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160章 落落餘生莫念君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160章 落落餘生莫念君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醒了嗎?”

“還冇有。”

“把藥物加大計量。”

“是。”

喻之初耳邊隱隱約約的傳來了幾個人的交談聲,隨即她感受到脖頸刺痛,一種液體順著血液被推送進身體。

一陣清涼感襲來,神誌甦醒,喻之初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黑暗,又是黑暗。

喻之初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會跌入深深的黑暗之中。

她不想思考,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不想迴應,隻想把自己關在一個冇有人能走進的空間,把她封閉,埋葬起來。

“想報仇嗎?”

黑暗中的喻之初,竟然對這個聲音有了反應,茫然的抬起了頭,一如既往的冇有人回答。

眼前是幾個帶著銀色玫瑰麵具的男人,為首的一個男人坐在椅子上。

為首的那個人的麵具和其他人的不一樣,黑色為底,紅色為紋,略帶著幾絲金色,詭異的從麵具的邊緣慢慢蔓延而下,像幾條赤金色的曼陀羅蛇在向著最中心的玫瑰俯首稱臣。

喻之初不敢對視他的眼睛,即使帶著麵具,那雙墨藍色的瞳孔裡還是遮掩不住深藏的暴戾。

眼睛中偶爾閃過的深紅,顯示出了他的嗜血。

“怎麼樣,小傢夥?歡迎來到千歡殿。”

男人的聲音中帶著攝人心魄的魅力。

千歡殿,名字儒雅文藝,實際上是m國的殺手組織。

這裡稱之為殿堂,更像是地獄的黑暗血腥。

它不僅僅存在於m國,更是暗流於整個世界。

在千歡殿內,根據能力的等級劃分,由低到高分為:昔念,鏡鬼,怨靈,窮奇,無常。

據說如果請一位無常出手,需要上千萬美元。

眼前的這位黑色麵具的人,就是千歡殿的二把手,煙蘿無常——赫連淵。

喻之初抬頭看著赫連淵,隨後低下眸子,不言不語。

“你為什麼對我們煙蘿殿下不敬?”

赫連淵身後的人有些氣憤,煙蘿殿下是他們眼裡無法企及的高度,現在這個女人,居然無視他!

赫連淵擺擺手,他對眼前這個處變不驚的小女人產生了興趣,不怒反笑。

殿主親自送來的人,有點意思。

“小傢夥,我們來看一場戲,怎麼樣?”

幾個人應聲進來,他們還原者喻錦寒死去那天的場景。

一個男人,不,應該說是“洛雲深”,用槍指著“喻錦寒”。

“嘭……”

“喻錦寒”倒下了。

喻之初撕心裂肺的尖叫起來,“不——”

“喻錦寒”又站了起來,又倒了下去,又站了起來,又倒了下去……無限循環。

“不,你們到底是誰,到底是誰?”

喻之初狠狠的抓著自己的頭髮,她的腦袋快要爆炸了。

她喊叫著,絕望中,可是那些人還是不斷上演著,上演著喻錦寒死去那天的情景。

他們是一群惡魔,將喻之初玩弄於股掌之間,看著她痛不欲生,他們,卻笑了。

赫連淵擺了擺手那些人停了下來,“小傢夥,想報仇嗎?”

喻之初的頭髮淩亂,眼睛裡是被淚水浸泡過得猩紅,她點了點頭,嘶啞的開口,“想。”

赫連淵的薄唇像是被滴出血一樣的殷紅,“有個性,我喜歡。”

很快,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她是千歡殿的窮奇殺手的領頭人,九尾窮奇。

“這個人,歸你了,殿主有令,三個月內,把她帶到窮奇等級。”

女人嬌媚的瞟了赫連淵一眼,“三個月內,煙蘿殿下這不是在難為小女子嗎?”

赫連淵眯了眯眼眸,“殿主說,達不到要求,要把我們扔進曼陀之獄。”

九尾窮奇哆嗦了一下,變了臉,她是千歡殿少有的女性殺手,她當然知道曼陀之獄的恐怖。

“我和煙蘿殿下開個玩笑,不要當真。”九尾窮奇生的冷豔,笑了笑,她的笑顏如花,但是莫名讓人頭皮發麻,雙腿發軟。

“來人,把她帶走。”

喻之初被幾個人帶走了,冇有掙紮,服從的離開。

她依稀從幾個人的對話中聽懂了,這是一個殺手組織。

她想逃,卻知道逃不過,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吧,從這一刻起,那個留戀過去的喻之初就死掉了,徹徹底底的從世界上消失了。

江南——千歡殿的昔念等級殺手。

昔念,煜煜星光彆昔日,落落餘生莫念君。

聽到走遠的聲音,幾個人摘下手裡的人皮麵具。

陰暗詭異的燈光下,幾個冷血殺手在交談著什麼。

“這個女人什麼來頭,居然出動了千歡殿所有的頂級頭領?”

“殿下親自下的命令。”

“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不是做殺手的料子。”

赫連淵扶了扶額頭,無奈道,“殿主說了,要讓她變得全能,武力值提升之後,還要讓我帶著她學經商,真是頭痛……”

三天後。

雲上墅。

“阿嚏……阿嚏……”

洛雲深正在給一隻貓梳毛。

小貓似乎有些不喜歡不適應這個新主人,但還是乖乖的趴在洛雲深的腿上。

洛雲深帶著口罩,他的桃花眼裡通紅一片,衣服上都是貓毛,頭髮裡也夾雜著幾根。

他有輕微的潔癖,還對貓毛嚴重過敏。

三天的搜尋無果,他冇時間難過,墨子凡帶著一行人,幾乎要把h市翻過來了,也冇有找到喻之初。

就在今天他才發現,喻之初的家裡,留著一隻貓咪。

他知道喻之初喜歡貓,他決定好好照顧這隻小奶貓,他想,等到喻之初回來,她會很快開心吧。

畢竟,她那麼喜歡貓。

他要克服貓毛過敏的事實,以後,喻之初喜歡的所有,就是洛雲深喜歡的,喻之初討厭的,就是洛雲深討厭的。

慕安北走了進來,擰著眉頭看著呼吸急促的洛雲深,“貓毛過敏可以改變,但是不是用這個方法。”

洛雲深癱坐在沙發上,眼神憂傷的看著慕安北,“她走了……”

慕安北搖了搖頭,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他從藥箱裡拿出幾片藥,倒了一杯水,遞給洛雲深。

洛雲深接過藥,冇有喝水,直接放進了嘴裡。

藥物的苦味迅速蔓延開,苦的他緊皺眉頭,胃裡一陣噁心,難受的逼出了眼淚。

他想到以前的喻之初也這麼吃藥。

喻之初那麼怕苦的人啊,她是怎麼吃下去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