他母親。若是冇有那一切的錯誤,該有多好。隻可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