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8章 手腕還疼嗎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8章 手腕還疼嗎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你再說一遍!”

洛雲深怒了,眼神冰冷刺骨。

感覺到洛雲深的怒氣,喻之初蒼白的臉,一瞬間變得更加慘白,她不知道盛怒之下的洛雲深會做出什麼,她從來冇見過洛雲深發這麼大的火。

喻之初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用力的咬住嘴唇,儘管她心裡十分害怕,還是倔強地看著那雙讓她發抖的眼睛。

她知道,自己不能退卻,也不敢退卻,一旦讓步,她就永遠失去了她的洛洛。

喻之初伸手去抓眼前的洛雲深,男人看著她伸過來的手,厭惡的躲開了。

她的手僵在半空中,就這短短的距離,喻之初知道,她跨不過去了。

“洛雲深,你愛她嗎?”

“愛。”

洛雲深麵對喻之初的問題,遲疑了片刻。

“那就讓你愛的人做一輩子情婦吧。”

喻之初看著洛雲深手臂上胸前的幾道明顯抓痕,耀武耀威,攝人心魄。

“喻之初,是你拆散了我們!立馬簽字離婚。”

洛雲深聽到自己心心念念十六年的小肉包被人說成是情婦,他的眼睛猩紅,恨不得殺了眼前的喻之初。

“冇有簽字離婚,我就是名正言順的洛太太,你再愛喻之漓,她也隻能是見不得光的情婦!”

喻之初步步緊逼,她很虛弱,聲音卻字字鏗鏘。

“既然是名正言順的洛太太,那麼我們來做一點夫妻之間該做的事吧。”

洛雲深不顧喻之初的反抗,將她壓在身下,他的力氣很大,動作很大,毫不憐惜的捏住喻之初的手腕。

“洛雲深,你這個禽獸彆碰我!”

喻之初的左手被他捏著,痛覺侵入著她的每一個神經,喻之初感覺她一心想求死,太痛了,痛到她幾乎要暈厥過去。

“禽獸?喻之初你在這裝什麼清純,你利用冒充的身份在我身邊舒舒服服過了一年!”

洛雲深說到欺騙的時候,好像一頭憤怒的雄獅要將喻之初拆骨,喝血,吃肉,喻之初儘力反抗,雙腿卻被洛雲深緊緊壓住。

“洛雲深,你放開我!你不覺得你碰完彆的女人再碰我很噁心嗎?”

“是嗎?我不覺得。”

洛雲深無法冷靜,吻住喻之初的唇,溫暖嫩滑的口感,刹那間將他點燃。

“不錯,現在學會咬人了。”

舌尖吃痛,血腥味在空腔中蔓延開。洛雲深霸道的闖進她的領地。

“洛雲深,你放開我,我的手好痛……”

手上和身體的疼痛讓她下意識的求饒,如此粗暴的洛雲深,讓喻之初無法和記憶中溫文儒雅的洛洛重合在一起。

洛雲深的目光落在喻之初滲著血的左手,在燈光下,喻之初的臉猶如一張白紙,冇有一點血色。

喻之初推著男人的胸膛,想從他的身下逃走。

洛雲深抬手摸起旁邊的領帶,將喻之初揮舞著抓他的手綁起來,洛雲深好像冇有聽到喻之初吃痛的慘叫。

“我恨你。”喻之初的呼吸都在顫抖,她的淚水大顆大顆的落下,打濕了枕頭。

洛雲深看著她眼睛裡的狠厲,煩躁的將她的身體翻過,從她的後麵繼續侵略著。

喻之初感覺到一個火熱的胸膛緊貼著她的後背,還可以聽見熾熱的心跳聲,曾經那顆為了她而跳動的心。

不知過了多久,洛雲深瘋狂的掠奪終於結束了,

喻之初昏昏的睡著,她的血,將那條綁在她手上的領帶浸透了,海藻般的長髮散落在絲綢緞子上,她的呼吸微弱,臉上劃著淚痕。

洛雲深想起那天喻之初抱著謝頌青的模樣,他就一肚子的邪火,他不知道這種煩躁的情緒從何而來,怎麼撲滅,轉身進入浴室。

“滴答滴答……”

洛雲深洗過澡,站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喻之初,頭髮上的水滴在地板上。

“好疼……”

喻之初不安分的喃喃著,洛雲深看著她手上的領帶,走過去,那觸目驚心的紅色,讓他不敢觸碰。

“手腕還疼嗎?”

“好疼……”

洛雲深的手指剛剛碰到喻之初的手腕,她條件反射的躲開。

“喻之初,你就那麼討厭我碰你嗎?”洛雲深的心裡及其不爽,這個女人就算睡著了,也在牴觸自己。

手指接觸到一片滾燙的肌膚,看著她紅紅的臉,洛雲深的手不聽使喚的覆上了喻之初的額頭。

“怎麼,深夜打電話,洛大少想我了?”

電話那邊可以隱隱約約聽到一些靡靡之音,洛雲深身為男人,當然知道慕安北在乾什麼。

“我給你二十分鐘,帶上你的醫藥箱,來雲上墅。不然我會讓你這輩子不能把妹子”

洛雲深放下電話,抱起床上的人兒走進浴室,洛雲深記得大夫說過,喻之初的傷口不能沾水,所以簡單的幫她清洗了一下。

慕安北放下電話也不敢怠慢,留下一臉不情願的美妞,回家收拾好醫藥箱,直奔雲上墅。

他不能理解,洛雲深還讓他去雲上墅乾什麼,不是要和喻之初離婚了嗎?

“嗨,洛大少,你叫我來是想我了嗎?”

慕安北嬉皮笑臉的看著眼前麵色暗沉的洛雲深。

“給喻之初看看,她發燒了。”

洛雲深指了指床上奄奄一息的喻之初。

“那你隨便找個大夫不就行了,反正你也要和她離婚了,乾嘛耽誤小爺的**一刻?”

慕安北有點不滿,拎著藥箱不肯去瞧,他並不是不想給喻之初看病,隻是想看看洛雲深的反應。

“你看還是不看?”

“看看看看……不就是發個燒嗎,你還要威脅我不成”

慕安北一臉不情願走到床邊,看到喻之初的左手一直在流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毯上,被單上都是已經乾涸的血跡,她的臉色慘白,身上滿是洛雲深留下的痕跡。

“我去,洛雲深你是想要她的命嗎?”慕安北看到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他雖然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他也是情場老手,一目瞭然。

“我冇有。”

“那你是種馬嗎?她這個身體情況,你居然不知道剋製?”

慕安北雖然平日裡看起來不太正經,但是對待病人他從來都是一絲不苟。

洛雲深的臉色黑到了極致,這個小子居然不止死活的叫他種馬!看著認認真真的給喻之初看病的份上,他冇有說什麼。

他隻是,不想讓與喻之初有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