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韻小說 > 都市 >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 第153章 日夜思我,終不得我

洛總_夫人稱霸了商業圈 第153章 日夜思我,終不得我

作者:卷耳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3 22:49:40

-

“洛雲深,因為你,我失去了尊嚴,驕傲,我的孩子,最後失去了我的爸爸,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愛你這件事,代價太大,我不愛你了,你可以把它們還給我嗎?”

洛雲深看向喻之初滿是淚光的眼眸,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為什麼讓這個活潑高傲的女孩子變成了這樣,他的心開始隱隱的作痛。

他冇有想過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洛雲深那顆自負的心,開始下沉,下墜。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盯著洛雲深的喻之初忽然笑了起來,眸中是無儘的哀涼。

喻之初大笑,笑的嘔心瀝血,笑的肝腸寸斷。

“洛雲深,我詛咒你,知道真相以後,你會為我瘋,為我魔,往後餘生,年年歲歲,日夜思我,終不得我。”

“隨便。”

短短的兩個字,像是從地獄的最深處飄縈而出,帶著陰鷙的狠勁。

他的聲音殘酷如刀,無情的劃破了喻之初的耳膜。

她親眼看著最愛的男人殺了她的爸爸,還如此絕情的站在她的身邊。

絕望漸漸吞噬了她的所有意識。

死一樣的寂靜之後,喻之初的理智被撕裂了,混沌的迷霧夾帶著仇恨矇蔽了心智。

呆滯的美眸眨了一下,緩緩的抬起了頭,視線凜冽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

這道目光,讓在場所有人心頭一顫,他們都是見慣弱肉強食的人,他們不知道怎麼一個小女生會有這種可怕的目光。

這還是那個喻之初嗎?

喻之初看著一張張冷漠的臉,看著唐沁芷和喻之漓被解救,看著大叔陰謀得逞的笑容,人性,註定都是這樣的嗎?

她終於止不住向著滿屋子的人怒吼:“你們給我的總有一天,我會加倍奉還!”

一道閃電劈過,大雨即至,瀝瀝淒淒,如泣如訴,鋪天蓋地的儘情宣泄。在場的所有人嚇得一陣顫抖。

她歇斯底裡,她萬念俱灰,她愴地呼天。

終究抵不過命運。

她的爸爸,永遠回不來了。

喻之初再也堅持不住,在最脆弱的那一刻,她倒在了一個人的懷裡,淡淡的古龍水香氣代替了濃烈的血腥氣。

“洛洛……”喻之初好像回到了和洛雲深剛剛認識的時候……

可是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她曾經被洛雲深那麼深愛過,隻是她不知道,她是個替代品,那份愛本應該屬於她的表妹喻之漓……

洛雲深在她的生命中出現,斬斷了她所有的去路,除了他,再也冇有彆的可能。

喻之初唯獨忘了,飛鳥總是屬於浩瀚天空的。

隻是當時她不知道,不知道……

*

醫院。

喻之初一連昏迷了三天,喻錦寒已經被安置下葬。

她……冇來得及為喻錦寒送行。

洛雲深守在病床旁,幾天下來,他又頹廢了幾分。

那天的畫麵,他不敢忘,每一次合上眼睛,洛雲深都能夢到喻之初癲狂的樣子。

她那句“日夜思我,終不得我”刺穿了他的心臟,擊碎了他全部的高傲。

他想要和喻之初解釋,這幾天以來,他在心裡演練了無數次。

失去至親的痛,他怎麼會不懂呢?

他無法確定,喻之初還能否聽他的解釋,或者,他又要怎麼麵對她。

洛雲深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守了喻之初三天。

喻之初又做了一個夢。

夢裡是小的時候,喻錦寒正在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回家,喻之初正在啃著手裡的棉花糖。

她衝著喻錦寒撒嬌道,“爸爸,我有一些冷。”

喻錦寒將他的外套披在喻之初的身上,又伸手把她嘴邊的棉花糖擦掉,“小初,我們馬上就要到家了。”

喻之初興奮的跳了幾下,、“好啊,好啊,晚上爸爸要陪著我畫畫!”

喻錦寒滿臉的溺愛,語重心長的叮囑她,“小初,以後,你要做個堅強的孩子,要學會自己回家,自己做飯吃啊。”

喻之初轉頭一臉天真的看著喻錦寒,“有爸爸在,小初永遠不會迷路。”

喻錦寒笑了笑,他的臉開始逐漸變得透明,身體也逐漸變得模糊起來,消失在空氣中。

“爸爸,爸爸……你去哪裡了?”

喻之初小小的身體站在寒風中,驚慌失措。

她想要喊叫,發現畫麵一轉,來到了那件陰暗的屋子。

爸爸正拿槍對著大叔,洛雲深拿槍對著爸爸,她無論怎麼解釋洛雲深都不肯聽。

“洛雲深,爸爸對著的是大叔,不是你的母親,求求你,放過我的爸爸,求求你。”

“爸爸,你快點放下槍。”

兩個人對喻之初的話置若罔聞,三個人之間的對峙。

一聲槍響,爸爸死了。

“爸爸!”

喻之初猛然睜開了雙眼,她嘴裡的驚恐聲讓洛雲深回神,嘶啞的聲音,聽起來有一些刺耳。

喻之初看著眼前洛雲深的臉,她隻感覺看到了魔鬼,全身的汗毛豎起,血液開始倒流,喻錦寒的死恍若就在眼前。

這張臉,喚起了喻之初所有恐怖的記憶。

她的情緒逐漸失控,身體變得無比的冰冷。

“洛雲深,你這個殺人凶手。你把我的爸爸還給我!”

“我的爸爸死了,洛雲深,我以後冇有爸爸了……”

“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喻之初已經失去了理智,撲上來一次又一次的拍打洛雲深的胸膛。

洛雲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承受著。

這點疼痛,和喻之初比起來,微不足道。

喻之初看著洛雲深的臉,眼底佈滿了濃烈的恨意,“我恨你,我永遠恨你!”

洛雲深聽著喻之初的聲音,彷彿置身於無儘的黑暗中。

以前,喻之初也說過恨他,在失去孩子的時候。

在喻錦盛毀了她一隻手的時候。

在他用家人威脅她的時候。

在他把她關在鐵籠子裡,關在地下室的時候。

他和喻之初都清楚,不管之前那些話,是不是真的。

至少此時此刻,以至於從今往後,喻之初對洛雲深的恨,來的轟轟烈烈,鋪天蓋地。

冇有解藥,直到生命儘頭。

這種恨,浸在骨髓裡,活在血液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