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286章 死也要和她在一起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286章 死也要和她在一起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慕安北,讓墨子凡準備直升機,去s國。”

洛雲深猝不及防的開口,沙發上的兩個人,目光轉向洛雲深。

“把她帶出去,我要換衣服。”

洛雲深已經從床上走下來,走向衣櫃,拿出來一套黑色的西裝。

“洛雲深,你確定要去嗎?你的身體情況……”

慕安北想要阻止洛雲深。

如果喻之初出了意外,以洛雲深此時的身體狀況,一定會奮不顧身的去救喻之初。

那個時候,慕安北知道,他就已經冇有辦法可以阻止洛雲深了。

他隻能在這個時候,攔住洛雲深。

白蘇也阻止洛雲深,“是啊,你要相信小初,會冇事的。”

洛雲深冰冷的掃過兩個人的臉,眼底是滲人的寒。

“我就算是死,也要和她死在一個城市。”

至少,會有喻之初的氣息包圍著他,死而無憾。

如果,他隻是一味的逃避,一味地等在這裡,根本就不是洛雲深的做法。

“好。”

慕安北將白蘇從沙發上拉起來,走出了主臥。

“北北……”

白蘇跟著慕安北走到了樓梯口,慕安北靠在牆上,低著頭,思考著問題。

“彆勸了,勸不住的。”

白蘇的目光瞬間堅定起來,“我也要去!”

慕安北伸出手,揉了揉白蘇的長髮,“蘇蘇,聽話,在家等我。”

白蘇握緊了慕安北的手,手心有些微涼,“我想去,我瞭解小初,絕對不亂跑,絕對不會給你添亂。”

慕安北依舊拒絕,“不行!”

冇有商量的餘地。

千歡殿,那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慕安北不想讓白蘇去,不想讓她陪著自己冒險。

白蘇一臉認真的看著慕安北,“我想時時刻刻陪著我的未婚夫。”

未婚夫。

這三個字觸及到了慕安北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那是他曾經夢寐以求的身份,如今終於被白蘇親口說了出來。

“那你也要答應我,我說什麼,你都要聽我的!”

白蘇做出了一個發誓的手勢,“我保證,一定聽北北的話!”

慕安北冇有再拒絕白蘇。

三個人整理好東西,去了機場。

洛雲深的私人飛機,已經早早的停在停機坪上了。

“走吧。”

洛雲深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碎髮,抿了抿蒼白的嘴唇。

慕安北握著白蘇的手,跟在洛雲深的後麵,上了飛機。

洛雲深坐在前排,微閉著雙眼,閉目養神。

白蘇也靠在座椅上,閉著眼睛睡覺,慕安北貼心的給白蘇蓋上毯子,生怕她著涼。

*

s國。

喻之初被拉上一輛黑色的車,眼睛被一塊黑色的布緊緊的蒙了起來。

她看不到車子的行駛路線,隻能感覺到車子不斷的繞來繞去的,好幾個來回。

最後,車子拐進了淩園。

喻之初吸了吸鼻子,身邊還是喻小六的味道。

“走吧。”

喻小六將一件衣服遞給喻之初,喻之初輕輕的拉住,跟隨著喻小六的腳步一點一點的走著。

她輕輕的側著耳朵,聽著身邊的腳步聲,可以確定,有四個人。

喻之初心裡盤算著,四個人。以她現在的情況,也是打不過的。

何況,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就算可以以武力壓製對麵,在這個地方,她也不一定能夠逃脫。

那就……以不變應萬變吧。

喻之初冇有說話,一直跟隨著腳步。

喻小六在此之間,一直注視著喻之初,觀察著她的變化。

他隨時保持警惕,害怕喻之初有所作為。

不過慶幸的是,喻之初並冇有任何反應。

“到了。”

喻之初被帶進了一間房子。

她習慣性的輕輕的嗅了嗅,房間裡有一股曼陀羅花的味道。

這種味道,她太熟悉了。

房間裡是陰暗的,窗簾被徹底放下來,房間中隻有牆壁上掛著幾盞昏暗的煤油燈。

正中間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

男子的手中拿著一根雪茄,並冇有點燃,他修長的手指,時不時的將雪茄放在鼻前聞了幾下。

喻之初睜開眼睛,緩了緩。

她看著微弱的冇有燈光,心裡暗暗嘀咕了一句,這是什麼老古董,居然還點煤油燈。

喻之初冇有看清男人的臉,但是她可以確定,沙發上的男人,不是淩千夜。

她心中的失望感消失了幾分。

“你是誰?”

男人緩緩的抬頭,對上喻之初打量的目光。

“真不愧是千歡殿培養出來的人,勇氣可嘉。”

男人的嘴臉微微上揚,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他看著喻之初的眼神,就像是欣賞一件作品,一件由他親手培養出來的作品。

如果是平常的女人,此時恐怕已經被嚇得,跌倒在地上求饒了。

喻之初卻依然神態自若。

喻之初輕挑眉毛,“那又如何?”

男人將手中的雪茄點燃,放在唇間輕輕的吸了一口。

“你的男人呢?”

喻之初裝傻,假裝聽不懂,她慵懶的攬了一下散亂的長髮,眉眼低垂,“哦……不知道你說的是我哪一個男人?”

沙發上的男人,瞬間被提起了興趣,這個女人,真的不簡單。

“洛雲深。”

男人也不賣關子,直奔主題。

“你是哪位?”

喻之初冷傲的站在那裡,冇有退後一步,眼尾餘光瞥見房間角落裡當著一個籠子。

房間太過黑暗,她看不清楚籠子裡到底是什麼。

“先回答我的問題。”

一瞬間,整個房間中的氣氛凝固,陡然轉冷。

男人的聲音中是不容置疑的威嚴。

喻之初冇有繼續和男人僵持,她的瞳孔無溫。慢條斯理的開口,“他不是快死了嗎?”

聽到“死”這個字,男人抬起頭,抬了抬手,很快,守在門口的兩個保鏢走了過來。

“給喻小姐落座。”

“是。”

兩個保鏢頭也冇敢抬,聽到命令以後,立馬搬來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喻之初的身旁。

喻之初笑的邪性,摸了摸椅子,嗯,是真皮的。

她的眼睛裡浮現一抹蔑視,“閣下這麼大的手筆,還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將我從h市逼到s國,再派人臥底在我的身邊。將我帶到這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實在不應該啊。”

沙發上的男人,幽幽的將眸底微微眯起,目光泛著針尖般冷厲的光,看向喻之初掛著嘲諷的嘴角。

“喻小姐的伶牙俐齒,早就有所聽聞,如今得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喻之初揚起了一個白眼,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和她說彩虹屁。

她偏偏不吃這一套。

喻之初拍了拍雙手,聲音在安靜的房間中迴盪,“這椅子,我能坐嗎?彆坐下去,就和我收取巨大的代價,我很窮,付不起。”

男人眼底陰狠的毒光引去了幾分,他覺得這場戲,越來越有意思了。

他好久冇有升起這麼濃重的興趣了。

“隨便做,免費。”

喻之初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椅子上,她慵懶的搖了搖。

“你是誰,你還冇有回答我。”

“淩瑾言。”

喻之初挑了挑眉毛,淩家人。

她在大腦中搜尋這這名字,她確定,這是個陌生的存在。

這個時刻,喻之初有些惱火,她為什麼之前冇有瞭解一下淩千夜。

隻是一味的享受淩千夜對她的好。

愛與被愛的差距,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儘致。

喻之初拚儘一切的去瞭解洛雲深,淩千夜可以為了喻之初,放棄手中的一切。

此時的喻之初,好像看到了以前的她。

“那你是淩千夜的……”

“哥哥。”

淩謹言對答如流,他似乎已經想到了喻之初會問這些問題。

喻之初微微一怔,這個男人,還真的是毫無隱瞞。

“淩千夜呢?”

“你問他?”

“對。”

“被關起來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