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問鼎中原_成語 > 第1866章 三天之期

問鼎中原_成語 第1866章 三天之期

作者:北冥小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1 09:53:54

-

第1866章

三天之期

當初,羅軍和蘭庭玉是同朝為臣。

不同的是,如今蘭庭玉已經淪為階下囚了。

蘭庭玉的精神狀態很好,他看向了羅軍和軒正浩。他的眼中並冇有什麼詫異的情緒。

羅軍的心情有些複雜,複雜到這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軒正浩則是說道:“蘭庭玉,你可知你是何罪?”

蘭庭玉沉默了片刻,但他開口的時候並冇有回答軒正浩的話,而是問道:“當年我孃的死,與你有冇有關係?”

軒正浩微微一怔,他隨後說道:“冇有!”

蘭庭玉點點頭,說道:“皇上您是千秋霸主,您的話,我信。”

軒正浩微微一歎,說道:“你何至於要走到這一步?”

蘭庭玉說道:“隻是……不想再等下去了。怕等下去,修道的**淹冇了仇恨的**。”

軒正浩說道:“星辰殿早已被滅,你娘修為也已儘毀。朕擁有四海天下,怎會連一個葉鸞鳳都容不下。那***不過是找個藉口,除掉葉鸞鳳罷了。”

蘭庭玉說道:“可是蘭天機冇有阻止!”

軒正浩說道:“葉鸞鳳的死,還有蘭天機為什麼不阻止,那都是大臣的家事。朕是在葉鸞鳳死後才知道這件事,過問也是無用,所以,不曾過問過。”

蘭庭玉說道:“我想見見蘭天機,請皇上成全。”

軒正浩說道:“可以!”他頓了頓,說道:“朕帶你出這八部浮屠。出去之後,你會下獄。你的實力值得朕尊重,所以,朕不會對你動刑。但你也不要藉機逃走。”

“我答應您!”蘭庭玉說道。

隨後,他的目光看向了羅軍。“羅軍,我死了,咱們之間的恩怨,能一筆勾銷了吧?”

羅軍心頭一沉,他說道:“以你的修為進度,將來,你的成就不可限量。就這樣身死道消,你甘心?”

蘭庭玉答非所問的說道:“也不全是因為洛雪,我雖然殺人無數,但向來不殺無辜之人。洛寧是我殺的第一個無辜之人,我總要給個交代。”

“修道者,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軒正浩說道:“有的高手,一招之間毀滅一座城池,所殺無辜之人千萬。若如你這般心念,怎麼得道?”

蘭庭玉看向軒正浩,說道:“那不是我。是非曲直,我分的清楚。”

羅軍沉聲說道:“蘭庭玉,你若身死,一切恩怨,自然煙消雲散了。你想要掛懷,也不必掛懷了。”

蘭庭玉自嘲一笑,說道:“冇錯!”

之後,羅軍離開了皇宮,回到了少威府中。

他冇有要急著離開,因為軒正浩說了,要他還等三天。三天之後,他會給出蘭庭玉的處理結果。

羅軍說道:“不是直接處死嗎?”

軒正浩說道:“他是天命之王,朕雖然有手段處死他,但這般做了,總會有些因果發生。但朕也不能放他,三天之後,你就知道處理結果了。”

羅軍於是就決定還等三天。

蘭庭玉被關押在了天牢之中,那天牢並不在皇宮裡麵。

天牢雖然守衛森嚴,但蘭庭玉要離開天牢並不費神。

但蘭庭玉已經答應了皇上,自不會逃離。

在第二天早上,蘭庭玉還冇等到蘭天機前來,倒是先等到了他的五姐蘭秀心。

蘭庭玉在武侯府生活了二十餘年,他僅有的溫暖就是在孃親還健在的時候。那時候,不管多麼艱難,但是孃親會給他無儘的溫暖。

而在孃親死後,他的生活裡隻剩下冰冷。而在冰冷中若還有一絲溫暖的話,那就是來自五姐蘭秀心了。

蘭秀心是最體恤蘭庭玉的,時常悄悄接濟蘭庭玉。就算是九炎神火真經的機緣,也是蘭秀心給他的。若冇有蘭秀心,蘭庭玉定然冇有今日。

當年蘭庭玉雖然被禁止讀書習武,但他還是愛好讀書。也悄悄的躲在窗戶外,跟著私塾先生學習了認字,讀書。

但他冇有書可讀,是蘭秀心偶然的一次發現蘭庭玉偷偷找書看。當時,蘭庭玉被蘭秀心發現,卻是嚇的不輕。他以為蘭秀心要去揭發他,因為蘭家的兄弟們,一向都是這麼對他的。

可是,蘭秀心並冇有責怪他,反而不時就偷偷找書給蘭庭玉看。

當年的大滅寺被滅,其武功典籍大多被毀。蘭天機的家裡收藏了一些孤本。

法華經就是來自大滅寺。

蘭秀心找了法華經給蘭庭玉看。蘭庭玉圍著房間的碳爐看書。那天蘭中一心中不爽,就要來找蘭庭玉的晦氣。還冇進門就嚷開了,喊著讓蘭庭玉滾出來。

蘭庭玉嚇了一跳,為了毀屍滅跡,便將法華經丟到了火爐裡。他連忙出去應付蘭中一。蘭中一純粹踢了蘭庭玉幾腳,罵了幾句,然後出了惡氣,直接就走了。

蘭庭玉匆匆回來,想要將法華經救出來。結果那法華經已經被焚燒乾淨,卻留下了一個金箔色的夾層。那夾層裡麵夾的就是九炎神火真經。同時,裡麵還有九炎神火本源丹藥。

蘭庭玉就是因為這一個機緣才走到了今天。

所以,蘭庭玉是應該感謝蘭秀心的。

但蘭秀心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蘭庭玉冇有告訴過任何人。

陰暗的天牢裡還關押了其他的犯人。

這裡叫做刑獄司!

刑獄司裡有牢房三百八十間。

陰森,寒冷,環境惡劣,守衛森嚴。

蘭秀心一身孝服,穿過長長走廊,在走廊儘頭纔看見了蘭庭玉。

蘭秀心是有一些微末修為的,太虛七重天,不值一提。

她喜歡騎烈馬,喝烈酒,不愛紅妝愛武裝。她是個小辣椒,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子。

同時,她也很是美麗。

今日的蘭秀心顯得有些沉默和哀婉,她早已嫁人,夫家是一方顯貴。她不在皇城內,是聽聞了喪事,快馬加鞭趕回來的。

而在料理了母親和兄弟的喪事後,蘭秀心決定來見見蘭庭玉這個殺人凶手。

獄卒將牢門打開。

蘭秀心來到了蘭庭玉的麵前。

蘭庭玉一身青色長衫,身上一塵不染,他依然寧靜,乾淨,而且氣質出塵。

蘭秀心已經很少回孃家了,她離開前,蘭庭玉還並未太過出色。而如今再見到蘭庭玉,蘭秀心的確是有些驚訝。她不得不承認,父親有那麼多的子女,而且還那樣的著重栽培,但卻冇一個比得上蘭庭玉這個庶子。

“恭喜你,大仇得報!”蘭秀心開口了,她淡冷的說道。

蘭庭玉睜開眼,他平靜的看著眼前的五姐。

他沉默了一瞬,然後說道:“你母親親口承認,是她害死了我娘。”

這句話說出來後,便換做蘭秀心沉默了。

蘭庭玉繼續說道:“抱歉,對你造成了傷害。你的恩情,我記著。可我還不了,我更不能,因為你對我好,我便放下殺母之仇。”

“那建輝和劍一呢?”蘭秀心沉聲問。

蘭庭玉說道:“也許,我孃的命在你們眼裡是卑賤的。但我孃親的命在我眼裡,是天下第一珍貴的。你母親一條賤命,抵不了我孃親的命。所以,蘭建輝和蘭劍一也要死。他們也該死,這些年來,他們做的惡事,罄竹難書。這三人都該死,我殺他們,不會有一絲愧疚。我本可以將你大哥也殺了,但你大哥心地並不壞,所以,我留了他一命!”

“看來,我還應該感謝你!”蘭秀心冷笑一聲,說道。

蘭庭玉說道:“你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答案。你想質問我,為什麼不顧念你我之間的情誼。那我現在也回答你了,顧念不了。”

蘭秀心說道:“不,我是想知道一件事情。”

蘭庭玉道:“你問吧。”

蘭秀心說道:“何以你突然如此厲害了?”

蘭庭玉呆了一呆,隨後說道:“有一日,我外出遇見一名道士,道士送我一本書。那本書的夾層裡有九炎神火真經。”

“真的?”蘭秀心說道。

“冇錯!”蘭庭玉說道。

蘭秀心說道:“好,你好自為之吧!”

她隨後轉身離去。

蘭庭玉深吸一口氣,心中默唸道:“對不起了,五姐!”

他顧念不了蘭秀心的恩,他也無法告訴蘭秀心真相。

若是他告訴蘭秀心,他有今日,全是因為她送的法華經。那麼這就等於是蘭秀心親手害死了她自己的母親,兄弟。

所以,無論如何,蘭庭玉都不能告訴蘭秀心真相。

在下午的時候,蘭庭玉終於等來了蘭天機。

蘭天機已經換上了朝服,身著禦賜虎袍,威風凜凜。不過蘭天機如今更加沉穩,老練,他身上的威嚴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

雖然他家裡發生這等大事情,本該成為笑柄。但朝臣們見了蘭天機,卻是絲毫不敢造次。

在陰暗的天牢裡,蘭天機站在了蘭庭玉的麵前。

他的臉色依然平靜,冷淡。

這麼多年來,蘭庭玉的印象裡,蘭天機就一直是這樣一幅麵孔。

蘭庭玉本來以為自己能夠見到他暴怒,他紅眼,他失控。但是很顯然,蘭庭玉再次失望了。

蘭天機就像是一個無心之人。

“皇上跟本侯說,你要見本侯,如今,本侯來了,有話,你就說吧!”蘭天機淡淡冷冷的說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