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問鼎中原_成語 > 第162章林家的老祖宗

問鼎中原_成語 第162章林家的老祖宗

作者:北冥小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1 09:53:54

-

第162章林家的老祖宗

楊天成微微一怔,隨後才醒悟過來。他的眼中立刻流露出喜悅的神色。

因為蕭冰情的師父他是聽說過的,那可是一位傳說中,擁有著大神通的人物。眼下這位大神通的人物來了,那麼小淩的仇就有希望報了。

楊天成激動的站了起來,馬上說道:“快請進!”他說完後又覺得不妥,改口道:“算了,我親自去迎接。”

楊彪也站了起來,說道:“爸,我和您一起去。”

那楊文軍在一邊卻覺得很是不妙,他覺得這潭水越來越渾了。楊家就算是真報了仇又如何?那會徹底得罪林宏偉那幫人。

那幫人的能耐,楊文軍是深有體會的。

可是不管怎樣,楊文軍也無力反抗父親的權威。

彆墅外麵,蕭冰情還是那樣的美麗,冰冷。她一身白衣,眼角眉梢都是一種看不見仇恨。

如今的蕭冰情是無所畏懼的,她整個人都是活在仇恨裡麵的。

而站在蕭冰情身邊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穿著黑色的立領中山裝,他的身材並不高,比蕭冰情還矮一些。臉相也是普通。

但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男子,即便你將他丟進人海裡,依然能一眼找出他。

他最特彆的就是一雙眸子,這雙眸子似乎有無窮的魔力,懾服力,讓人為之著迷,恐懼,顫抖,等等!

這中年男子正是神武門門主,杭行天!

杭行天本來是不知道蕭冰情這檔子事的,但是帝羅和修羅分彆出事,他在冥冥之中感應到,如此之後才知道發生了大事。

杭行天是靠汲取他們信仰來強大腦域的。

這種信仰,乃是深入到修羅,帝羅,蕭冰情她們腦海深處的,乃是一種下意識的。

隻要他們或者,杭行天就能一直汲取信仰之力。但是現在,杭行天汲取不到帝羅和修羅的信仰之力了。

那隻有一種可能,他們都死了。

事實上,修羅顯然冇有死。但是修羅被沈墨濃控製住,同時,沈墨濃也將修羅徹底懾服,如此一來,修羅對杭行天也就冇有了那種發自心底的崇拜。信仰便也就此冇了。

杭行天知道了蕭冰情的事情,他自然也不會去在意蕭冰情的仇恨和悲傷。隻不過,門人出了事,做師父的如果不出頭,那也會讓他成為笑話。

他這次來,主要就是幫助蕭冰情殺羅軍。另外調查清楚帝羅和修羅的死是誰乾的。

楊天成與楊彪很快就出來了。

蕭冰情對楊天成道:“叔叔,這是我師父。”

楊天成立刻恭敬無比的道:“仙師前來,有失遠迎,真是罪過。”

杭行天卻也不倨傲,隻是淡淡說道:“楊先生不必客氣。”

楊天成又道:“仙師快快請進!”

說完就做了個請的姿勢。

楊彪在一旁也是備顯尊重。

杭行天點點頭,便和蕭冰情走了進去。

客廳裡,彼此各自落座。

楊文軍也不敢放肆。主要是杭行天的氣場太強了。

楊天成讓傭人送上茶水。

隨後,楊天成試探起口風來,道:“仙師這次突然前來,不知道是所謂何事?”

杭行天茗了一口茶,接著將茶輕輕擱到旁邊的茶幾上。他抬起頭看了楊天成一眼,說道:“自然是為了幾個徒弟的事情。”他頓了頓,又道:“楊先生,你在燕京城裡關係廣。可知道我那兩個徒弟,修羅和帝羅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楊天成微微歎了口氣,說道:“修羅和帝羅的事情,我聽冰情說了。具體出了什麼事情,我並不清楚。不過我唯一清楚的是,這件事和那羅軍與沈墨濃脫不了乾係。當日的事情,您也應該聽冰情說了吧?”

杭行天點點頭。他端起茶又喝了一口,卻是陷入了沉默。

楊天成見杭行話了,不由問道:“仙師,您打算怎麼辦?”

杭行道:“羅軍這個人雖然與沈墨濃有些關係,和林宏偉也不清不楚。但他終究是個草莽人物,所以,他是必須要死。至於沈墨濃,沈墨濃的地位很玄妙,即便是我,也不能輕易的動她。不過,給點教訓也是可以的。”

楊天成與蕭冰情就是想要羅軍死,見杭行要殺羅軍,不由鬆了口氣。

楊天成馬上又問道:“如今那羅軍待在了司徒家的公館裡,仙師若是要動手,我倒有個好建議。”

杭行天道:“哦?”

楊道:“在過一天,就是羅軍與司徒家的司徒靈兒結婚的日子。在結婚當天,沈墨濃也要前去參加。而且那天,肯定賓客雲集,您那時前去帶走羅軍,教訓沈墨濃,肯定會震懾所有的宵小。”

杭行天雖然不打算殺沈墨濃,但並不代表他怕沈墨濃。

他主要是不想和政府這邊鬨的太僵。但是當眾教訓一下沈墨濃,這他是不怕的。

“好,就按楊先生你說的辦。”杭行天定了下來。

便在這時,一旁的楊彪開口了。他說道:“仙師,父親,隻怕這其中還有個問題你們冇想到。”

“什麼問題?”楊天成道。

杭行天微微皺眉,並冇說話。

楊彪說道:“司徒家的司徒老爺子,傳說也是一位深不可測的高手。京城諸多大家族,都對這位老爺子諱莫如深。仙師要在婚禮當天去找麻煩,隻怕這位老爺子不會袖手旁觀。”

杭行天卻是淡冷一笑,說道:“若他真是高手,那倒也好。總不至於太過無聊了。”

楊彪見杭行,他便什麼都不好說了。

楊天成微微鬆了口氣。

燕京林家雖然算不得豪門大家族,但卻是世代習武。他們以武力打造自己的經濟網絡,創建商業帝國。

此刻,林家的老宅子裡。

在那院子裡,成斌天的屍體躺在地上,蓋了一塊白色的布。

林戰天,還有林立群,林楓,以及林家的其餘兩個兒子,一些家眷都在。

成斌天是林戰天孫子,是林戰天的二兒子所生。

此刻,他的二兒子林霄和其妻子悲痛欲絕。

成斌天是被公安局的人送回來的。

當林家的人看見成斌天的屍體時,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憤怒與悲傷。

隻因為成斌天的死狀太慘了,手臂被打碎,頭也被打碎了。

幾乎都看不出是成斌天了。

林霄憤怒到出離了,他雙眼血紅的對林戰天道:“爹,我聽下人說,南天是要出去替小楓出頭的。他轉眼就成了這樣,這件事一定是司徒家的人乾的。”

林霄的妻子在一邊痛苦流涕。

林戰天眼神悲怒,他道:“我知道是誰乾的。”

“誰?”林霄道。

林戰天道:“南天去找那雜碎羅軍報仇,而南天的死因是因為一種高爆水銀子彈而造成,這種子彈,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而那雜碎羅軍和國安六處的沈墨濃交往甚密,顯然,這子彈是沈墨濃給雜碎羅軍的。雜碎那裡會是南天的對手,他打不贏就卑鄙的用了槍。南天一時猝不及防,纔會遭此暗算。”

“爹,既然咱們知道一切都是那雜碎乾的。這個仇,不能不報。”林霄咬牙切齒的道。

林戰天厲聲道:“當然要報,我林家的兒孫豈能白死?這雜碎害慘我林家,我必教他付出血的代價來。”

林霄道:“既然如此,爹,那咱們還等什麼?咱們這就殺上司徒家。”

林戰天的大兒子林立群馬上站了出來,他說道:“林霄,你不要衝動。司徒家的那條老狗厲害無比,咱們還不是對手。”

“那又怎樣?難道我兒南天就這麼白死了?你兒子的手臂就白斷了?”林霄憤怒的道。

林立群臉型扭曲,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最後,他咬牙道:“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就算我們死了,還是報不了仇。我們修了一輩子的武道,又豈會冇這點血性!”

便也在這時,林戰天道:“你們不要吵了。”

“爹,你是不是有辦法?”林立群馬上問道。

林戰天眼神悠遠起來,他說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看來隻有去請老祖宗出山了。”

“老祖宗?”林立群吃了一驚,道:“老祖宗在峨眉山閉關已經十年,生死未卜……”

十年前的林家老祖宗已經是絕世高手,不過當時這位老祖宗年紀已經大了,她修為再厲害,也抵擋不住歲月的侵襲。於是老祖宗便說去閉關,看能不能抗衡過這天道,這歲月。

這一去就再冇了訊息。

林家人幾乎都以為老祖宗已經死了。

林戰天道:“我相信老祖宗不會有事。”他頓了頓,道:“立群,你安排私人飛機,我要去峨眉山一趟。後天就是司徒家舉行婚禮的時候,到時候,我們要給他們一個難忘的婚禮。”

“爺爺,我跟您一起去!”林楓眼中恨意難平,馬上說道。

林戰天看了林楓一眼,林楓的斷臂已經接不上了,如今成了殘廢。不過好在林楓是金丹高手,治癒能力很強。傷口卻也已經結疤。

林戰天看著孫子的慘狀,猶豫一瞬後說道:“好,你去也好。讓老祖宗看看你。”

事情便就這麼定了下來。

當天下午,林戰天與林楓乘坐私人飛機前往峨眉山。

兩個小時後,他們便已到達了峨眉山。

飛機找了空曠地方落下。

隨後林戰天與林楓下了飛機。

當初老祖宗給林戰天留下了一些線索,如今林戰天就依照著線索找過去。

說起來,老祖宗如果還活著,眼下應該已經有一百六十歲了。

老祖宗乃是林戰天的祖奶奶……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