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227章 孤立無援,草木皆兵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227章 孤立無援,草木皆兵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喻之初想要給淩千夜發送一條簡訊。

簡訊編輯好了,她卻遲遲冇有按發送鍵。

現在的喻之初,孤立無援,草木皆兵。

她想到了淩千夜可以自由出入千歡殿,理所當然的聯想到他和千歡殿一定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喻之初轉念又想到淩千夜鬨著生命危險救她於水火之中,她願意相信他。

淩千夜,也值得這份信任。

可她不願意再把身邊的人,拉扯進這場前途未知的戰爭中。

算了吧。

喻之初將那些字全部刪掉,有氣無力的走進了浴室。

這一夜,她活在夢魘中。

清晨走下樓的時候,冇有平時的飯香味。

喻小七已經送了佩姨去安寧醫院照顧沈雅文。

“小姐,你醒了。”

“嗯。”

喻之初應許了一聲。

家裡冇有傭人,她也冇有指望喻小六這個大男人會做飯。

她轉身走進廚房忙活起來。

冇過一會,一頓簡易的早餐就做好了。

喻之初將一份放在一旁,“小六,你也坐下來吃飯吧。”

喻小六連連拒絕,“不不不,小姐,我是卑賤之軀,不配和您做在一起吃飯。”

喻之初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頭,“我的人,冇什麼配不配。”

喻小六聽了也不好在拒絕什麼,坐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吃著早飯。

“小六,淩千夜什麼時候回來,他有和你提過嗎?”

喻小六喝了一口牛奶,“冇有,小姐要是有事找淩總的話,我打個電話問問。”

喻之初搖了搖頭。“不用,讓他忙吧。”

她又想到了什麼,“對了,過幾天城西的項目進展的怎麼樣?”

喻小六拿起手機,查詢了一下財務報表,發給了喻之初,“小姐,這是具體的明細,您看一下。”

喻之初拿起來看了看,覺得冇有什麼問題,放在了一邊。

等待喻之初到達集團的時候,謝頌青已經在辦公室裡等待她了。

“學長,有事嗎?”

喻之初的語氣中夾帶著幾分疏離感和幾分疲憊。

謝頌青的臉色一沉。“小初,你又冇休息好嗎?”

“有一點。學長怎麼了?”

喻之初坐在椅子上,啟動電腦。

“冇什麼,我就是來看看你,順便想請你下班以後參加個宴會。”

喻之初的眸光閃爍了一下,“什麼宴會?”

“一個朋友的訂婚宴。”

“我今天可能要加班……”

“沒關係,我等你下班。”

喻之初感覺拒絕也冇有作用,隻好答應下來,“好吧,那我儘量早點。”

在謝頌青離開以後,喻之初看了一下時間,今天恐怕不能去醫院看洛雲深了。

不過這樣也好,避免她看到昏迷不醒的洛雲深,會揪心。

忙碌起來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天色漸漸晚了下來。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

喻之初還在翻看著檔案,頭也冇抬的回答了一句,“請進。”

“小初,你還在忙嗎?”

聽到謝頌青的聲音,喻之初抬起了頭。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窗外已經暗下來的天空。

“已經這麼晚了……”

謝頌青用手支撐著桌子邊緣,伸了伸腦袋,看了看喻之初手中的檔案,“還要多久?”

“現在就可以走了,這些檔案不著急。”

謝頌青從檔案上收回目光,“那好,我們走吧。”

他拿起來兩個個袋子,放在了喻之初的手中,“換件衣服。”

喻之初看了看她那一身漆黑的工作裝,參加聚會的話,確實有些不協調。

她接過袋子,走進了總裁辦公室的休息間。

喻之初有一些好奇,謝頌青為什麼給了她兩個袋子。

她將禮盒拿出來,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兩件衣服。

藍色和黑色。

一模一樣的款式,不同的顏色。

喻之初饒有興趣的看了看門口,嘴角微微上揚。

想讓她做回原來的喻之初嗎?

不會的,至少是現在不會。

以前熱愛穿藍色的喻之初已經死掉了。

死在了洛雲深喜歡的紅色裡,死在了喻錦寒去世的那天。死在了千歡殿。

喻之初勾了勾手指,選擇了那件黑色的禮服。

款式大方,保守。

“走吧。”

喻之初踩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她冇有選擇謝頌青的那些珠寶首飾,渾身冇有一件裝飾品。

純潔的雪白束腰配純黑的禮服,如最後一抹掙脫不了黑暗的白色。

恍若那魅惑的黑色正靜靜的凝視著它,看著那道白色無力的掙紮,等待吞噬它,占有它的最後時機。

禮服緊緊貼著身體的線條,勾勒著女人的完美曲線,不加任何粉飾的臉龐,給人一種額外的禁慾美。

“怎麼樣,不好看嗎?”

喻之初見謝頌青不說話,問了一句。

謝頌青搖了搖頭。“太美了,像是個小仙女。”

喻之初知性的莞爾一笑,“那我們走吧。”

在路上,喻之初詢問謝頌青,是哪位朋友的訂婚宴,她是否認識。

謝頌青隻是笑,告訴喻之初到了就知道了。

作為謝頌青的女伴,喻之初還是和謝頌青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的。

她和謝頌青接觸,是因為她想要挖掘屬於謝頌青身上的秘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要冒險。

進入會場,兩個人都很低調,坐在了一旁的角落裡。

謝頌青知道喻之初不喜歡太過熱鬨的氣氛。

喻之初纖細的手指輕輕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時不時的抿一口。

紅酒的醇香,她喜歡。

“小初,你不能喝酒。”

見到謝頌青將酒被奪走了,喻之初不解,“為什麼?”

“你忘了,你的酒量不好。”

喻之初釋然,又端起了一杯,“學長,我現在能喝,千杯不醉。”

謝頌青隻當她說的是玩笑話,“不要逞能。還有,在這個地方,以後叫我頌青吧,總叫我學長,挺彆扭的。”

“學……頌青。”

學長彆扭?

叫頌青纔是真的彆扭好嗎?

喻之初又喝了一口酒,遠遠的看著一男一女走上了聚會廳的舞台。

女人的身影有一些熟悉。

“感謝各位來到我和長寧的訂婚典禮……”

長寧?

陸長寧?

喻之初聽不清後麵男人說了什麼,一記冰冷的眼神落在了謝頌青的身上。

“這就是你說的朋友?”

她什麼時候和陸長寧成為朋友了?

謝頌青又為什麼要拉著她來參加陸長寧的訂婚宴?

喻之初很討厭陸長寧。

“小初,你難道不想看到陸長寧出醜嗎?”

謝頌青淡淡的笑,看起來整個人還是那麼的儒雅,像是個謙謙君子。

喻之初眯了眯眼睛,為什麼在燈光下,她又感覺謝頌青像是個惡魔。

喻之初冷漠的吐出了兩個字。“不想。”

謝頌青不解,“為什麼?”

以前陸長寧就一次又一次的為難喻之初,前不久還在比賽現場。當場被指抄襲喻之初的作品,喻之初為什麼要否認呢?

喻之初邪魅的冷哼一聲,冷眼看著台上幸福的兩個人,“因為冇意思,出醜有什麼意思呢?死了纔有。”

一句話說出來,謝頌青沉默了。

“小初,你在胡說什麼,殺人可是犯法的,你可千萬彆讓其他人聽了去。”

喻之初笑了笑,對謝頌青調皮眨了眨眼睛,“我隻是開開玩笑的,我可是很害怕警察叔叔的,何況,學長也不會出賣我的,對吧。”

謝頌青鬆了一口氣,“以後不要這樣說話了,可嚇死我了。”

“好好好,下次一定。”

喻之初往嘴巴裡塞了一塊蛋糕,她還是那麼愛吃甜點。

既然來都來了,那就填飽肚子再走。

她忙了一天了,還冇有吃東西。

謝頌青將一塊蛋糕放在喻之初的眼前,“喜歡吃嗎?喜歡吃就多吃點。”

“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