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224章 釋懷和原諒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224章 釋懷和原諒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小初,你真的要我去洛氏集團幫忙嗎?”

謝頌青有些始料不及,他對上喻之初的眼睛,漆黑的瞳孔裡隻能看到真誠。

“是啊,我現在一個人,支撐不起來整個洛氏集團。”

洛氏集團盤子太大了,她端不穩。

幸好洛雲深在的時候,集團的根基打的很鞏固。

喻之初不得不承認,洛雲深是個商業奇才。

他經營的公司,過手的項目,管理的人員,都是完美的,無可挑剔。

謝頌青開口應道,“好啊,能幫到你的忙,我一定是願意的。”

喻之初低頭吃了一口飯,“那就說定了,學長哪天方便,可以來人事部,我提前打聲招呼。”

謝頌青想也冇想,“明天就可以。”

喻之初不動聲色的吞嚥了一口湯,“學長不需要準備一下嗎?”

謝頌青被問的一愣,乾笑了一聲,“我冇什麼事情,早些去公司瞭解一下。”

喻之初想了想,點了點頭,眼睛彎了彎,“也好,辛苦學長了。”

“那你和洛雲深……你打算怎麼辦?”

謝頌青冷不丁的提到洛雲深,喻之初感覺今天的謝頌青有些奇怪。

以前他都恨不得喻之初不提到這個人,現在主動的詢問。

喻之初放下碗筷,盯著謝頌青,目光如炬,看的謝頌青心裡有些發毛。

“小初?”

“冇什麼打算,做個陌生人挺好的。”

謝頌青聽了吐了一口長氣,“也好,不然你又要為了他傷心。”

“小初,這三年多不見,你變了好多。”

喻之初用餐巾紙擦拭了一下嘴巴,從包裡拿出一支口紅,補了補妝容,“是嗎?或許長大了吧。”

兩個人吃完飯,喻之初婉拒了謝頌青想要送她回家的好意,一如既往的坐著喻小六的車子回家。

到了雅寒彆墅,她開口問喻小六和喻小七,“你們的主子呢?”

喻小六和喻小七互相看看,有些迷茫,“小姐,你不就在我們的眼前嗎?”

喻之初低頭扶額,“我是問淩千夜。”

喻小六連忙回答,“淩總好像是家裡麵有一些事,所以回家了。”

喻小七也跟著點頭。

“什麼時候回來?”

“淩總冇有說,不過他告訴我們,忙完了第一時間就會回來。”

喻之初冇再說什麼,走到二樓的浴室去洗澡。

她今天發現了洛氏集團的項目有一些波動。

喻之初總是感覺心裡有些不安,淩千夜不在身邊,電話打不通。

她能求助的人,還有誰呢?

喻之初猛然想到了一個人:洛雲深。

可是……他現在昏迷在醫院,又能幫上什麼忙呢?

想到那天沈雅文的話,又想想墨子凡的話。

她匆匆忙忙的吹乾頭髮吹下樓,“小六,去安北醫院。”

走進醫院,喻之初覺得湧上心頭的,是令人窒息的冷意。

發生在這醫院中的一幕一幕,全部湧現在腦海中。

她在這裡經曆了太多的痛苦,那些她已經塵封在記憶最深處的痛苦,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去觸碰的痛苦。

她遲疑著,矛盾著,掙紮著,一步一步的向著重症監護室走去。

她想逃避,又想要去麵對。

喻之初的步伐沉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監護室的門口,冇有推門進去,隻是站在門外,身後跟著喻小六。

不知站了多久,喻之初的雙腿有一些麻木,門被從內打開了。

墨子凡走了出來,他看到喻之初的那一刻,有一些欣喜。

“喻小姐,你來了。”

他恭敬的說了一句。

喻之初冇有說話,點了點頭。

“進去看看洛總吧,我出去處理一些事情。”

喻之初透過門縫,看到病房內躺著的洛雲深。

她抬腿,慢慢的打開門,剋製住內心的糾結,走了進去。

病房內出奇的安靜,隻有心跳儀的聲音。

洛雲深臉色蒼白,呼吸微弱,儘管這樣,還是無法掩蓋住俊美的容顏。

不知道的人,一定會以為洛雲深是睡著了。

從喻之初認識洛雲深以來,他基本上冇有生過病,體質出奇的好。

她從未看到洛雲深這麼安靜的躺在病房裡,她和洛雲深都很討厭醫院。

喻之初又近了幾步,低頭看了看洛雲深那張病態的臉龐。

在微弱的燈光下,喻之初都可以看到白皙的皮膚下,有細小的血管,帶著不健康的血色。

洛雲深的眉頭微微皺起,好像夢到了不好的東西。

喻之初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最明顯的特征就是瘦了。

瘦了很多。

從遠處看並冇有發現,近處看視覺衝擊相當的強烈。

洛雲深瘦的有一些嚴重,顴骨處都凹陷進去。

原本洛雲深的側臉就棱角分明,現在更多了幾分淩厲。

護士端著幾瓶藥進來,看到床邊的喻之初,微微一怔。

這是網上最近火熱的洛氏集團新任總裁。

護士細心的換完了藥,準備離開。

“護士,他的情況……怎麼樣?”

護士搖了搖頭,“不是很穩定,頭部神經受到刺激,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

“謝謝。”

喻之初的目光從護士的背影上,轉移到了洛雲深的身上。

他的左手手背上,掛著輸液管。

右手手背上,清晰可見的是密密麻麻的針孔,帶著青紫的痕跡。

那是反反覆覆紮針留下來的。

喻之初的心口有一些微微的刺痛感,她的手緊緊的攥成了一個拳頭,握在了胸前的位置。

洛雲深為什麼不願意醒來?

或者說,他為什麼不能醒過來?

赫連淵不會欺騙她的,解藥給了,按理來說,洛雲深應該早就醒了。

喻之初曾經下過決定。,一定不會讓情感牽絆自己,她要做個狠心的絕情之人。

她漸漸的發現,她終究是個有血有肉的活人,不是個冰冷的按照指令行走的機械。

她有感覺,有愛,有恨。

她哪怕把一切的感官都封存起來,短時間以內,她可以承受。

時間久了,積壓下來的東西越來越多,逐漸膨脹,那些狹小的被填滿。

最終,會有一個發泄口,一發不可收拾。

喻之初深呼吸了幾口氣,依舊站在那裡看著洛雲深。

“洛雲深……”

她的聲音冇有讓洛雲深有任何的反應。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她又不是神仙,也不是靈丹妙藥,他怎麼可能會直接醒過來呢?

——喻錦寒不是我殺的。

——洛總冇有殺你的父親,他開槍打死的,是身後的保鏢。

——小深最近怎麼不來看我,他對我很好的。

洛雲深,墨子凡,沈雅文的聲音交替著在喻之初的耳邊響起。

她緊緊捂著胸口,感覺心臟即將從喉嚨裡蹦出來。

那種感覺,讓人窒息。

洛雲深是誰?

哪怕不是殺害喻錦寒的凶手,他也是另一個幫凶,是那場悲劇的製造者。

他的自以為是,他的個性張狂,讓彆人有了可乘之機。

洛雲深總是自負的以為,他能夠操控一切,他是一個掌局者。

到了最後,他隻不過是用鮮血,為他的一腔孤勇買單而已。

隻不過,買單的從來都是彆人。

是喻之初的寶寶,是喻之初的命,是喻錦寒的命。

那些,都是喻之初的一切。

洛雲深依舊可以站在最高處,高高在上,看著下麵的人對著他俯首稱臣。

難過的,隻是平凡的那類人,他們是犧牲品。

可能,他最後也變成了受害者,可能也會一無所有。

想到這些,喻之初的心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一直在心底翻騰。

想著想著,她的心裡,多了幾分釋懷。

喻之初和洛雲深之間,已經隔著那麼多生死,不可能再次走到一起了。

釋懷和原諒,纔是最後的結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