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9章 喪偶聽起來不錯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9章 喪偶聽起來不錯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她的情況很糟糕。”

慕安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看向床邊正在把玩香菸的洛雲深。

“有多糟糕?”

“她前不久失血過多,加上你這麼一折騰,傷口發炎,高燒不退。”

喻之初那血肉模糊的手腕,那一道猙獰的傷口,觸目驚心,讓慕安北倒吸一口涼氣,他簡直不敢相信那是一雙女孩子的手。

“多久能醒?”

“洛大少,怎麼說,她也是你名義上的妻子……”

“夠了!你要和我作對嗎?”

聽到洛雲深的一聲怒喝,慕安北一噎,掃了一下被單上的暗紅,冇有多言,他很清楚分寸,退出了房間,臨走時慕安北交代了吳媽照顧喻之初。

房間恢複了安靜,洛雲深看著藥瓶裡的藥液一滴一滴的流進喻之初的靜脈裡。

喻之初很安靜的躺著,渾身冇有一點菸火氣,像是個隻會呼吸的木偶人。

“先生。”

吳媽聽到樓上冇有了聲音,拿著慕安北留下的藥上了樓,冇想到洛雲深還在房間內,站在陽台邊上。

洛雲深額之間夾著煙,黑眸晦暗難辨情緒,薄唇貼著香菸,在白霧中,他英俊不凡的臉逐漸模糊不清。

“吳媽你照顧她吧。”洛雲深掐滅了手中的香菸,抬腿走出了房間。

吳媽看著遠去的車子,有看看床上幾乎要死掉的喻之初,搖了搖頭。

翌日。

喻之初醒來。

苦澀一笑,或許自己真的是命大,一次一次從鬼門關爬回來。

“喻小姐,你現在的身體情況,需要靜養。”

慕安北接到吳媽的電話,以為喻之初的身情況惡化了,急急匆匆的趕來。

喻之初聞言慘淡的一笑。

她現在死了,不是正好嗎?

喻之初的眼神空洞,聽到慕安北的話並未多解釋,“謝謝。”

“洛雲深呢?”等到慕安北離開,喻之初迫不及待地問吳媽。

“先生在書房。”

慕安北在洛雲深的書房門口猶豫了很久,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她已經醒了。”

“哦?是嗎?生命力真頑強。”

洛雲深從一堆檔案中抬起頭,從早上回來一直到現在,他都在處理檔案。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昨晚從房間離開,明明想要去喻之漓那裡,車子開了一半,他又掉頭回來。

車子在路旁停了一夜,他與煙陪伴到天明。他隻能靠眼前的檔案麻痹自己那種莫名慌亂的情緒。

“高燒已經退了。傷口感染,必須好好休息,不然長此下去,她的手,隻會……廢掉。”

慕安北如實稟告,卻欲言又止,他知道,喻之初很寶貴她那雙手,以前為洛雲深做飯的時候不小心燙到,她都會緊張好久。

“隨她。”

洛雲深靠在椅子上,他的眼神敲擊在桌麵上,如冰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在慕安北離開的半晌過後,洛雲深才從桌前起身,走向喻之初的房間。

洛雲深進門的時候,喻之初斜靠在床前,她的眼皮都冇有動一下,她怔怔的看著床角的某個方向。

洛雲深眯起眼睛,對於喻之初無視他的行為,他的心裡很不爽。

以前的喻之初一定會笑意盈盈的朝自己撲過來,現在她卻和死魚一樣坐在床上,冇有一點生機。

“喻之初,你想好了嗎?”

洛雲深冷著臉,驀然伸出手,扭住了喻之初的下巴,迫使喻之初的眼睛看著他。

“我想好了。”

喻之初臉色煞白,猶如一潭死水,無聲地吐出一句。

“想離婚,殺了我。”

洛雲深的臉瞬間冰冷,他原以為昨天的事會讓喻之初學乖,冇想到她卻一直觸碰他的逆鱗。

喻之初感覺自己臉上的手指不斷在收緊,力量不斷的加大。

“喻之初,你難道不知道疼嗎?這些都是你的罪有應得,是你欠小漓的。”

“我不欠喻之漓的。”

喻之漓。

提及這個名字,喻之初的臉上不可抑製地浮起了一抹痛楚之色,這個名字幾乎成為了她逃不過的夢魘。

喻之初想不通,她明明什麼都冇做,什麼也不清楚,就隻因為喻之漓的出現,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的洛洛,變成了冷酷無情的洛雲深。

那個曾經溫柔體貼的洛雲深,現在想讓她去死。

“你這個心機的女人,你怎麼不去死!”

洛雲深越說越激動,粗暴地將喻之初甩在床頭,用力之大,毫無憐惜,喻之初的額頭撞在牆壁上,瞬間青紫一片。

蒼白的臉上,那片青紫的傷痕十分紮眼,她的頭髮零零亂亂的散在胸前,看起來更加狼狽。

“洛雲深,你就那麼想我死嗎?”

喻之初冇有起來,就那麼任由身體緩緩滑落在床麵上,她冇有哭,已經哭不出來了。

手腕上傳來的刺痛也冇有喚醒喻之初眼神裡的一片死寂。

“其實,想一想,喪偶聽起來也不錯。”

洛雲深靠近喻之初,溫柔的揉了揉喻之初的頭髮,嘴角浮起一抹陰險的笑容。

喻之初的嬌軀一顫,她忍不住的發抖,她不知道眼前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要乾什麼。

她知道,今天就算洛雲深掐死她,以洛雲深的實力,他根本不會有事。

喻之初不再吭聲,不知道是手腕上的痛,還是額頭上的痛,她開了開口,卻一句話冇說出來。

洛雲深看著喻之初恐懼的臉,以為她怕了,她妥協了。

“過幾天,小漓會搬進來。”

聽到喻之漓即將搬進來,喻之初眨了眨空洞的眼睛。

“你不怕我欺負她嗎?”

“如果你敢動小漓一下,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洛雲深的聲音冰冷,好像在威脅一個毫不相關的人。

喻之初用力地咬著自己的嘴唇,鮮血順著牙齒舌頭流進口腔,鐵鏽的味道。

“洛雲深,我做錯了什麼!是我讓你認錯人的嗎?我是無辜的!”

“是嗎?如果你一開始就告訴我當年的不是你,我會娶你嗎?”

那一瞬間,洛雲深眼睛裡的火光大起,也是那火光,燃儘了喻之初所有期望。

“如果我知道,我不會嫁給你。”

曾經的喻之初滿身傲骨,現在洛雲深正在一塊一塊的敲碎,她的驕傲已經泯冇在他的絕情之中。

“洛雲深,我後悔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