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90章 威脅與被威脅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90章 威脅與被威脅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賤人!”

喻之漓的臉色很難看,佈滿了憤恨,如果不是那天被喻之初壓在身下的恐懼感還在,她早就走上去扇喻之初幾個耳光了。

喻之初抬起頭打量了一下喻之漓,她本來喉嚨就不舒服,昨天被洛雲深那樣折磨,現在不適感更加強烈,她不想開口說話。

她將衣服整理好,默默地坐在那裡看天空,那片湛藍的天空。

喻之漓看著喻之初的眼神,很快明白了她在想什麼,不依不饒的說,“喻之初,你想出去嗎?”

喻之初的睫毛忽閃了一下,眼底有一些動容,轉瞬即逝恢複了一潭死水一樣的平靜。

喻之漓會這麼好心嗎?

答案都不用去猜。

就算喻之漓真的放她出去了,等到洛雲深發現的時候,喻之漓反咬一口,最後倒黴受罪的還是她。

喻之初臉上的微弱變化還是被喻之漓捕捉到了,“我幫你逃出去,遠離這裡好不好?”

喻之漓打的如意算盤,喻之初離開了,洛雲深當然就會完完整整的屬於她了。

喻之初聽了她的話,緊皺的眉頭舒展開,語氣平緩,“你有時間在這個事情上花費心思,不如想想怎麼得到洛雲深的心。”

“聽說,你們快結婚了。我和他還冇有拿到離婚證,不然你婚後生的孩子,冇名冇分,丟了喻家的臉麵。”

喻之初說這話的時候,強忍著心底的鈍痛,一想到洛雲深和喻之漓結婚,她就很難過。

但是她說的這番話,是出於真心實意的,她奢望著洛雲深結婚以後可以放過她,兩個人冇有任何瓜葛。

她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想著渣男綠茶的婚後生活要多麼精彩。

喻之漓看到喻之初嘴角的笑容,以為喻之初又在和她炫耀,又在嘲諷她。

“喻之初,你現在活得不如一隻狗,你有什麼炫耀的!”

喻之漓的手機裡播放的是那天喻之初被關在鐵籠裡,周邊都是高壓水槍的洗禮,她狼狽的冇有還手的餘地。

當時這條視頻瘋狂的在網絡上傳播,引發了無數熱議,即使洛雲深後麵出手鎮壓,但是還是會被有心人儲存下來。

喻之初的渾身一陣,緊咬著牙齒,“喻之漓,你不怕嗎?不怕你有一天會比我還慘嗎?”

喻之漓偽裝起內心的恐懼,挑釁的笑了起來,“洛雲深愛的是我,哪怕你再怎麼樣,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喻之初淡淡的看著喻之漓,像是看一場小醜表演。

“既然他那麼愛你,你讓他和我辦離婚手續,我祝福你們兩個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喻之初的這句話,無疑是刺激到了喻之漓心裡那根神經,洛雲深要是能對她言聽計從,昨晚,她又何必給洛雲深下藥?

最後,洛雲深還是在最後一刻跑出來找這個賤人,讓喻之初此刻在她的麵前耀武耀威。

喻之漓的語氣帶了一絲威脅的意味,“小心你的父親。”

“嗯?”

喻之初笑了起來,漆黑的眼眸染上了冷光,殺氣凜然,“喻之漓,你以為當年的事情就真的天意無縫,無人可查了嗎?”

喻之漓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緊緊抿著嘴唇,手慢慢的收攏成為一個拳頭,喻之初嘴裡說的那件事,是不是神秘人發在她手機裡麵的?

喻之初都知道些什麼?

如果那件事情真的是事實,恐怕她救過洛雲深十次也不夠彌補……

喻之漓不敢繼續往下想,她的腿一陣發軟,身體不受控製的往後退了幾步,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

“你……”

喻之初見到她的反應,心裡暗暗明白了些什麼,步步緊逼,將地位反轉。

“如果你對我的家人做了什麼,我一定會將這些事告訴洛雲深,我勸你最好識時務,我也不想和你們有糾纏。”

喻之初清了清嗓子,“我不會和你搶洛雲深,你也不用視我為眼中釘。你最好天天纏著他,這樣我能清靜些。”

喻之漓強裝鎮定,“我的爸爸是清白的,你這個賤人嘴巴裡說的東西,阿深是不會相信的。”

喻之初這一刻覺得喻之漓簡直空有一副看似精明的外表,實際上就是一個繡花枕頭。

“我並冇有說當年是什麼事情,喻之漓你這是不打自招嗎?”

聽了喻之初的話,喻之漓這才反應過來,她上當了。

喻之初這個女人在套她的話!

她的臉逐漸變得扭曲起來,“喻之初,我要讓你看著子初集團怎麼樣毀在我的手裡,讓你看著你心愛的男人娶我!”

說完,她邁著昂貴的高跟鞋走出地下室。

在門口處停下,臉色猙獰的看著喻之初,“還有,我要讓你餓死在這牢籠裡,哈哈哈哈……”

她的小聲越來越遠,卻依稀響在喻之初的耳邊。

喻之初很堅定,她不會傷害爸爸媽媽,因為剛剛說的話,喻之漓相信了。

為了得到洛雲深,喻之漓不會在這個緊要關頭招惹喻錦寒的。

喻之初覺得有些可笑,一代驕子洛雲深,卻和一件拍賣品一樣,讓喻之漓明碼標價的覬覦。

如果洛雲深知道以後,會是怎麼樣的暴跳如雷呢?

一陣冷笑之後,喻之初的臉色又變得陰冷起來。

她不擔心真的會像喻之漓說的那樣餓死在這裡,而是當時喻之漓的反應。

那個反應,幾乎可以確定喻之初的猜想是正確的,可以確定喻之漓一定知道一些什麼?

可是奇怪的是,洛雲深,慕安北,墨子凡,淩千夜,他們查到的結果都是:所有證據隻想喻錦寒一人。

為什麼?

如果一個人的結論是這樣的,可以歸於偶然,為什麼四個人的結果都是這樣?

喻之初覺得頭皮一陣發麻,手碰到大腿上的燙傷,眼淚滴落下來。

當年那件事的背後,一定有彆人幫助喻錦盛,罪魁禍首也一定是喻錦盛。

現在她被關在這裡,指望洛雲深相信她嗎?

不,那是一種奢望。

喻之初看著身上昨晚洛雲深留下的印記,那麼她又要賭一次。

賭洛雲深會放她出去。

她要查到當年的真相,她要看著洛雲深悔恨的模樣。

她要洛雲深也經曆她的苦楚,和她一起瘋,一起魔。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