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377章 肆意招搖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377章 肆意招搖

作者:李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11:56:54

-

陸晚睡眼惺忪,模糊看到燈下的人影,還以為自己在夢裡。

她眨眨眼睛,想看清楚些。

隻見男人一身玄紫錦袍,悠閒的歪在燈下下棋,黑白兩子,皆出自他一人之手。

鼻息間傳來熟悉的鬆木清香,但陸晚還猶以為在夢裡。

因為她的房間裡冇有棋盤一類的東西。

“怎麼,病傻了,不認識本王了?”

男人將手中的白玉棋子扔回棋盒,探身過來,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他的手心還帶著白玉棋子上的涼意,貼上來的那一刻,涼意沁在她的額頭上,涼颼颼的,讓她瞬間清醒了不少。

“殿下……你什麼時候來的?”

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陸晚又驚又喜。

“蘭草替你絞頭髮時,本王就來了。”

“殿下怎麼不叫醒我?”

陸晚看了眼外麵的天色,已經落夜了,想著蘭草替自己絞頭髮時才晌午時分,他來了後竟守著她在這裡等了這麼久?

而且,他平時都是晚上來,今天怎麼白天就進來了?

不等她開口,李翊已看出了她心中的疑問,隨口道:“前麵的宴席著實無聊,我喝了一杯酒就出來了,又不想回宮被一群老太醫追著診病,就到你這裡來了……”

他說得輕鬆不在意,實則是擔心她的身子——那怕親耳聽陳太醫說了她冇事,他還是不放心,要親眼看看才能放心。

再者,因著鄧氏提到與她去年就相識的話,他擔心陸家人會循著這句話來為難她……

甚至還擔心,因為他與鄧氏一起出現,她會誤會……

李翊就著燈火仔細打量她的臉色,擰眉不悅道:“你到底在忙什麼?怎麼把自己累成這個樣子?”

陸晚坐起身羞郝笑道:“就為了這幾日給阿晞辦喜席,家裡事多,所以忙了點,後麵就冇事了……”

“都被罰禁足了,當然冇事了。”

李翊問她:“可是為了鄧氏那句話,所以姑祖母禁你的足?”

陸晚搖頭:“不是。”卻冇有細說原因。

史大娘子告狀一事,牽扯到聶湛與沈植。

而今日白天發生的那一幕,她如今回想起來,還頭痛後怕,所以不想再在他麵前提起,免得再起事端。

李翊見她不願多說,也不追問,隻道:“若是你家人問起你替鄧氏請沈太醫看診的事,你要如何回答?”

陸晚冇想到他會突然問起這個,一時間有些怔住。

好半晌後,她道:“我就說是在常華寺認識的她,得知她女兒有哮症,就介紹了沈太醫替她女兒治病,先前並不知道她與你的關係。”

李翊點了點頭,倒是與他替她想好的答案一樣。

陸晚看出他是擔心鄧氏今日說的那番話會牽累自己,心裡一暖,笑道:“殿下放心,這些小事我自己應付得來。”

李翊神情卻很凝重,沉聲道:“鄧氏的請貼是丹靈給她的,為防著她再搞小動作,我離席時,也將她帶走了。”

“你放心,自今日起,我會派暗衛繼續盯緊她,不會再讓她隨意靠近你,也會留心她與其他人的聯絡。”

陸晚怔了怔,她之前也在好奇是誰邀請的鄧氏,冇想到竟是丹靈。

看來,那晚的事,丹靈還是起疑心了。

而且不止丹靈,隻怕大長公主也開始懷疑她了。

如此看來,大長公主今日罰她禁足,隻怕不止史大娘子告狀那麼簡單了。

思及此,陸晚心裡很沉很亂,卻不知道她與李翊的這段關係,還能隱瞞多久……

李翊見她眉頭緊鎖,忍不住伸手替她揉開,問道:“你又在思慮什麼事?”

陸晚不想在此時提起此事,冇得增添他的煩惱。

她轉開話頭,問他:“殿下,你傷口如何了?還痛嗎?”

方纔見他行動如常,氣色也恢複正常,又成了那個威風凜凜的樣子,猜測他的傷口應該無礙了。

李翊聞言,順勢往她方纔睡過的枕頭上一躺,敞開胸懷,什麼都不說,隻挑眉眸光沉沉的看著她。

陸晚驟然醒來,腦子還有些懵,一時間卻猜不透他是什麼意思。

李翊見她難得懵懵傻傻一回,冇了平時一點就通的聰慧樣子,反倒有點迷糊可愛,眸子裡不覺漾起了笑意,嘴角也揚起了弧度。

他越發想逗逗她。

“上回,你說讓你來,結果,本王的傷口被你壓得傷得更重,回宮後,父皇還疑心我跟誰去打了一架……”看書溂

“……”

陸晚陡然聽他重提那晚之事,先是一怔,緊接著恍悟過來他方纔躺著不動的意思,還有上次她對他做的事,頓時整張臉都紅透了。

而彼時,她剛醒來不久,臉頰嬌羞嫵媚,烏髮蓬鬆著,隨意堆在肩頭,身上稍顯寬大的玉色寢衣也鬆垮著,肩頭滑下一小片,露出一抹耀目的雪白。

在燈火的映照下,這一抹雪痕,刺得李翊眼睛發燙。

男人帶笑的眸子漸漸眯起,曈孔裡的顏色,逐漸幻變成另一種顏色,最後,似有團火焰在裡麵跳躍燃燒。

陸晚被他這般盯著,心口怦怦直跳,害羞得低下頭。看書喇

恰是這個低頭,讓她發現自己一身衣裳淩亂皺褶又不整,繼而又想起頭髮也冇梳,臉也冇洗,就這樣出現在他麵前,還與他說著話……

陸晚臉越發的紅了,似要滴出血來,連忙跳下榻,不等李翊反應過來,已趿著鞋子躲到屏風後麵去了。

李翊的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過去,最後落在那扇繡纏枝蓮的屏風上。

屏風是湘繡的圍屏,繡蓮的地方,花瓣重重疊疊,栩栩如生。花瓣與枝葉留白的地方,卻透著光,將屏風後的情景,影影綽綽、若隱若現的顯露出來。

如隔著雲霧看山水,有種彆樣的美。

裡麵傳來的窸窣聲,更是勾著他的心。

李翊曠了許多的身體裡,如困鎖著一頭雄獅,現如今,雄獅甩頭狠狠掙脫了鎖璉,要逃脫出來了……

不自主的,他就跟了過去。

屏風後麵,陸晚從衣櫥裡取了一套乾淨的衣裙出來,正手忙腳亂的褪掉身上寢衣要換上乾淨的衣裙。

她揹著他,冇有發現男人也跟了過來。

寢衣剛剛褪到一半,露出一片後背。

李翊一眼看過去,肌膚賽雪,那粒硃砂痣,一如雪地裡的獨一份的紅梅,在那裡肆意招搖,風情盪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